對手:大結局刪減9集劇情,虎頭蛇尾倉促收官,背後其實暗藏隱情


在反諜劇《對手》裡面,廈州市國安局偵辦“鳳凰行動”間諜案件,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而廈州地區的諜報網成員也是神出鬼沒,神龍見首不見尾,特別是諜報網頭目林彧居無定所,難覓踪影。

當諜報網主要成員相繼落網後,廈州市國安局幹警林志峰、魏強、納蘭等人帶隊直搗黃龍巢,將隱匿在酒店前台、KTV娛樂場所和街頭販夫走卒中的間諜一網打盡,取得了圓滿成功。

然而,反諜劇《對手》大結局刪減9集劇情,出現了虎頭蛇尾的倉促收官。細細想來,在這些蛛絲馬蹟之間的情節之中,仍然有很多劇情橋段值得玩味。

無論是反派人物的算無遺策,還是正面角色的明察秋毫,雙方在隱蔽戰線中進行著你死我活地殊死較量,難分高下。可是,還有少數細節露出了破綻,成為續集劇情引以為戒、加以改進的地方。

一、李唐被跟踪,毫無技術含量

廈州市國安局專案組組長段迎九對李唐的懷疑,一步步成為實錘。於是,段迎九果斷出手,指派國安干警便衣跟踪李唐的一舉一動,納蘭在寺廟出沒,林志峰在餐飲店前台窺探。

魏強作為一位資深的國安干警,來到李唐駕駛的嘀嘟專車面前,把一件定位器安放在了轎車裡面。然而,他安放的位置非常顯眼,就在副駕駛座位的腳尖上面,而且還閃爍著指示燈光。

對於這一個細節,也難怪有觀眾發出了質疑:好傢伙,魏強怎麼不直接把定位器安裝到李唐的腦門上呢?當然,這純屬是無稽之談,但是這個定位器的隱匿位置也忒顯眼了吧!

推薦文章  人到中年,一個能管住“嘴”的女人,才是真的有大智慧

丁美兮作為“鳳凰行動”間諜案件的嫌疑人,竟然還可以自由出入於醫院和酒店,照顧女兒李小滿,並沒有被24小時全天候監視。如果不是她主動投案自首,不知道她的結局將如何收場?

二、林彧濫殺無辜,超出了範圍

林彧對李唐、丁美兮的追殺,尚且情有可原。畢竟,三人在十八年前就策劃了劫持將軍黃德銘的偷襲行動,最後失敗未果。李唐、丁美兮兩口子對林彧知根知底,掌握了林彧的許多命門要害之處。

然而,許惠婷從境外進入內地,初來乍到,她被境外情報局劉處長脅迫,不得不聽命於林彧的安排。在廈大的奶茶地攤上,林彧對許惠婷發出了充滿警告意味的問話,讓人不寒而栗。

後來,林彧陸續對許惠婷和李小滿動手,都是採用投毒的方式,以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林彧這麼做,打擊面是不是太大了,在無形之中為自己增加了許多風險因素,他完全可以悄無聲息地跑路。

畢竟,許惠婷和李小滿都是手無寸鐵的學生,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生,兩人對林彧根本沒有構成任何威脅,林彧犯得著如此興師動眾,鬧出這麼多人命案,對他有一丁點兒好處嗎?

三、國安DNA檢測,無法信服

李唐受脅迫槍殺徐志良,讓林彧金蟬脫殼,瞞天過海,兩條人命實現掉包,其中最大的連接點就是廈州市國安局的DNA檢測。段迎九將指甲縫裡抓捕林彧時留下的DNA樣本送檢,卻被偷梁換柱。

推薦文章  模式化的都市婚姻劇,難成爆款

然而,國安部門偵辦間諜案件,擁有一套嚴謹周密的流程,可以說是密不透風,林彧作為廈州地區的諜報網頭目,是段迎九的眼中釘肉中刺,他的DNA樣本如此重要,怎麼可能在普通醫院進行?

況且,國安部門擁有單獨的法醫檢驗中心和看守所,這一套完備的系統,完全可以對林彧的體貌特徵、生物樣本進行全天候、無死角甄別,林彧偷偷潛入醫院替換DNA樣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既然林彧的DNA樣本無法作假,那麼,在江面大橋上倒地身亡、面目全非的遺體,通過相互比對,一眼就可以得知死者並不是林彧,段迎九偵辦“鳳凰行動”間諜案件就失去一波三折,峰迴路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