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聊聊1997-1998的三大電影之一的《美麗人生》和個人評價


首先是以意式誇張與寫意手法書寫一出偉大的父愛(究其真實度與可行性幾無意義),以美麗的謊言反襯戰爭的殘酷,在極端惡劣的生存環境中以絕大智慧和勇氣營造出一片小小理想國,這個虛構的烏托邦建立於人性中對愛與希望永不枯竭的信仰,因為它們,人類才不至於在這個星球上滅絕。

從開場起就穩妥構築的敘事細節點,一面迅速立起人物性格,另一面則有效散落於後文展開,並將逐漸沉重的政治氣候嵌入其中。從街道上的大人物畫像到店鋪拒絕猶太人入內,從被塗上“猶太馬”的侮辱到日益頻繁的“請走一趟”,恐怖就是這樣一步步滲入日常。

“早安,公主!”兩次廣播示愛,一場不再見的告別,用笑著的眼淚告訴你我愛你。 “約書亞,這是一場夢。”夜霧中萬人骸骨堆前真實的夢魘。

就滿腦子“能再看一遍真是太好了”“能在大銀幕上看真是太好了”以及第一次看的時候就揮之不去的“能看到這種片真是太好了”。

推薦文章  他不僅歌曲唱得好,生活中對妻子女兒細心照顧

當年的意難平“如果公主不執意同去,男主就不會回去找她那麼也許就不會死”,然而義無反顧與家人同生死的公主那一刻多美啊,所以有些就是注定的。而且她不去又怎來集中營裡的廣播問安與夜曲這樣的神筆呢。

公主在桌布下吻他說“帶我走吧”,是影片前半我最喜歡的地方。

當年看的時候不會察覺而現在覺得超在意的……果然是男主的發量……

忘了當年怎麼理解鴨子和鴨嘴獸的謎語,現在的第一反應是很黑的暗示“你我看起來是同類但其實就不是”(網上很多說法是提示孩子不會德語一開口就會暴露)。主要是如果在說孩子的問題,那麼多時間你完全可以直說了啊為何要打啞謎,而如果是在婉轉表達“我只能幫你到這裡”的痛苦就含蓄些。這解讀好負面啊,明明我很喜歡醫生與男主的重逢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