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春運變遷史:遊子的漫漫歸鄉路


除夕臨近,農曆新年的鐘聲即將敲響!

漂泊在外的遊子們,紛紛踏上回家之路。

春運,這場全球規模最大的人口遷徙已拉開序幕。今年春運,預計將有旅客11.8億人次,比去年人數多些了。去年許多人響應“原地過年”的號召沒回去,今年大家回去過年的願望更強烈了。該搶票的搶票,該做核酸的做核酸,該請假的請假,拼盡全力只想回家與父母親人團聚、共迎新年。

近幾十年來,隨著經濟發展和產業的變遷,我國逐漸出現3億多流動人口,他們就是每年春運的主力軍。他們或許是離開家鄉到大城市追夢的“打工人”,或許是為了學習知識本領外出求學的“學生黨”,亦或許是為了“詩與遠方”而暫居異鄉的遊子。

快過年了,在濃烈的思鄉之情與家人的殷切期盼下,漂泊在外的遊子們不遠萬里回到家鄉,只為與親人團聚。

以前人們春節回家,只能擠在嘈雜逼仄的綠皮火車裡,在混合汗臭、腳臭和瓜子花生味的環境下,隨著車子慢悠悠的駛向遠方;現在,我們不僅能坐提速好幾倍後的火車,還可以選擇更舒適快捷的高鐵、飛機回家,自己有車的,還能自己開車回去,方便多了。

無論是春運人數的波動,還是出行方式的變化,都反映出我國春運的變遷史,而這背後是中國經濟和人們生活的偉大變遷。

01

浩浩蕩蕩的春運隊伍

每年的農曆臘月十五到次年正月廿五,是為其40天的春運時間。

在這段時間,有大量返鄉又離鄉的“打工人”,有四處走親訪友的出行者,有放寒假回家過年又返校的“學生黨”,還有一群喜歡游山玩水的驢友,他們旺盛的出行需求,組成了浩浩蕩蕩的春運隊伍。

從1954-2014的60年間,我國春運規模一路從0.23億人次暴增至36億人次的頂峰,而後的5年春運規模穩定在30億人次附近,直到新冠疫情到來打亂了人們的生活和出行計劃,導致近3年春運規模出現大幅下滑。

春運隊伍的變化背後,是中國經濟風起雲湧的變遷史。

近年來隨著我國改革開放、建立市場經濟、加入WTO等一系列措施的實行,經濟飛速發展起來,勞動效率不斷提升,產業結構逐漸完善。從1978年至2010年,我國第一產業的比重不斷下滑,第二三產業的比重不斷上升並持續穩定在高位。

這種產業結構的變化,體現在勞動力上就是,許多祖祖輩輩在家種地的農民,放棄原來收入微薄的務農工作,進入工廠和各式企業,轉而成為收入較高的“打工人”。

在許多60後和70後剛參加工作的時候,能去工廠當工人是件非常開心的事。因為在那個年代,工人是最好的工作之一,不僅每月能領到工資,退休了還有養老金拿。

等到80後和90後進入職場的時候,工作就更豐富了。行業上出現了互聯網、金融、房地產、汽車等眾多新興行業可供選擇,崗位上也可以憑自己的能力和愛好,選擇做技術、銷售、人力、財務、文案等工作。

隨著時代的發展,雖然可供我們選擇的工作比以前豐富了,但是在收入水平上仍存在很大的地域差距。

推薦文章  盤踞春晚十幾年,趙本山穩居小品界稱“神”,背後離不開他的義父

由於改革開放後,經濟率先發展起來的主要是深圳、珠海、廈門等沿海經濟特區,大量收入較高的工作崗位基本都在這些城市,所以經濟相對落後地區的人,為了獲得更高收入,就只能背井離鄉來到大城市打工,形成規模龐大的外來務工人群。

新京報數據顯示,2021年我國流動人口為3.85億人。這些流動人口中,有許多是外來務工者,他們雖然是兢兢業業的城市建設者,但卻難以找到歸屬感。

由於戶籍、資源等因素的限制,他們的小孩往往無法在工作地上學,得送回老家當留守兒童;礙於租房等經濟壓力,他們無法把父母接來身邊照顧,只能讓他們在老家成為留守老人。

這種父母和子女不在身邊的缺失感,在節假日時會更加強烈!每逢佳節倍思親,中國人向來重視親情和團圓,所以在春節來臨之前必須回家。

春節人群中,除了務工回鄉隊伍,還有一大群放寒假回家的學生。

這些年來,隨著高校擴招,外出求學的大學生越來越多。由於高校放寒假的時間臨近春運,於是他們也加入了春運的隊伍。

改革開放前,我國大學生非常稀缺。 1979年,我國高校畢業生僅8.5萬人,此後有所增加,但每年增加的規模並不大。直到1999年,我國各大高校開始大規模擴招,畢業生人數終於在2001年突破了百萬大關,並一路向上飆升。 2021年,我國高校畢業生人數創909萬的歷史新高。

(中國本專科及研究生畢業人數與增速,來源:中泰研究所)

隨著各大高校陸續放寒假,幾千萬在外求學的大學生紛紛購買學生票,收拾好行李,踏上回家過年的旅程,他們是春運大軍中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此外,隨著人們收入的提高和物質生活的改善,春節期間拖家帶口外出旅遊的人也越來越多。在繁忙的生活和工作之餘,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拋開所有的煩惱和憂愁,帶上喜歡的人,去看看不同的風景,品嚐不一樣的美食,體驗不同的生活方式,是許多人嚮往並踐行的事。

在疫情肆虐,出行受到各種限制的2020年,我國春節期間尚且接待遊客1.52 億人次。正常年份春節出遊的人就更多了。 2019年春節假期,全國旅遊接待總人數高達4.15億人次。這些遊客中不乏中長途旅行者,他們成為了春節出行的重要力量。

總之,打工人、學生、中長途旅行者和探親人群等組成了浩浩蕩蕩的春運大軍。

02

從綠皮火車到高鐵飛機

推薦文章  馬思純現場霸氣講戲超認真,白客“戲精上身”,張本煜一臉懵圈

這麼多年來,人們想要回家過年的心沒有變,但乘坐的交通工具卻悄然發生著變化。

上世紀90年代,人們過年回家大多是坐慢悠悠的綠皮火車。那時候,人多車少,一票難求,黃牛氾濫,偷盜頻發。有的人為了買到回家的車票,很早就在售票點排起了長隊。買到票後,上車也得靠擠,擠不上那就爬窗戶。

(拼命擠上車的旅客,曹寧攝)

終於上了火車,車廂里人山人海、擁擠不堪,連上個衛生間都難以擠過去。所以常出門的人,上車後就克制自己喝水的慾望,上緊下憋,爭取少跑廁所。火車到站下車後,可能還得提著一堆行李再輾轉乘坐大巴,一路上各種艱辛。

但只要終點是家,就是幸福。多少人一年只等這一次回家,哪還講究什麼舒適度。

後來,為了減輕春運的壓力,列車不斷增開和提速。

再後來,綠皮火車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舒適度更高的空調列車,而且時速更快、舒適度更好的高鐵、飛機都來了,買小轎車的人也多了。

到2021年12月底,我國鐵路營業總里程已高達15萬公里,全國高鐵匯總里程數也突破4萬公里,足足可以圍繞地球一周。再加上飛機、客車、小轎車什麼的,大家回家過年已不是什麼難事。

現在人們買票在手機上就能下單,黃牛消失了,小偷也幾乎銷聲匿跡。現在的火車已經沒那麼擁堵,基本不會超員。人們能坐在寬闊而舒適的座椅上,吃著零食,玩著手機,看窗外的列車飛馳而過,全然沒有了當初綠皮火車的破敗和髒亂。

(高鐵車廂內景,圖片來源於人民網)

人們春節回家的路,多了舒適從容,少了窘迫擔憂。

這一系列的變化,不得不讓人感嘆,我們的祖國真的越來越強大,也越來越發達了,人們的生活更加富足而美滿了。

03

春運新變化

春運出行除了交通工具更多樣了之外,還出現了這些新變化。

近年來,在國家“推動1億流動人口在城市落戶”等政策的推動下,許多城市陸續降低落戶門檻,甚至各大城市還一度掀起“搶人大戰”,以發放租房、購房、創業補貼來吸引外來人口落戶本地。

在利好政策的推動下,一些有能力也有意願在大城市安家的外來打工者,逐漸落戶買房定居下來。這也是近幾年深圳、廣州、杭州、武漢、南京、長沙、西安等外來人口較多的城市戶籍人口不斷攀升的原因。

在自己工作的城市定居後,許多人就不再回家鄉過年了,而是把家人接過來團聚,反向春運。

推薦文章  大S再婚後汪小菲首次曬自拍照,帥氣有型獲網友力挺

另外,隨著鄉村振興和省會城市的發展,城鄉差距有所改善。一些厭倦了大城市高強度、高生活成本、快節奏生活方式的人,離開了沿海城市,轉而回家鄉就近工作,這也是2014年以來,春運人數減少的一個原因。

此外,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肆虐,阻擋了許多人的回家路。為了防止疫情擴散,人們的出行不可避免的受到限制。在海外疫情形勢嚴峻的陰影之下,海外遊子們有家難回。礙於疫情的散點爆發,國內許多地方也提倡大家“原地過年”,這就直接導致了近幾年春運規模的大幅縮水。

春節是個親人團聚的日子,一個人漂泊在外,心裡總感覺空落落的,少了些什麼。

在這裡,想對那些因為疫情不能回家的人說:照顧好自己,疫情總會過去,只要大家都健康平安,團聚終會到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