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久沒回老家趕過年集了?


現在過年的年味都在老家的年集上了。

昨天一上午趕了兩個集,今天上午一個集趕了兩次。

為什麼年年趕集年年都趕不夠呢?這可能源自打小刻在血肉裡的鄉土情懷。小時候是怎樣長大的,長大後就會懷念過去,就像魯迅懷念西瓜地裡的閏土和猹一樣。或許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有那“深藍色的天空中掛著的一輪金黃的圓月”,只是有的人能回去看,有的人卻不能。

很多時候我們回不去,不是因為經濟條件不允許我們回去,而是因為外在世界變化太快了,我們的心被社會牽著走,不允許我們回去。

每逢過年集市上都有理髮的人,那是專門給老頭兒剃頭的生意,小時候好像就一塊錢,現在估計也沒漲多少錢。現在在理髮店剪個頭髮幾十塊錢起步,燙髮染髮幾百塊錢起步,我們過得比原來更精緻了,這種臨時搭建的剃頭的地方可能只在過年的時候才能生意興隆。

可是這其中我們是不是缺了點什麼呢?或許如今的我們已經沒有了過年理髮“改頭換面”的喜悅?原來過年有年味兒,是因為過年有所期待,期待過年穿新衣服,吃好吃的,理個頭髮換個樣子;可是現在我們再也不用等到過年才能穿新衣服、換個髮型,想吃什麼想買什麼基本想買就能買。

我們生活在一個信息氾濫的、及時滿足的社會,“一機在手,天下我有”,可是當我們有了“天下”,卻沒有了自己。我們討厭延時滿足,想吃飯可以點外賣不用經歷自己做飯的過程,想看書有專門的讀書會讀者不用經歷自己一頁頁翻書的過程,我們想買東西可以用花唄信用卡借唄而不用等著自己發工資了再去買下心愛的包。

你知道一壺水用柴火燒開需要多長時間嗎?

你知道一鍋粥燒火煮熟需要多長時間嗎?

你有多久沒有自己一頁頁翻著讀完一本書了?

推薦文章  《人世間》喬春燕用親身經歷,給姑娘們提醒:女孩千萬不要倒貼

木心說:從前慢。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從前的鎖也好看,鑰匙精美有樣子,你鎖了人家就懂了。

“生活的最佳狀態是冷冷清清地風風火火”。時代在進步,經濟在發展,我們沒必要刻意復古回到過去;但是在物質生活越來越富足的時候,我們的心,是否沒有掉隊?

昨天坐公交車去趕集感慨也很多。

我上學那會去縣城的公交是被個人壟斷經營的,車費十塊錢左右,逢年過節還會漲價。從前年開始公交車陸續開通,2塊錢就能坐到縣城,很多原來不捨得車費的老頭老太太都坐車去縣城買東西。

現在他們會坐公交到遠的地方趕大集。要想富先修路,再把公共交通發展起來,日子也會慢慢豐富起來。發展的果實一定是“普惠”,在私家車停滿集市入口、甚至堵車的時候,公共交通也會將沒有私家車的人運載到集市。

每一個個體都應該被尊重。

每一個個體都有權利得到關注。

我小時候經常在集市上看到修鞋的人,現在也還有人在做。這是一門生意,勞動沒有高低貴賤之分。

推薦文章  坎坷藝術家於洋:和初戀妻子恩愛一生,兒子去世他為何感到欣慰?

這兩天趕集看到的人以老年人為最多,特別是賣菜的人。想到我們這邊的社區團購接連撤退,我竟然有點高興。

去年過年的時候,社區團購已經我們這裡入侵了。滴滴的橙心優选和美團優選都在我們這裡搶站點,我身邊的超市被全部攻陷,甚至500米以內竟然至少有五六個提貨點。當時社區團購補貼力度很多,大蒜蒜薹什麼的都比集市上還便宜,我用社區團購買過很多菜、水果和速凍食品。

趕集賣東西的人老人最多,買東西的也是老人最多,因此社區團購的負面影響確實不好說。我身邊有個在集市上賣了好幾年東西的商販,只能去廠裡打工了。

一年時間過去了,資本在廝殺之後狼狽退場,鄉親們繼續到集市上買菜賣肉準備年貨。好事呀!

今天我們老家這邊小年。

貼一張在集市上看到的喜慶的照片,藉此祝大家小年快樂。

我媽在老家煮豬頭豬蹄和豬下水,就是用柴火大鍋燉的那種,有人想吃沒有~我都可以代替你吃了。不要謝我~我叫雷鋒。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