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網絡春晚三大看點:全場無主持,央視girls出道,去流量成功


文丨希希

央視網絡春晚順利播出,就播出後的市場反饋來看,收視率證明市場對該晚會的關注度,而觀眾口碑則進一步證明央視網絡春晚的整體質量。

不同於觀眾印像中的晚會呈現內容,網絡春晚氛圍以“年輕化”為主,無論是節目設計還是嘉賓邀請,觀眾都能夠感受到製作方對於年輕觀眾的照顧,或者說網絡春晚本身就是一檔面向年輕觀眾所進行製作的晚會。

當然電視觀眾也能夠通過該晚會欣賞到足夠有趣的內容,基於此,晚會得以被更多觀眾認可。

儘管以“網絡春晚”的標籤面向觀眾,但此次晚會的舞台上並未進行語言類節目的設計,也就是說網絡春晚在製作方向上其實和跨年晚會、節日類型的慶祝活動沒什麼區別。

針對該類型晚會的呈現,市場觀眾更加關注於作品的選擇、嘉賓的選擇以及舞美的設計,這些因素將會在最大程度上影響到晚會質量。

觀眾喜歡怎樣的歌曲,喜歡讓哪位藝人表演該歌曲以及針對該歌曲舞台設計是否符合觀眾預期,這些都是需要晚會製作方考慮的問題。

就央視網絡春晚的呈現來看,該晚會製作方針對這些問題的解決顯然能夠得到觀眾認可。

而將整檔晚會的內容進行“精細化”處理,其實可以總結為三大看點,分別是:整場晚會沒有使用主持人、央視girls成功出道、流量明星大幅減少,不妨一一說起。

全場無主持

就觀眾對晚會類型節目的印象來看,主持人是任何一檔晚會不可缺少的元素,主持人需要完成開場白、結束語的工作,需要將不同節目聯繫在一起,需要和觀眾進行互動,這些工作都成為主持人應該出現在一檔晚會的理由。

推薦文章  電影《橫山游擊隊》釋出新劇照,影片將於3月25日全國上映

當然具體問題需要具體分析,既然網絡春晚以歌曲演繹進行舞台內容的填充,同類型的節目需要主持人串場嗎?

類比來說,明星舉辦演唱會安排主持人嗎?

所以即便此次網絡春晚的舞台上沒有出現主持人進行專門的串聯工作,觀眾在觀看過程中並未覺得不適,能夠持續性欣賞節目表演,反而讓晚會的整體質量得到更多觀眾的肯定。

當然晚會沒有主持並不代表沒有主持人,央視在連續舉辦公演活動之後,大量主持人開始以演繹歌曲的方式重新出現在觀眾面前。

網絡春晚的舞台上,尼格買提、朱廣權為觀眾帶來《說書人》的表演,作為央視boys的一員,尼格買提、朱廣權兩人屬於熱度比較高的央視主持人,所以在央視所進行製作的晚會、節目等內容中,他們出現的次數也比較頻繁。

比較遺憾的是,撒貝寧、康輝兩位主持人並未出現在此次晚會的舞台上。

除了央視boys之外,央視方面特別推出“央視girls”,顯然該組合對標央視boys,同樣由幾位央視主持人共同組成。

央視girls出道

借助網絡春晚的熱度,央視girls開始被大量觀眾所了解,該組合成員分別是郭若天、劉顥玥、羅平章、孫雨檬、孫雨彤以及伊拉娜。

就觀眾知名度來看,郭若天無疑是央視girls的門面擔當,和央視boys不同,央視girls顯然主打“青春牌”,郭若天羅平章等人都是深受年輕觀眾關注的主持人,她們出現在網絡春晚的舞台上,也和此次晚會的整體氛圍比較適配。

作品呈現方面,儘管非專業歌手,但幾位主持人的工作幫助她們具備出眾的鏡頭感,《望飛花》的內容呈現得到市場觀眾的認可。

推薦文章  成龍唯一禁片新宿事件,黑幫關20家店夾道歡迎,投1.5億收1400萬

為了保證該作品的質量,晚會製作方除了安排幾位主持人參與作品演出之外,還特別邀請到舞者支雅楠通過舞蹈完成對作品的詮釋,進一步提升整個作品的美感,讓觀眾眼前一亮。

去流量化初見成效

如果說央視網絡春晚相較於其他晚會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最大的不同應該就是“去流量化”,在網絡春晚的舞台上,沒有幾位人氣遠遠高於能力的藝人,而是那些具備舞台實力的藝人為觀眾呈現作品表演。

當然王嘉爾、週深等人具備出眾的人氣,但他們在舞台上的業務能力能夠與人氣相匹配。

在去流量化的嘗試中,央視網絡春晚的市佔率、收視率依然保持不俗的成績,同時晚會口碑隨著作品的被認可也得到市場觀眾的認可,整體評價就是央視網絡春晚集熱度與口碑於一身,是一檔可圈可點的優質晚會。

而從這檔晚會開始,流量明星或許真的已經成為了過去式。

製作一檔晚會的最終落點只有一個,那就是讓觀眾滿意,而讓觀眾滿意的基礎就是作品質量足夠出彩,網絡春晚做到了這一點,觀眾對後續晚會系列舞台同樣抱有期待。

相較於流量,口碑才應該是晚會追求的目標。

校對丨王希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