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電視劇《開端》大結局,盤點下該劇中折射出哪些法律問題


2022年開年初,國產電視劇《開端》以懸疑題材”時間循環”的新穎設定橫空出世,自開播以來播放量一路高升,已近12億,深受觀眾好評,贏得了“2022年網劇最美開端”的好口碑。

該劇主要講述遊戲架構師肖鶴雲與在校大學生李詩情在乘坐的公交車出事後,意外地發現他們居然“死而復生”,在公交車出事的時間段內不停循環。兩個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在焦慮與絕望中苦苦掙扎,他們嘗試著在每次循環的短時間裡,於密閉的公交車內,依靠有限的線索,努力尋找公交車爆炸案的真兇。

從最初的為了自救下車,到受拯救無辜者的良知催使主動進入循環,他們用勇氣和智慧對抗恐懼。正義或許會遲到,但終將抵達,經過不懈的努力,在警察和勇敢乘車市民的幫助下,李詩情和肖雲鶴終於找到真兇,並挖掘出了犯罪背後的真相,成功制止了災難,走向光明和正義的開端。

本文且不去論述該劇中暴露出的道德淪喪與呈現出的人性光輝,僅以法律的角度試圖解析下每個人所要承擔的責任。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

2014年5月13日(五年前)下午13:45分左右,被害人王萌萌乘坐45路公交車,在嘉林市跨江大橋遭遇何鷹駿”咸豬手”猥褻行為,被逼拍打車窗,試圖搶奪方向盤,司機無奈將其放下車,下車過程中遭遇交通事故不幸身亡。

在該起事件中,何鷹駿應對自己的行為承擔什麼樣的法律責任呢?

《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規定,強制猥褻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制猥褻他人或者侮辱婦女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雖然刑法規定了強制猥褻罪,但不得不承認何鷹駿的猥褻行為並不具有暴力、脅迫的手段,也沒有達到同等程度的侵害性,很難認定為此罪。

而應該適用《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四條,猥褻他人的,或者在公共場所故意裸露身體,情節惡劣的,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

而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二條,違反治安管理行為在6個月內沒有被公安機關發現的,不再處罰。

也就是說何鷹駿雖然實施了猥褻行為,但經過了五年的時間,早已超過6個月的行政處罰時效,因此很難再對其進行處罰。

而法律之所以會規定處罰時效,是因為法律不保護躺在權力上睡覺的人。至於被害人王萌萌母親陶映紅對交通事故認定的不服行為,並不當然地中斷公安機關的處罰時效,因為其並未提供公安機關實質性線索。

推薦文章  2020日本最美女影星TOP10

當然,我們並不能以當下的科技手段、社會道德水平去苛責2014年的公安機關的能力,當下即便有諸多監控,仍然存在視覺盲區,更何況2014年諸多硬件設施並不完善。

至於王萌萌因何鷹駿的猥褻行為而中途下車遭遇交通事故,也不具有刑法上的因果關係,簡單來說就是概率太低,王萌萌的死亡結果是其被迫下車+司機違規停車(沒有靠右)+貨車不注意(純屬倒霉趕上了)等綜合原因造成的,不能就結果全部歸咎於何鷹駿。

而王萌萌拍打車窗、試圖搶奪方向盤的行為也不能簡單地歸罪於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2020年12月26日,《刑法修正案(十一)》才首次將搶奪方向盤寫入刑法,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二:“對行駛中的公共交通工具的駕駛人員使用暴力或者搶控駕駛操縱裝置,干擾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駛,危及公共安全的,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2019年1月,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才聯合印發《關於依法懲治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駕駛違法犯罪行為的指導意見》,將乘客實施“搶奪方向盤、變速桿等操縱裝置,毆打、拉拽駕駛人員”等具有高度危險性的妨害安全駕駛行為的,按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

由於事情是發生在2014年5月份,考慮到王萌萌搶奪方向盤行為是由於何鷹駿猥褻造成的,雖然不當但未造成嚴重後果,並且以那會的法律認知,並不足以令其認識到這是一個有可能入刑的行為。

面對不法行為作出過激反應,應站在普通人的角度去理解共情,而非以現在享有的健全法制、科技水平和道德水準去否定過去。

崇高的道德從來都是用來約束自己的,而不是苛責別人。

作為王萌萌的父母,為了給女兒所謂的一個交代,在五年後的跨海大橋拉整車人進行陪葬在法律上又應該如何定罪呢?

對於陶映紅,身為化學老師非法製造爆炸物,已然構成《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的非法製造、買賣、運輸、儲存危險物質罪,非法製造、買賣、運輸、郵寄、儲存槍支、彈藥、爆炸物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而王興德知道其妻子的行為,有阻止的義務而放任,成立不作為故意犯罪的共犯,並且在45路公交車上實施積極的配合行為,兩人還成立《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的爆炸罪的共同犯罪,放火、決水、爆炸、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或者以其他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有人認為非法製造、買賣、運輸、儲存危險物質的行為是為了在跨海大橋上實施爆炸,應屬於牽連犯,則一重罪以爆炸罪處理。

本文並不這麼認為,雖然兩罪存在牽連關係,但陶映紅在非法製造的過程中已經發生了一次火災,已然存在侵害周邊鄰居人身財產安全的可能,兩罪侵犯的是不同的法益,應數罪併罰。

推薦文章  歐冠1/8決賽首回合大巴黎VS皇馬前瞻:狹路相逢,實力比底蘊管用

又有人認為爆炸物在跨海大橋上並未成功爆毀公交車,且是由王興德遞交給警方的,王興德有機會達成其犯罪目的而因為自己的主觀原因放棄,應成立犯罪未遂或中止。

本文仍不這麼認為,爆炸罪屬於危險犯,只要行為人實施了危險行為,並且足以威脅不特定的多數人的人身和財產安全,不要求造成嚴重後果,就構成既遂。

王興德手上的爆炸物已經處於緊急危險狀態,隨時可能爆炸,公交車上的眾多人隨時面臨著死亡的威脅,應成立爆炸罪的既遂,而其主動交給警方的行為,視為既遂後的悔過行為,在量刑上予以減輕。

在本劇中男女主也存在違法犯罪行為,比如肖鶴雲和李詩情在調查取證中拿走王萌萌的手機,屬於刑法上的”公然盜竊”行為,因為與王德興合租的男子對於王德興的物品不具有處分權,因為不成立詐騙罪。但男女主行為可以”緊急避險”免責。

而對於網絡暴力分子,其行為已然涉嫌《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的侮辱誹謗,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製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在《關於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認定明知是捏造的損害他人名譽的事實,在信息網絡上散佈,情節惡劣的,以“捏造事實誹謗他人”論。

並且利用信息網絡誹謗他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嚴重”:造成被害人或者其近親屬精神失常、自殘、自殺等嚴重後果的。

利用信息網絡誹謗他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二款規定的“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引發群體性事件的;引發公共秩序混亂的。

在該劇中,陶映紅因為女兒死亡的網絡評論表現已經有點精神失常了,以至於策劃了這一起引發公共秩序混亂的群體性事件。劉學州事件殷鑑不遠,網絡不是法外之地,網絡暴力不可取。

當然,雖然《開端》中暴露出了網絡暴力分子的道德淪喪,但也同樣顯露出公交車上一眾的人性光輝。他們在與陶映紅、王德興的爭鬥中閃耀的勇氣、智慧、以及被選中的責任擔當值得我們學習發揚。

但如果他們沒有做得更好,也請不要苛責他們,因為做不到像李詩情一樣善良,也不代表著惡劣。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