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李豐田碰上“鍋姨”


2022開年熱劇《開端》昨晚迎來大結局,劇中為女兒復仇的“鍋姨”陶映紅,演技再次征服了網友。面對丈夫的默不作聲,一分鐘的鏡頭里,她表現出了一個喪女之母的懊悔、自責,再到崩潰與癲狂。而最讓人佩服的就是,在跨江大橋,她從車上被帶下來,雖沒有笑,但是眼裡的戾氣消散,至此,她完成了一個母親的複仇。

作為45路公交車爆炸案的真兇,她對生命漠視的眼神、歇斯底里的癲狂以及舉刀殺人的武力值,被網友認定為是足以和“國產殺手天花板”李豐田媲美的人。

2017年,穿著破棉襖、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不修邊幅的李豐田,在《無證之罪》裡一出場,抄起煙灰缸如同野獸捕食般就往人頭上砸,一個滲人且隨意的笑容,配上享受殺人快感之後的反向抽煙動作,直接奠定了他國產懸疑劇兇殺犯天花板的地位,其演技足以載入國產犯罪片罪犯演技手冊。

五年後,《開端》“鍋姨”的出現,高壓鍋對上破棉襖,國產懸疑劇終於有了可以和李豐田並稱為雌雄雙煞的女性兇殺犯角色了。

有網友不禁調侃道,“感覺李豐田可以和鍋姨一戰,鹿死誰手猶未可知”。也有網友形容李豐田後遺症是“看了李豐田抽煙、再遇上手裡拿著煙的人會下意識躲著走!我怕他突然倒過來點上!”,而“鍋姨”後遺症則是,“上了公交車、第一時間就是看看有沒有人帶著高壓鍋上車!更怕聽到突然響起來的卡農手機鈴聲……”

追劇後遺症也的確延續到了現實中。就在1月21日,一地方媒體報導一新聞“男子坐公交看到高壓鍋嚇得換地鐵”,原因竟然是這位乘客最近在看《開端》。

但是,這種讓人害怕的形象並不是“鍋姨”的本意。日前,在接受《南都娛樂》採訪的時候,在劇中飾演鍋姨的劉丹表示,“當時演的時候也沒有考慮過說要讓大家害怕之類的,後來我發現好多人說害怕,然後慢慢地我就意識到,是大家把自己的情緒投入進去了,然後我就挺開心的。”

劉丹對“鍋姨”形象的塑造,甚至被網友形容為“有點《三體》葉文潔上身了”。一位網友寫道“明明之前沒看過劉丹老師的劇,但開端裡她一出來我就覺得眼熟,真的跟看書時想像的葉文潔太像了”。

作為劉慈欣科幻小說《三體》中的核心人物,葉文潔同樣在經歷了至親之人之死,切身感受人性之惡後,開始厭惡人類,最終走向了背叛全人類的極端。而已經有網友響應上述訴求,把劉丹剪進了《三體》的預告片裡。

A

“鍋姨”的命運是值得同情的。她是45路公交車爆炸案的始作俑者,但是她的痛苦也來源於這輛公交車,在經歷過喪女之痛以及遭遇不公平對待之後,逐步走向了偏激。

五年前,女兒王萌萌在45路公交車遭遇了不知名事件,強行要求下車,甚至不惜干擾司機搶奪方向盤,最終司機只能將王萌萌放下車。但是剛下車,王萌萌就被大橋遠處疾馳而來的大貨車撞擊身亡。

事故發生後,“鍋姨”認為女兒的死因並不簡單,甚至不要賠償也要為女兒的死亡尋找真相。而後她又在衛生間疑似聽到了真相:45路公交車上有個經常騷擾女性的變態乘客。

“鍋姨”認為女兒也是在公交車上遭到了騷擾才被逼下車,於是經常在45路公交車上詢問車上女乘客,以佐證內心猜想。有一個細節是:鍋姨問到一個經常坐45路公交車的女乘客,走過去貼在乘客的耳跟處就發起連環追問:有沒有男人想摸你,想欺負你,想侵犯你,騷擾你?

在正常人眼裡,此時的“鍋姨”已經接近於瘋狂。而網友製作的女兒王萌萌在公交車上以及被撞車的鬼畜惡搞視頻,成了壓倒“鍋姨”赴死的最後一根稻草。

警察的草率辦案,涉事公交公司的息事寧人,社會對女兒的網暴,共同促成了“鍋姨”執意赴死的念頭。為此,她蟄伏四年,自製炸彈。而劉丹把“鍋姨”這份痛失愛女的痛苦和絕望也演繹得很到位。

首先是眼神。在前幾集中,“鍋姨”台詞並不多,鏡頭也寥寥無幾。但是,每一個一掃而過的鏡頭里,“鍋姨”冰冷且堅定不移的眼神,都足以令人不寒而栗。而對周圍事件的漠不關心,以及拒絕的那一份西瓜,都讓網友覺得這個人物不簡單。當第一次排查到她是兇手的時候,和男主對視之間,鏡頭推到一眨不眨的眼睛上,“鍋姨”毫不猶豫引爆了炸彈。

其次是嘶啞的嗓音。劇中的“鍋姨”一開口,嗓音就是嘶啞的,甚至在質問丈夫王興德和李詩情是什麼關係時,她的嗓音更是歇斯底里的。這種嘶啞的嗓音直接詮釋出了她一直以來尋求真相的內心焦灼感。

還有那瘋狂且強悍的武力值。為母則剛,即使面對一個成年男子,這個中年女人也能夠完成反殺。有句俗語這麼說的:不怕硬的,就怕橫的;不怕橫的,就怕不要命的。而“鍋姨”的不要命就是源於她的絕望。

這份絕望所帶來的歇斯底里,在劇中的一個側面表現是,當時很多人都不敢上去幫忙。而當她掏出尖刀刺向肖鶴雲和李詩情的時候,一臉的冰冷與決絕。一個瘋狂與恐怖的反派形象躍然於屏幕之中。

推薦文章  推薦幾部好看電影,估計你也看過幾部

有意思的是,在戲外,拿刀刺向女主趙今麥的戲是一條過的,當時飾演“鍋姨”的劉丹也聽到了導演們在喊“好可怕”。

B

有人說,看了“鍋姨”的眼神,讓人想到了《無證之罪》中寧理老師塑造的李豐田,靠著一個眼神都能讓人感受到那份窒息感。

李豐田的出現,一定程度上填補了國內懸疑劇中的殺手形象。實際上,李豐田不太符合傳統影視裡的殺手形象:不是那種黑社會老大哥浮於表面的狠厲,而是一個普通的、穿著破棉襖的底層人物,就像是每天都會在街上遇到的一個中年男人一樣,在不釋放殺意的時候,就是混跡在人群中的普通人。

在接受《人物》採訪的時候,寧理(李豐田扮演者)也曾經說過,當時拍戲的時候,他穿個破棉襖在旁邊坐著,好幾個人都被嚇到了,後來都躲著他。

當寧理第一次看到《無證之罪》的劇本時,他表示驚著了:不僅節奏緊湊,人物也很立體、神秘。李豐田這個人物,有著原生家庭造成的痛苦,也有著缺失教化後被釋放的獸慾,生命對他來說毫無意義。對他來說,殺人殺得隨心所欲,就像一個屠夫殺完豬擦手吃飯一樣稀鬆平常。

而“鍋姨”這個角色,和李豐田有異曲同工之妙。無論是絕望還是冷酷無情,對生命的漠視都有著角色的悲劇源頭,兩個人物形象的塑造背後都有著對人性和現實的描摹。

飾演“鍋姨”的劉丹在接受《先生製造》的專訪時,被問到“如何和角色建立連接的?”劉丹回答到,她在小學時期也遭遇了一件類似的事情:班級裡一個男同學剪了她的頭髮,告訴老師之後,老師罵男生的態度更像是劉丹做錯了,她不應該浪費時間打斷老師上課。

接著她講述到,自己也曾有過迷茫、痛苦掙扎的時刻,而這一部分的情感和劇中的“鍋姨”是共通的。

劉丹和寧理兩人對於底層小人物的塑造,一定程度上和他們各自的人生軌跡也有著共通之處。在某種程度上,他們兩個人都是大器晚成,並且都在配角上摸爬滾打多年,對“鍋姨”和李豐田角色塑造的成功,有一部分就源於角色的戲外情感,就如同周星馳對小人物的塑造。

寧理十多歲的時候就跟著家人下放到了安徽,後來也沒有考上大學,開始跟著“社會閒散人員”四處逛,整日愛玩兒的樣子就是一個社會無業遊民的形象。後來在朋友的建議下,他考上了上海戲劇學院。大學畢業後,寧理被分配到了上海人民藝術劇院。

但是在事業頂峰的時候,他選擇離開演藝圈。在美國的時候,他送過報紙、當過房屋中介,在郵局打過工,也缺過錢,買二手衣服穿,甚至很長一段時間靠吃那種最便宜的罐頭維生。回國後的寧理也沒碰到什麼機會,直到演了《無證之罪》李豐田。

根據《人物》報導,而《無證之罪》之後,找到寧理演殺手的30多個角色都被他推掉了,因為那些形像都是臉譜化的,並沒有讓寧理有接戲的衝動,直到遇到《沉默的真相》中的張超。讓寧理感興趣的也是,一個律師拉著裝著屍體的行李箱,不是一個常規的懸疑劇,這是一出關乎生命和尊嚴的悲壯作品。

巔峰時刻,劉丹曾經憑藉電影《夜車》拿過阿根廷第十屆布宜諾斯艾利斯最佳女演員。但是更多的是不被關注的時刻,她演繹的也多是配角。她還在微博上表示,自己演過的作品很少,有印象的有《刑警本色》《林海雪原》《悠悠寸草心》……也有網友看著她眼熟,直接詢問她是不是演過李成儒那一版的《龍鬚溝》,劉丹也在微博回應該網友確有其事。而網友的不確信在於《龍鬚溝》演員表不全,沒有劉丹的名字。

某種程度上,他們又都是天賦型演員,缺的是與自己適配的角色,和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C

在《開端》之前,具有“無限流”設定的劇集並不少。根據《娛樂硬糖》的報導,類似的時間循環的題材已經不新鮮,例如,《源代碼》《恐怖遊輪》《逃離循環》《土撥鼠之日》《十二點零一分》等。

但是真正破圈的只有《開端》。

儘管劇情上有漏洞,例如在排查45路公交車上所有人的社會關係的時候,就沒有查出“鍋姨”和開車司機王興德是夫妻?以及有關法律方面的硬傷,警方在審問李詩情和肖鶴雲的時候採用了誘供,而早在此前相關部門已有明確規定:通過欺騙、引誘獲取的口供屬於非法證據。

#開端爛尾#也被網友頂上了上了熱搜,人們之所以稱之為爛尾,只是因為這個大結局的設定,過於美好。而已經現實了十三集的開端,突然走向了浪漫主義。這種感覺就像是巴爾扎克強行給高老頭安上了奧利弗的幸福結局一樣,想一下,最後高老頭在兩個女兒贍養下過上幸福生活,是不是有些格格不入。

但是瑕不掩瑜。拋開以上不談,時間循環只是作為一個框架設定,劇情出彩的原因是對人性的刻畫真實得讓人足夠相信。無論是接地氣還是人物塑造,《開端》都呈現出了人性的複雜度。

推薦文章  為什麼電影變形金剛系列要拍一個《大黃蜂》?

從男女主人公的角度來說,“保自己”還是“救全車人”一直都是他們行為邏輯的出發點,也讓他們不斷接受人性的拷問。

第一次雙方論點的碰撞是,當男主明白了循環並且第一次進入警局小黑屋之後。男主人公具有清醒的認知,“怕死有錯嗎?趨利避害不是人的天性嗎?我做不到像你這麼善良,我就是惡劣嗎?”而這個觀點並不能說服還在像牙塔里的女大學生李詩情,兩人分道揚鑣,但是男主卻忘了,正是他口中女主“廉價的美德”救了他一命。

這樣的碰撞還在繼續。第二次是排查到了炸彈攜帶者是帶高壓鍋的“鍋姨”。肖鶴雲和李詩情在與“鍋姨”的搏鬥中,全車人冷眼旁觀,不僅不上前幫助,而且在肖鶴雲防衛錯失殺人後,全車人都把他當做一個惡人看待。心灰意冷的肖鶴雲這一次沒有把炸彈帶走,他放棄了拯救他們。

這也由此引發了一個現實主義的問題:遇到一車不願施以援手的人,值得救嗎?

劇外的觀眾已經在彈幕上義憤填膺。站在上帝視角的觀眾大罵“這一車人就不該救”。因為很多人都沒有想到,老焦、肌肉男和瓜農竟然沒有挺身而出。

或許也正是因為這樣,《開端》的劇情才會讓人氣憤和相信,這不就是當初在某地鐵事件中女乘客被撕扯衣服的真實寫照嗎?

而這一幕之所以讓人相信,也是因為人性的真實且複雜。有人說:在劇本設定中,滿車乘客都是有家室的中老年人,他們遇到危險會考慮自己和家庭,並不會直接衝上去。

再回到救人問題本身,肖鶴雲和李詩情最後還是選擇了拯救整車人。而這個答案在最開始也早已經埋下伏筆。或許正如網友所說,肖鶴雲是普通人,李詩情是難得的人。他們在彼此成長,男女主之間的人生觀在互相影響著彼此。

回到這個45路公交車爆炸案悲劇的開始,這還是一個典型的社會話題,當一個人遭遇社會不公時,該如何對抗?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選擇,而劇中“鍋姨”選擇了同歸於盡炸死全車人,從而導致了另一個悲劇的發生。這讓人不禁想到了幾年前的另一部懸疑破案劇《暗黑者》,當法律無法捍衛弱者的正義,那些得不到法律制裁的人,會被一個叫Darker的組織送去一張“死亡通知單”,以他們的方式進行法外復仇。

《開端》這部劇出彩的地方還有很多,裡面探討了一系列當下具有現實意義的話題:網絡暴力對人的傷害,打破二次元的刻板印象,外賣小哥的生死時速……

當然,值得一提的還有男女主人公水到渠成的感情,在如今一眾大撒工業糖精的愛情設定中,他們經歷生死之後的愛情顯得彌足珍貴。當男主因為意外殺人要去自首之前,男女主人公在海裡的相擁,讓兩人之間的愛情令人疼惜。

《開端》和五年前的《無證之罪》,兩部懸疑凶殺劇,在題材和劇本上都佔盡了優勢。它們的出現,一改國產劇中兇手的刻板印象,對於兇犯的形象塑造不再臉譜化和淺表化。

純壞的壞人和純好的好人難以牽動觀眾的心,反而足夠複雜才能吸引大眾,因為這才真實。正如刑法學者羅翔所說,人心隱藏著整個世界的敗壞,我們每個人心中都藏著一個張三。

而當《開端》迎來大結局,導致王萌萌下車的罪魁禍首終被揭露。令人意外的是,這個猥褻女性的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也有一個女兒。當警方同意重新啟動對這一案件的審理時,“鍋姨”終於換來了為女兒尋回清白的機會。

在跨江大橋,當“鍋姨”被帶走那一刻,風吹起了她散落的頭髮,她看到了自己的女兒,眼神終於不再冰冷,而是釋然。

參考資料:

《專訪《開端》劉丹:紅的是“鍋姨”,熬的是演員》先生製造

《開端“鍋姨”炸出圈了!我們鼓起勇氣採訪了她》南都娛樂

推薦文章  楊冪真是個時尚妖精!男士西裝也能穿出潮流感,細腰長腿超吸睛

《李豐田有多嚇人,寧理就有多驚人》人物

《《開端》開了個好頭嗎? 》娛樂硬糖

《數據解讀《開端》,開年第一熱劇憑什麼是它? 》DT財經

圖源:《開端》電視劇截圖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