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端》一個遺憾一個bug,大結局掉到8分,導演挖完坑平躺可還行?


望穿秋水的等待,終於迎來了《開端》的大結局,最終艱難地守住8分線。

當爆炸沒有發生,觀眾以為循環終於帶著遺憾結束的時候,新的一輪又重啟了。當白敬亭在最後一輪循環中再也叫不醒來…最後這兩集也要把心提到嗓子眼來看。就衝這跌宕起伏的劇情,要是給大結局打分的話,我打8分。扣掉的2分可不是怕驕傲,1分是大結局中的遺憾,另1分是劇情中的bug。

遺憾離場!

前幾天,小編曾預測過概率。該劇的大結局會是哪個走向,主要圍繞循環是怎麼開啟的這個問題。

其一,“精分路線”,就是這整個過程是某個精神病人的臆想,就像《哆啦A夢》的某個結局一樣。

其二,遊戲設定,整個過程就是肖鶴雲的遊戲測試,不斷出現問題不斷修改後重啟。

其三,怪力亂神,不知所云。就像鹿晗和王千源的《在劫難逃》一樣。

其四,沒有交代的結局。有可能故事到結束也不會交代循環是怎麼開啟的,為什麼選擇李詩情和肖鶴雲,到底怎麼結束,設定是怎麼來的。就像楊冪和雷佳音主演的《刺殺小說家》一樣,圓滿結局,卻不給交代。

小編看來,踩中一和三都算爛尾,以二結束算中規中矩,以四收尾充滿遺憾。現在看來,小編也算神預測了,《開端》以第四種方式結尾了。

給無限循環一個合理交代不難,難在又得滿足幻想,又得合理過審,很多時候也是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兩難選擇。而編劇和導演選擇了平躺的方式何棄療。咋說呢,挖個坑不填,自己躺裡面不出來了,任由他人請說去。好吧,有遺憾就有遺憾吧,你是正午陽光,你說了算!

最後一集沒忍住,劇情出現bug!

推薦文章  13次登陸春晚,最紅時銷聲匿跡,“民歌天后”董文華現在怎麼樣?

這個bug其實已經被網友刷屏了,本來在查到王萌萌下車的原因後,趙今麥和白敬亭打算一邊治服鍋姨,一邊用真想說服司機大叔停車的。可到了最後時刻,趙今麥和白敬亭面對瘋狂的司機,竟然對王萌萌隻字不提,直到最後大叔要拔炸藥引子的時候才亮出法寶。這可急死看劇的網友了,催著他倆倒是說呀!

這樣的設定,明顯是故意把最刺激的衝突留到最後,目的是增加更加激烈的戲劇衝突——爆炸的千鈞一發之際,讓女主挽救大家於生死之間。刻意為之的惡俗橋段,扣1分不過分吧。

所幸,瑕不掩瑜,這點bug不影響全劇的質量。

耐人尋味的支線!

《開端》主線的精彩自是不言而喻。這其中的支線也非常的耐人尋味。

農民工老焦見義勇為最大的驅動力是2萬獎金,如果沒有這些獎金激勵,老焦還會不會見義勇為?雖然我們無法知曉答案,但是我們也絕不能因為老焦的內驅動力的“不單純”而批判他功利。

每個人承受著不同的社會壓力,農民工老焦自己生存都成問題,甚至沒有辦法阻止女兒輟學打工。一分錢難死英雄好漢,何況老焦不是英雄好漢,難倒他的也不是一分錢。在這種情形下,為五斗米折腰的都是常人,他沒去乞討,沒有想出賣尊嚴,他只是想“賣命”,我們不提倡為獎金賣命,可作為父親,他也讓人敬佩。

盧·貓之使徒哮喘終結者被光選中的人·迪——當我打完這串字符的時候我都忍俊不禁。真的有這樣的中二少年嗎?不得不承認自己老了,跟劇中的白敬亭一樣,對中二少年叫出這一連串的名字然後一臉疑惑,在試圖請他幫忙協助治服鍋姨的時候,這個中二少年表現出,人二卻不傻的智商,完全不相信白敬亭是警察。

把白敬亭給整懵了,明明“咒語”是對的,怎麼啟動不了這個中二宅男?難道咒語要念三遍?這傢伙上一集也沒說啊!正當白敬亭研究咒語的時候,盧迪自己“啟動”了,原因竟然是,你是不是警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叫出了我名字,還知道我的秘密,我願意配合你!

玉皇大帝耶穌瑪利亞我滴個神啊!這是什麼奇葩腦迴路?

是啊,不管有多奇葩,如果我們試著去理解和嘗試接受者二次元的腦迴路,這中二宅男明明這麼容易相處。如果天底下盧迪的“父母們”也稍微嘗試一下理解他們眼中的奇葩兒子,也許他們過去的相處就不會浪費那麼多時間跟對方敵對了。畢竟,沒有意外能重啟。

推薦文章  34集《親愛的小孩》登陸央視,9位實力派加盟,秦昊又抽到王牌

在年輕人眼裡,包裡帶了各種藥的大媽跟樓上的中二少年一樣不好理解。現實生活中這樣行走的藥箱真有嗎?真有!行將就木的老人以自己的行為方式換取自己的安心,可笑卻也可取。試想,如果趙今麥是真的在公交車上心臟不適,也許大媽的速效救心丸真的能救人一命。

所以,如果我們在公交車上再看到,狹隘的老焦,怪誕的盧迪,可笑的大媽時,不要著急下結論,更不要隨便扣帽子定性,口上積德手下留情,這樣也許會少一個王萌萌事件,也不會有那麼多高壓鍋阿姨和司機大叔報復社會,傷害無辜。

《開端》只有短短的十五集,讓我們看到,芸芸眾生之複雜,沒有誰是完人。可我們的評判卻時常這樣簡單粗暴,就像網絡審判王萌萌的一眾網友,有你有我有他。電視劇雖然結束了,但是帶給我們的思考卻只是一個開端…

2022新年伊始的時候,“尋親男孩”劉學州在發布7000字絕筆長文後,離開了這個世界。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對人生絕望,做出這樣悲痛的選擇

劉學州短短十幾年的生命卻異常坎坷:出生時被親生父母“賣掉”,4歲時養父母意外雙亡,曾被校園霸凌,在尋親成功後卻被“二次遺棄”,更因在網上公開自己被生母拉黑的截圖以及“要求父母買房子”之類傳言,遭遇網暴謾罵。正如他自己所說,承受太多了。

如今能開口說話的只剩下劉學州的親生父母了,他們說出的是真實的情況嗎?如今真相已經變成羅生門,恐怕很難再還原,但是因為親生父母單方面發聲,導致很多看到一面之詞的人,去網暴謾罵他的話卻永遠留在了那裡。大肆謾罵、亂扣帽子、宣洩情緒,網絡暴力真的可以殺人。

這樣的事情貌似層出不窮,每年不知道要發生多次,可是不能因為屢見不鮮,就成了常規現象,網暴一時爽,可失去生命的人卻永遠也回不來。

納蘭澤自媒體編輯部;文|字靈;編|金米粒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