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誕黑尾醬離婚,看來婚姻不值得


有一說一,笑果文化這個公司,是時候找大師給看看了。

畢竟他們「五行缺囍」。

旗下推出的節目,一不留神都做成了拆婚界的行家。

在「方」兩口子這種事上,笑果一直很專業。

害,玄學吧,爾等凡人參不透。

比如阿嬌和賴弘國前腳剛大手拉小手地錄完《吐槽大會》,後腳就一地雞毛、分道揚鑣。

不但拆婚明星嘉賓,笑果在拆婚自家員工方面更是不遺餘力、穩紮穩打、指哪打哪、百發百中。

《脫口秀大會》第二季,脫口秀演員Rock透露自己離婚的消息。

當然比離婚更令人絕望的,是他自剜傷疤地把離婚編成段子,居然一點都不好笑。

《脫口秀大會》第三季,程璐和思文這對睡在上下鋪的兄弟手起刀落鋸了床。

一個繼續坐鎮公司總編劇之位兢兢業業,一個徹底放飛自我迎來事業巔峰。

《脫口秀大會》第四季來了「笑果定律」可能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

這次輪到拿離婚劇本的,是老闆李誕。

一副「別動我員工,有事沖我來」的慷慨之姿。

看看,這就是企業領導班子的擔當、責任感與大格局。

李誕的朋友圈曝光了,他表示自己和典典(黑尾醬)分開有段時間。

知情人透露,兩人在今年年初已經簽署了離婚協議。

仔細想想,3月份就婚變了,攢著8月份節目播出的時候才放出風。

怎麼說呢,這份狠起來連自己都曝的決絕,大概是流淌在資本商人血液裡的本能吧。

/ 01 .

動畫裡都是騙人的,

現實中哪有大雄和靜香?

公眾人物離婚,總能給圍觀群眾輸出「一天一個恐婚小故事」的焦慮感。

別的兩口子離婚,網友會N臉震驚,集體感嘆,然後留下幾句「不相信愛情了,人間不值得」的emo評論。

可人間不值得的原版作者離婚了,網友卻出乎意料地給出了「我早就知道」的反應。

坦白講,李誕和黑尾醬這對夫妻,從結婚開始就瀰漫著一股遲早得崩的氣質。

曾幾何時,他們的愛情故事也曾被吃瓜群眾們帶著一臉姨母笑追更。

大家紛紛調侃,這兩人就是現實版本的大雄和靜香。

確實,無論是長相還是氣場,李誕黑尾醬直接把大雄靜香CtrlC+Ctrl V了。

不能說十分相似,只能說一模一樣。

當初李誕還頂著一頭粉發,親自上陣為自家女友的淘寶店做模特。

整個店鋪,里里外外瀰漫著一股戀愛的酸臭味兒。

他總是給她寫好聽的情詩,她總是滿眼星星地回望著他。

自始至終,李誕的文字都十分悲觀,而寫給黑尾醬的情話,透露著少有的柔軟。

那時候的李誕,毫不遲疑地給予黑尾醬偏愛。

兩人一個才華滿滿,一個顏值逆天,是典型的才子佳人的打開方式。

但隨著時間的發展,《脫口秀大會》和《吐槽大會》成為王牌IP,脫口秀文化在國內日漸升溫,笑果成為行業龍頭標桿。

越來越少人喊李誕「蛋蛋」,李誕晉升為蛋總,一切的浪漫也慢慢跑偏了。

嬌俏可人,歲月靜好的黑尾醬,逐漸揭開了黑料的封印。

步驚雲的同款藍發、社會大哥標配的花臂、曬出的半裸照,都讓人意識到她並不是什麼乖乖女孩。

當然,審美是個人的偏好,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思想,這些沒什麼好爭議的。

真正讓黑尾醬不被網友接受的,是她的「精日」傾向。

她曾親口承認「我本應該是個東京人」。

嗯?大姐你認真的? !

有一次錄製視頻,無意之間露出家裡掛著的「東亞病夫」匾額,讓網友徹底坐不住了。

「東亞病夫」這四個字意味著什麼,抓馬不用多說。

中國人用了多少年,才打破這個刻板標籤?

那句「東亞病夫的招牌,已被我一腳踢開」的歌詞,是國人內心的真實寫照。

在中國,公眾人物可以發揚個性,文藝文化也可以百家爭鳴。

但愛國,是絕對不可跨越的底線。

看看張哲瀚什麼下場?

所以這點上,黑尾醬絕對沒得洗。

那廂的李誕,也不是婚姻裡熟讀男德的好人。

李誕曾被曝出和女性好友酒吧熱吻的新聞,場面十分曖昧。

他和王思聰一起開派對的現場,周圍儘是美好年輕的肉體。

花心風流,亦是實錘。

一個精日女孩,一個花心浪子,這兩個人的婚姻本就難以走到最後。

同一個公司的同事們,也曾在脫口秀的段子裡暴露過李誕的婚姻危機。

思文曾說,「李誕經常找我諮詢離婚的問題。」

王建國曾說,「他和他媳婦鬧離婚,就是我攛掇的。當然,後來兩個人和好如初,也是我極力勸回來的。」

這些細節,無一不暴露著兩人婚姻裡出現過的危機。

抓馬相信,他們也曾努力解決過,但最終的結果,卻是共同簽署了一紙離婚協議。

/ 02 .

上頭的時候是真的,

下頭的時候也是真的

李誕和黑尾醬愛過彼此嗎?當然,這點無需質疑。

從靈魂契合度和性格調性來說,他們真的挺搭的。

李誕曾在書中寫道,典典遇到他之前一直打算自殺,而他也是。

兩人在一起,算得上是抱團取暖,互相救贖。

書中有他的告白:「我只知道,你非要死的話,咱倆就一起。」

李誕從不掩飾自己對婚姻的排斥,他不止一次說過婚姻不是自願所為。

可他卻在書中寫道:「無論我多麼討厭婚姻,跟你在一起總是對的。」

至少在那一刻看來,這比說一萬句「我愛你」都更有分量。

上頭的時候情比金堅,下頭的時候也真心真意。

兩人結婚的真相,其實是李誕喝多了求婚,第二天醒酒了不想認帳,是黑尾醬說實在不行再離,他才同意。

相關文章  你不知道的十二星座小秘密(二)

他結婚的前提,原來是必須離婚要有後路。

後來李誕也曾說過,如果有一天她死了,他不會跟著自殺,只會苟活,然後重新找一個。

嘖嘖,把虛偽的本質說得如此坦誠。

李誕一定是個才子,可他一定不是一個好愛人。

他活得擰巴又極度內耗。

一方面販賣佛系,一方面卻上了所有能上的綜藝,賺了所有能賺的錢。

他自認是藝術家,看不上非常功利的商業行為,卻一手把《吐槽大會》變成了明星的洗白大會。

一會自卑,一會自大。一會清高,一會庸俗。既不接受自己,也不接受社會。

他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而是一個有著經商天賦的資本家。

之所以如此,與李誕的成長軌跡分不開幹係。

李誕出生在一個內蒙古的普通家庭,因為喝不到乾淨的水,所以他的牙口一直都不好。

從很小開始,他就自認為與身邊的人都不一樣。

別的小孩玩泥巴打陀螺時,他讀米蘭·昆德拉的小說,幻想自己成為不被世俗約束的文人墨客。

早慧的他不願好好學習,相比課本,他更痴迷於日本頹喪文學和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學作品。

高考失利後他選擇復讀,去到一所南方的大學。

他依然看不上周遭的生活,不喜歡任何大眾低俗的娛樂,幻想自己前往烏托邦般的世界。

那時的他已掩蓋不住文學上的靈氣,在社交平台上寫寫自己的隨筆。

有網絡大V花錢請他轉發微博,他瞧不上,果斷拒絕。

他將其解釋為——「這是我人格上的潔癖。」

後來他去了文藝工作者的理想國——《南方人物周刊》。

當時的主筆易立競,看都不看他一眼。

直到有一天,他在報社的電梯裡親耳聽到同事們如何討論用關係解決回家車票的問題。

那一刻,他心中的烏托邦崩塌了。

原來理想主義,放在現實面前就是狗屁。

之後的他,開始承認自己的慾望,並與慾望握手言和,並坦言自己只想活在流於表面的淺薄裡。

現在的他,把圓滑和世故拿捏得爐火純青。

李誕太懂這個圈子裡的規則了。

他甚至可以轉頭去勸許知遠不要總說真話,因為那樣會少賺很多錢。

喜歡他佛系,追捧他通透的朋友們,你們是時候想一下自己是不是被人設給騙了。

/ 03 .

自古才子多風流,

風流不該是遮羞布

李誕的多情,印證了「自古才子多風流,才子定是多情郎」的老話。

好像有才的男人,都有著海王的本性。

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蔡瀾,在節目上被問到底交過多少個女朋友。

他笑笑回答,一年一個總不為過。按這個數字統計,他至少交過60多個女友。

許知遠甚至向他討教追女生的方法,蔡瀾則大方表示:

「追女友是需要練習找感覺的,怎麼練習呢,那就是什麼也別挑,醜的你也談過了,漂亮的那也跟著過來。」

當時的畫面,像極了遊戲高手向遊戲小白普及打boss的秘訣。

女生在他們眼中,更像是證明男性雄風的戰利品。

就離譜。

李敖曾這樣形容陪他度過最艱難兩年的劉會雲:「知我最深,護我最力」。

遇見胡因夢之後,李敖對劉會雲說:

「我非常愛你,而且愛你是百分之百,但現在來了一個千分之一千的胡因夢,你說怎麼辦?」

於是他坦坦蕩蕩、大大方方地迎娶了胡因夢,劉會雲心碎出局。

和胡因夢的婚姻也僅維持了幾個月。

離婚後,李敖說讓他離婚的原因是他沒想到原來女神也會放屁和便秘。

? ? ?

所以李敖先生,請問你是貔貅,只吃不拉對嗎?

淦,這是抓馬見過最不要臉的離婚理由。

許知遠被問到選擇怎樣一種死亡的方式,他選死在女人身上。

鄭鈞說年輕時候總能帶著不同的女孩跟自己睡覺,喝醉了第二天醒來都得好好想想自己在哪。

黃磊在節目中說鄭鈞和高曉鬆的不靠譜,果然,只有男人更懂男人。

這群人天賦異稟,才華無限,但同時也薄情寡義,邊走邊愛。

他們有一個共性,那就是對他人苛刻,對自己包容。

每個人都能對這個世界抱有滿腔憤怒,恨生不逢時,恨眾生愚昧,恨人情冷暖。

可箭頭迴轉,卻能對自己的每一次失格亦或失德都找到一個完美的藉口。

說白了,他們更愛自己罷了。

有才華的人比比皆是,但不是所有人都是渣男。

同為才子的李健,可以讓老婆一輩子活在童話之中。

大導演賈樟柯,所有電影的女一號都是自家媳婦。

拿到終身成就獎的李安,結婚30年都不跟太太吵架。

不用拿才華當風流的遮羞布,風流的本質,永遠源自浪蕩的本性。

最後用李誕公司同事的一段話做結尾,許多渣男都曾用過同一個分手話術:

「她一點都不了解我。」

拜託,她如果真的了解你,又怎麼會愛你呢?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