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芳心蕩漾》導演劉紫微:抓馬外殼下是對現實的隱喻


自《歡樂頌》開啟“她”劇集的“流量密碼”之後,都市女性題材劇就開始了不斷開拓和挖深細分市場之路。大多女性題材劇中,女性事業的成功總是伴隨著男性的身影,對於情感主導權的描述幾乎也處於弱勢一方。

近期,愛奇藝“拾光限定狂花系列”《芳心蕩漾》徹底將女性支棱起來,面對生活愛情和生活,女性不再是香豔的獵物,而是主動出擊的獵人。年下戀、小奶狗,持靚行凶又怎樣,空虛寂寞根本不存在,姐姐怎麼開心怎麼來。 《芳心蕩漾》用輕喜劇的方式去拆解女性話題,故事情節雖然有些抓馬,但勝在輕鬆愉悅。導演劉紫微表示,“我們就是要反其道而行。”看似抓馬搞笑的背後,其實也蘊含著許多對現實的思考。

愛情的打開模式不只一種

《芳心蕩漾》講述了20、30、40三個年齡不同、性格迥異的主人公身處人生困境,在背叛、欺騙、陷阱面前,她們用真誠和堅持突破了生活的瓶頸,迎來了人生的高光時刻,遇見了更好的自己。劇中話題看似沉重,但整部的基調卻是歡樂的,導演劉紫微表示整個故事的靈感來源,都是大家一同商量出來的,“劇本的創作過程中,我們會議室總是在笑,因為是喜劇愛情片嘛,大家都是比較輕鬆愉悅的,這種氛圍感也一直延續到了後期拍攝,整個拍攝過程現場的氣氛也非常好,大家的創作慾望都很強烈,不斷有新的想法出現。”

三位不同年齡層的女性匯聚一堂,上演了三段抓馬愛情故事,呈現了當下多維的女性生活圖景。 40+的張帆是個典型的職場女強人,經歷過一次失敗婚姻的她,一心專注工作,一次法國意外邂逅了同事的兒子,於是開啟了一段姐弟戀;30+的潘曉晨與男友交往了7年之久,當初為供男友上學選擇了掙錢多的保險行業,一心一意想要和男友結婚,不僅被男友算計,還要被迫配合上演“公費出軌”戲碼;20+的羅瀟瀟在戀愛腦和清醒之間反复橫跳,在兩位親兄弟之間來回周旋。

這個“抓馬”的設定,讓《芳心蕩漾》和市面上其他的女性群像劇相比,有了明顯的辨識度。或許正因為這是一部非傳統意義上的女性劇,也讓導演劉紫微在創作時擁有更多發揮空間,“因為這部劇不是現實流的劇集,所以在呈現上我們會稍微大膽一些,為什麼做女性群像一定要去討論一些所謂的熱點話題,愛情打開模式為什麼要受年齡限制,作為一部12集的短劇,《芳心蕩漾》的風格化就是最大的亮點了。”

抓馬外衣下包裹現實內核

雖然《芳心蕩漾》以抓馬、搞笑的外殼吸引觀眾,但實則內裡藏著對當下現實問題的探討。比如,所謂的焦慮完全來自於自身、愧疚是一種廉價的情緒,以及什麼事情都沒有快樂重要等等,而這些對現實的探討,讓觀眾在看劇的同時也能反思自己的狀態。

該劇雖是以女性為主,但在對於情感問題的探討上卻是處於中立層面,沒有因為性別主導而刻意偏向女性。 “所有事情的發展沒有偏向,就是就事論事,畢竟好的情侶相處模式怎麼樣,從來都沒有一個絕對的標準答案,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世界上很難有絕對完美的情侶相處模式。”

而對於三位女性的刻畫上,導演劉紫微希望每一位女性都是立體多面的,“比如秦嵐扮演的張帆,看起來是一個事業有成、成熟的大姐姐,其實她也有很少女心的一面;藍瑩瑩扮演潘曉晨,看似很努力很上進,工作上喜提銷售冠軍,生活上運籌帷幄,但也有很脆弱的一面;鄭合惠子扮演的羅瀟瀟,看著是個小鳥依人的甜妹,但她也有酷女孩的一面。”

12集,三條故事線,所有的人物、主場景都被擴大了三倍,劉紫微感慨自己彷彿拍了3部劇。在演員的選擇上,她相信一眼直覺,在開機之前,雖然見了三波演員,但在選定三位女主角時,卻異常的清晰且堅定,“秦嵐、藍盈瑩、鄭合惠子就是我們的第一選擇。秦嵐外表看著溫柔美麗大方,其實她私下也有可愛有意思的一面,這些特質在劇中也完美呈現了出來,我覺得藍盈瑩挺貼合潘曉晨的,惠子也和羅瀟瀟很像。這三個角色都會讓人覺得,很像之前的她們,但是觀眾看著看著,又會覺得她們和之前完全不一樣。”

女性題材劇可以是多樣性的

聽到劉紫微這個名字,首先讓大家想到的應該還是她的上一部劇《白色月光》,該劇也是一部女性題材的作品,當時收穫了不錯的口碑和播出成績。與《芳心蕩漾》的創作方式一樣,劉紫微表示《白色月光》的劇本也是和大家從一同討論出來的,然後再慢慢形成了一部完整的劇本,最終拍攝完成和觀眾見面。 《白色月光》的創作班底幾乎都是女性,包括製片人、導演、編劇,甚至後期的剪輯指導,“《芳心蕩漾》的製作班底和《白色月光》差不太多,所以大概率我可能比較適合跟女性合作。”劉紫微說。

其實在《白色月光》前,劉紫微也有過一部作品,那就是《我心雀躍》。該片曾在FIRST青年電影展上提名了最佳劇情片獎。從《我心雀躍》到《白色月光》再到《芳心蕩漾》,劉紫微目前的三部作品都是女性視角,只不過三部作品走了完全不同的三種風格,文藝片、懸疑片、輕喜劇。在風格上,劉紫微表示從來沒有想過要將自己框在一個類型上,“選擇女性題材只是因為我本來就是女性,會比較擅長這類題材,我覺得女性題材可以有多樣性的表達,我也一直都想嘗試這種創新的浪漫輕喜劇的,在《白色月光》的時候就很想嘗試,《芳心蕩漾》讓我實現了這個願望,所以整個拍攝過程都很快樂。”

鮮明的畫面色彩、爵士風格的配樂,《芳心蕩漾》開場就用視覺和聽覺將觀眾給調動起來了,但讓人摸不著邊際的愛情故事,讓《芳心蕩漾》充滿著一絲懸浮感,面對網上“抓馬、狗血”等評價,劉紫微表示完全能接受,“拍得有意思,看的人歡樂,不就好了,我一直不覺得狗血是貶義,一部劇,怎麼能用一個詞就給它概念化了呢?”

在緊湊的劇情推動下,《芳心蕩漾》很快便迎來了大結局。而在《芳心蕩漾》之後,愛奇藝“拾光限定狂花系列”還有三部待播劇,分別是單親媽媽治愈情感的《燦爛的轉身》,展現老年女性逃離家庭生活的《外婆的新世界》,以及聚焦醫美行業的《女人萬歲》,以不同視角展現當代女性多樣性,相信屆時也能帶給觀眾更多不一樣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