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三角穩定創作再突破,開播大驚喜,這國劇常青樹太罕見


又玩偷襲。

Sir現在每天起床打開豆瓣影音區,就像開盲盒。

今天有誰?

哦沒誰。

明天有誰?

臥槽!

中了,中了大的。

崑崙神宮

Sir很早就期待拉滿了。

上一部開播時據說就快拍完,幾個月前說要播,一直拖拖拖,後邊大家都犯嘀咕:

尺度太大了?調整太多了?

老粉還是願意等。

畢竟這個版本的改編,從《怒晴湘西》《龍嶺迷窟》《雲南蟲谷》一步步過來,肉眼可見質量穩如狗。

潘粵明、張雨綺、姜超,主演鐵三角。

尊重原著的創作團隊。

還有數量龐大的書粉劇粉明星粉熱度打底。

但。

穩定,意味著創作上更難突破。

所以Sir這次還是有點沒料到。

開播一整個大驚喜。

不整虛的,開播三天,豆瓣開分,8.2,8.3,眼看還在漲……

興致來了。

好劇難得,把好劇做成“系列常青樹”在國劇市場更是罕見。

它,憑什麼?

01

Sir能想像粉絲開播前的激動。

可能新讀者不知道,作為小說第一部最後一本,《崑崙神宮》不只是簡單一個收尾,一個結局。

更是“壓軸”。

不論場景轉換,還是怪獸種類,它都堪稱《鬼吹燈》系列佼佼者。

仙女湖、輪迴廟、尕則布清、藏骨溝、龍頂冰川、風蝕湖、九層妖塔、惡羅海城……

雪狼王、白鬍子老魚、條紋鯖魚、大浦鬼蟲、雪紅花、吸血水母、白鬍子魚陣、大球蝦、火蜥蜴、白猿、冰晶蟲……

一環又一環,目不暇接。

於是刷劇第一問——視覺化,夠刺激嗎?

Sir初看印象最深刻的,還不是那些獵奇的異獸,緊湊的動作戲。

而是團隊在道具和美術上依然和以往一樣用心,甚至比以往更“重口味”。

比如食罪巴魯的特效面具,洞窟裡冰屍的妝容打扮,都有幾分恐怖片氛圍了。

前方小高能。

3.

2.

1.

△ 源自鬼吹燈吧

然而,Sir更享受的卻是視覺設計中不那麼顯眼的環境渲染。

先看大場景,有鐵棒喇嘛祈福的仙女湖,古拉羅遺址上的輪迴廟。

前者雖然只暫時呈現幾分鐘。

可就這幾分鐘。

風景、風情、風俗,實拍質感在線。

鏡頭拉近,Sir又沒忍住多看兩眼。

沙寶亮飾演的鐵棒喇嘛出場,黑紅面色與粗糙雙手,一看就是專門打造高原地區長期生活的狀態。

再到戈壁灘上古拉羅遺址,穿越冰火兩重天。

檢驗特效的時候到了:

漫漫黃沙中高聳的古城遺址,讓行進在山道間的主角團一行人顯得過於渺小。

鏡頭再緩緩升起,直面峭壁。

好嘛。

哪是什麼古城,分明一座會“吃人”的沙漠之墳。

不是Sir在瞎比喻,也不是鏡頭瞎炫技。

這明顯對應十多年前一樁舊事。

胡八一出場首個畫面就是在土裡。

先伸出一隻手,再露出一個頭,差點被活埋。

怎麼如此狼狽?

先不劇透,但可以提示這段劇情跟整季故事都有關聯。

值得細品的是,這段戲導演特意設計了一條長廊。

中年胡八一掙扎著穿越時間、回憶,和遺憾。

最終迷失。

挑逗觀感的視覺,持續給觀眾敲響警鐘。

前方危險。

迷宮也好,神宮也好。

它貪嗜的不僅是肉體,還有你的靈魂,你的過去,你的未來。

這不是一部讓你會有安全感的作品。

02

從《龍嶺迷窟》開始,製作團隊不止一次在採訪中說過。

盡可能實拍。

黃土高坡,熱帶雨林,再到雪域高原。

當然,如果僅僅是製作層面優秀,《崑崙神宮》只能算得上穩定發揮。

突破在哪?

人。

具體點說,是實力與主角團匹配,可能更強的反派。

過往幾部改編,為打破“鐵三角冒險”敘事線過於單一的問題(因為小說原著一般就仨人),編劇會為配角寫新支線。

比如像《龍嶺迷窟》里馬大膽等一群外強中乾的土賊,攤開各種人性弱點。

但可不管做得再好,還是感覺跟主角們不在一個層次。

《崑崙神宮》不滿足。

原著中,香港商人明叔一行人的加入,讓這個故事有了新的看點。

因為除了與古人鬥,與大自然鬥,這回的鐵三角,還得與這幫心懷鬼胎的同伴鬥。

與人鬥,其樂無窮,更其“患”無窮。

隱患的患。

請來香港老戲骨湯鎮業演雷顯明(明叔)這個決定真的絕了。

原著裡沒細寫明叔長啥樣,只說,“香港商人,五十歲出頭,又矮又胖,自稱明叔,一上來就大套近乎”。

但在劇中,他一出場,Sir的反應是:

臥槽,這就是明叔啊。

原著裡明叔是什麼樣的人?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見過大風大浪,不見兔子不撒鷹的老江湖。

整個崑崙行程中,時時刻刻都想著從胡八一身上撈好處、佔便宜,關鍵時刻賣隊友毫不眨眼。

因此別看劇中明叔出場的熱情勁兒。

導演在明叔進門前專門給了特寫:

聽著胡八一的分析,他背起手,步子放緩,捏著手串,活動脖子。

腦子裡在盤算事。

而身體,在“入戲”。

什麼戲?

第一幕苦情戲。

主角問起為啥要去崑崙。

他不說話,先起範兒,頭一低眼睛一沉,慘啊!

一出孝子千里為父母合葬的戲碼,七情上面。

這一段拍得很有意思。

明叔剛想醞釀情緒,胡八一他們完全不按套路來,對眼前的飯菜端上來就大快朵頤,顧不上聽他說。

差點亂拳打死老師傅。

搞得明叔很尷尬。

看起來很喜劇的場面。

仔細想,是胡八一他們真不懂禮數?

嗐,已經鬥起來了。

鬥法貫穿整個崑崙之旅,按照書中胡八一的話,他們之間是“合作,但保持距離”。

劇中表現更曖昧。

暗里斗得不動聲色,表面演得龍飛鳳舞。

總之突出一個看破不點破,喜劇意味和懸疑色彩反复橫跳。

而真到關鍵時刻。

也是劍拔弩張,撕破臉就在下一瞬。

Sir有一說一。

不論是虛偽貪婪的外表,還是翻臉不認人的大佬氣質,亦或者徒有其表的暴露本性。看這種香港老演員飆戲,就是舒服。

如果說《鬼吹燈》系列的過去,是探險,打怪,是武鬥。

那《崑崙神宮》這回的新看點,就在文鬥的勾心鬥角上。

這麼說吧。

明叔選得好,這劇基本就穩了一半。

03

還有一半呢?

新導演,蔡岳勳,類型片一把好手。

新人事新作風。

最明顯的調整,節奏加快。

一集出明叔,三集出食罪巴魯,原著中很多前史都被帶過。

這不是簡單刪減。

以開場那個雙重夢境舉例。

用回溯的方法,展現胡八一內心的恐懼與傷痛:

當初救同伴而不得,如今救自己而無方,最後連最樂觀的胖子也死在面前無能為力。

那是一種什麼心情?

別看這是劇中第一幕。

實則,開端對照終局。

花絮裡導演給胡八一講戲,講到他驚醒時的反饋。

潘粵明自忖胡八一的第一反應,甚至不該是劇中的摸臉,而是過去抱抱胖子:

還活著真好。

改編巧妙在於。

把一些枝蔓劇情化作主人公的心結,分佈在夢境和一些台詞裡,既不傷害文本完整性,又有效降低故事門檻,化繁為簡。

還有胡八一和鐵棒喇嘛的聊天內容。

對話提到的大個子和格瑪,就是當年在大鳳凰寺受傷的同伴。

小說粉絲能很快get,普通觀眾也不會太深究。

這些改編,是創作團隊在平衡原著粉和新觀眾的摸索和嘗試。

隨著節奏加快,另一個提高的地方,是娛樂性。

又是另一種平衡:

驚悚與喜感。

《崑崙神宮》運用了許多恐怖片拍攝手法(別怕,只是手法而已)。

踏入輪迴廟,節奏突然一降,用音效和打光給觀眾加壓,配合第一人稱鏡頭探廟。

雖然隔著屏幕。

可鏡頭每拐一個彎,Sir都要屏住一次呼吸。

另一邊。

食罪巴魯出場,先cue到了阿香的陰陽眼,再魂穿怪獸視角。

滿屏血色猩紅。

與其說嚇人,不如說,導演是在積累情緒壓力。

鬼吹燈吸引人向來不靠一驚一乍,而是劇情牽引出的自我代入。

當然不能一直驚悚,一直加壓。

喜劇元素,像是釋壓的“閥門”。

胖子插科打諢到了這一部裡更加嫻熟,再搭配金爺滿口損人京腔。

被嚇怕了?

行,立刻給您演上一段古墓漫才,居家相聲。

玩笑歸玩笑。

相比於上一部,這一部胖子戰鬥力也得到恢復。

打食罪巴魯時,一屁股差點終結了比賽。

至於像明叔自己說話打臉。

像第四集的韓淑娜搞笑犯蠢。

讓整個戲少了很多苦大仇深,多了一些輕鬆愉悅的設計。

當然,絕大多數人還是衝著摸金三人組來的。

潘粵明版的胡八一,張雨綺版的雪莉楊,姜超版的王胖子。

國劇史上最穩固鬼吹燈三人組之一。

考慮到後面還有《南海歸墟》《巫峽棺山》的合作,“之一”應該都能去掉。

穩定,恰是國劇市場眼下稀缺的特質。

熟悉的粉絲應該知道,鬼吹燈系列版權問題曾經有多混亂。

如今,卻能夠保持一個持續進步的創作團隊,一個穩步累積觀眾緣的卡司組合,幾乎以一年一部的速度,成為近百集的系列。

Sir不說是奇蹟。

至少在變幻莫測的內娛,在爭相掙快錢的影視圈,做到這樣並不簡單。

不靠流量明星博一時眼球。

不靠跟風模仿的爆款餘熱。

靠的,就是對內容的專注,以及內容所獲得的市場反哺。 Sir仍記得系列第一部面世時並不被看好。

連粉絲都說,鬼吹燈拍爛了,胡八一老了……

Sir如今也認為,《崑崙神宮》仍有進步空間,而且只要係列還在拍,就必然會有某方面的進步。

因為它選擇了一條比別人更難的路。

而要在這條路上走下去,走得穩,自然會練就一副比別人更強壯的筋骨。

所以Sir慶幸。

像《崑崙神宮》這樣的“異類”被市場、被觀眾留了下來。

Sir也可惜。

它本不該是異類。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