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晚期孕婦冒死生子,離世後4年,丈夫再娶,孩子送人


2015年,上海某醫院的病房裡,一名女子斬釘截鐵地面對眾人說道:“如果你們再勸我放棄孩子,我馬上就從樓上跳下去。”

這名女子名為張麗君,時年26歲,彼時,在她身上,有著兩個身份,第一個身份是已經懷胎數月的準媽媽,第二個身份,則是一名胰腺癌晚期的重病患者。

在面臨生與死的情況下,她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後者,置死地而後生,只為生下肚子裡的孩子。

“我已經活了二十六年的時間,而我的孩子,連一天都沒有見過這個世界。”

孩子順利出生,但張麗君也錯失最佳的治療時間,2016年11月,在孩子未滿一周歲時,遺憾離世。

這個犧牲自我、無私奉獻的母愛故事,被一檔觀察紀實類節目所記錄,一經播出,在網絡上得到了很大的反響,讓許多人都為之潸然淚下。

但,僅僅4年後,有網友爆料,張麗君的丈夫就選擇了再婚,甚至還將張麗君犧牲自己生下來的孩子過繼給了親戚。

此事一發,讓所有人都感到不可置信,很多網友對張麗君的丈夫進行了口誅筆伐。

但,事情的真相,真的如此嗎?

張麗君下定決心生下孩子時,又有著怎麼樣的故事呢?

張麗君與韓詩俊的婚紗照

悲從喜來

2015年10月,上海的一個普通家庭裡,發生了一個驚天噩耗,由此,開始了一個悲傷的故事。

主人公,正是我們前面說到的張麗君。

2015年5月,新婚剛剛一年的張麗君和丈夫韓詩俊帶給全家一個好消息——張麗君懷孕了。

聽到這個消息,一家人都很高興,婆婆公公每天噓寒問暖,老公韓詩俊承擔起了家裡的全部工作,所有人都在期盼著家庭新成員的誕生。

對於張麗君來說,那是一段短暫的但又幸福的日子,她像所有的母親一樣,對於這個尚未到來的生命準備好了所有的佈置,買嬰兒用品,買嬰兒衣服,挑選嬰兒床,她沉浸在即將成為一個母親的幸福當中。

從懷孕開始,她從未落下哪怕一次可以見證孩子成長的時刻,定時去產檢,在b超圖前流連忘返,傾聽孩子強有力的動作:“想到自己馬上就要成為一個母親,讓我覺得很幸福。”

但,意外與打擊總是來得毫無預兆。

2015年10月份,再次進行產檢的張麗君,突然被醫生告知,自己的胰腺部位有著很大一塊陰影。

B超無法準確判斷出為何產生,建議張麗君去胰腺外科,對身體做一個詳細的檢查。

當時,張麗君身體上沒有出現什麼不適,所以對檢查結果並不擔心,但等檢查結果報告出來後,張麗君只覺天像關燈一樣暗了下來——胰腺癌。

張麗君記得,拿到檢查結果報告後,她雙腳發抖,身體無力,連站都站不穩。

然而,實際情況還要更嚴重,醫生向這一對即將成為父母的年輕夫婦表示:“胰腺癌已經到達晚期,腫瘤的情況和麵積也較為特殊,應當馬上進行手術。”

胰腺癌,在所有的癌症種類當中,被人稱之為“癌症之王”,因為此病具有很長時間的潛伏期,早期若不仔細檢查,很難被檢測出來。

但一旦被發現確診,就有極大概率是胰腺癌晚期。

而胰腺癌又是治愈率最低的癌症之一,完全可以說,一旦被確診胰腺癌晚期,那麼一個人就已經宣布了“慢性死亡”,對於家庭,也有著致命性的打擊。

短短三句話,卻是如此殘酷,讓這一對剛剛開始新婚生活的夫婦面臨著人生最嚴峻的挑戰。

但兩人還未從巨大的震驚與悲痛中緩過來時,醫生又宣布了一個讓人崩潰的消息:“若要進行手術,根據您體內的腫瘤來看,需要對孩子進行取捨,請盡量不要耽誤太久的時間。”

如果張麗君選擇進行手術治療,那肚子裡的孩子就必然要放棄。

聽到此話,張麗君再也堅持不住,哀號一聲,跪倒在了地上。

後來,在張麗君自述中,她不止一次地表示:“當時聽到醫生宣布這個消息,我很恨自己,自己為什麼這麼沒有用,連生下孩子的時間都沒有。”

有人說,人生在世,所有事情拆分起來,可以分成兩種,一半是喜,一半是悲,但年僅26歲的張麗君,只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就體驗到了世界上最極致的喜和悲。

她說:“從那天起,很長一段時間後,我心裡的燈再也沒有亮過。”

義無反顧

確診後,家里人一直勸導張麗君,放棄孩子,保住自己,之後等到身體康復,還可以重新再要。

張麗君則始終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有時一連兩天都不出門,任憑親人們如何呼喚。

她明白,胰腺癌不同於其他的癌症,悲觀點說,到了晚期,壓根就沒有治癒的可能。

醫生建議的手術,也僅僅是賭上生命的孤注一擲,術後的存活率低到讓人沒有希望。

張麗君的丈夫韓詩俊同樣陷入極度的痛苦之中,一面是自己尚未降生的孩子,一面是自己病榻之中的妻子,作為一個男人,他體驗到了無能為力的感覺。

在這期間,為能讓張麗君恢復心情,他辦理了長期停職,每天為張麗君準備三餐,費盡心思只為博張麗君一笑,只有等到夜晚,才會對著月亮,流下難過的眼淚。

幾天后,封閉自己的張麗君終於從房間中踏出來,家人們很振奮,認為張麗君終於下定決心,將孩子拿掉。

然而,張麗君卻做了一個誰也沒有想到的舉動,她換好衣服,翻出之前做過的b超片子,對丈夫韓詩俊說:“今天到了做孕檢的日子。”

原來,張麗君自始至終都沒有想過要放棄孩子,在封閉自己的幾天裡,她在想的都是如何能保住孩子。

韓詩俊發楞片刻,反應過來,抱住了張麗君,聲淚俱下地說:“比起孩子,我更不願意失去你。”

隨後,婆婆、公公、媽媽、爸爸等全家親戚都來勸她,現在將孩子引產,等到身體康復,再生也不遲。

張麗君的媽媽表示:“如果要生,她的身體沒辦法再承受手術,會很危險,沒有哪個小孩願意一出生就沒了媽媽。”

但在張麗君的想法裡,她認為,這樣對待一個孩子太過殘忍,一個新生命,卻不能看這個世界一眼,對她來說,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很快,勸導成為了爭吵,最後,情緒崩潰的張麗君義正辭嚴地表示,如果家人執意讓她引產打掉孩子,那麼她寧願從樓上跳下去,和孩子一起死去。

聽到這句話後,家人們不敢多言,而是背地裡找到張麗君的丈夫韓詩俊,想讓他再度勸勸張麗君。

當天晚上,韓詩俊站在陽台上,回想起過去和張麗君種種美好,潸然淚下。

一直以來,張麗君在他眼裡,都是一個很軟弱很善良的女孩,在家裡,她會撒嬌,她會抱怨,會躺在他的懷裡睡覺,像個小朋友一樣;在社會裡,她對人誠懇,溫和有禮,還很感性。

但這一次,在明知自己不剩下多少時間時,她卻一改之前的軟弱,態度變得堅定,把孩子生下來的願望甚至比留住自己的生命還要迫切。

這應該是她唯一的心願吧。

如果這樣張麗君會快樂,那他應該支持。

想到這裡,韓詩俊敲開張麗君的房門,張麗君背對著她,身形是如此地瘦削,韓詩俊心疼地說:“麗君。”

張麗君的語氣則很冷淡:“如果你要說孩子的事情,就請你出去吧。”

韓詩俊眼淚流了下來,他抽了抽鼻子,長呼一口氣,聲音放大幾個分貝:“我聽你的,咱們生下來!”

張麗君猛地轉過頭,詫異地看著韓詩俊,眼淚從她的瞳孔中滑落,他一個箭步撲了上去,抱著韓詩俊大哭不止。

韓詩俊溫柔地撫摸著張麗君的頭,細聲說道:“生下來。”

偉大的誕生

2015年12月,上海某醫院婦產科外,出現了很奇怪的一幕。

本是婦產科的病房裡,站滿了一群胰腺外科的醫生,他們來到這裡,是為了一個特殊的病人——張麗君。

在得到丈夫韓詩俊的支持後,家里人也同意了把孩子生下來這個決定,隨即,張麗君便搬到了醫院。

在此期間,張麗君孕檢、體檢兩不誤,病房裡的孕婦聽到張麗君的故事後,紛紛舉起大拇指,佩服地說:“這是一個偉大的母親。”

在節目組進到醫院跟踪拍攝期間,張麗君的胰腺癌主治醫師向記者說了很讓人感慨的一件事。

那是在張麗君確診胰腺癌的當天,醫生宣布過病情和手術計劃後,張麗君又跑到了辦公室裡,問了醫生一個問題:“我的這個胰腺癌,會不會傳染給孩子。”

醫生回复:“胰腺癌不同於其他癌症,不會傳染,寶寶不會受到影響。”

醫生說,在等到答案時,能夠明顯看到張麗君笑了一下,看起來如釋重負。

張麗君在剛剛確診的當下,第一時間擔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孩子,可見,張麗君對於孩子的看重有多麼地深。

知道張麗君選擇生下孩子再進行手術後,醫生一方面對張麗君敬佩的同時,一方面提出擔憂,如果再拖下去,風險極大,所以孩子不可能等到足月生產,需要提前生產,權衡過後,醫生給出最晚時間——孩子七個月左右大的時候。

雖說是七個月左右,但其中也有很多的變數,如果在滿七個月時就進行剖宮產,手術過程可能會比較艱難,孩子的身體狀況也不敢保證;如果在七個月又一個星期進行剖宮產,手術情況就會樂觀很多,孩子存活率也能大大提高。

但事實是,以張麗君的身體狀況來看,應當是越早生產越好,她的身體已經不能再拖延下去。

很快,到了2015年的12月,孩子滿七個月時間,婦產科科室以及胰腺外科科室的醫生們共聚張麗君的病房,等待張麗君的決定。

在當時,張麗君已經明確感受到了身體的危機,她很猶豫,她想讓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出生,又不想讓自己的生命終結在26歲。

在持久的思想爭鬥中,張麗君流著淚做出決定——即刻進行剖宮產。

“我愛我的孩子,但我不想死,我還沒有偉大到把自己的生命放棄,我才26歲。我想把孩子生下來,進行手術,能多陪伴孩子一年就多陪伴一年,我不想讓我的孩子出生後就沒有媽媽。”

得到準確答復後,婦產科醫生立即著手準備,所有人對這件事都很重視,對於醫生們來說,他們接生的,並非只是一條生命,也是一個媽媽的希望。

12月3日,醫院安排張麗君進行剖宮產手術。

所有人都知道此次的手術非同小可,提前三個月出生的嬰兒,身體發育尚未全面,身患胰腺癌的張麗君,又有著許多的隱患,但除了祈禱與祝福,一切只能靠張麗君和孩子。

在全體人員的焦急等待之中,小籠包順利出生了。

而進行完手術的張麗君,睜開雙眼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見自己的孩子。

在看到孩子的第一眼時,張麗君流下了感動的淚水,她微弱地在孩子的臉頰上親了一口,幸福地說:“真好。”

小籠包的健康出生,給了張麗君極大的勇氣,12月9日,在休息了六天后,她就回到了胰腺外科,信心十足地等待著手術。

但就在醫生們對張麗君進行術前檢查時,發現了一個不可逆轉的改變,而這,也威脅到了張麗君的安全。

當天晚上,醫生找到韓詩俊,很長時間的沉默過後,醫生說:“結束手術吧。”

韓詩俊瞪大了雙眼,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句話,手足無措地問醫生:“為什麼?”

此時,醫生眼中也泛起了淚花,他告訴韓詩俊,張麗君的病症已經升級為胰腺印戒細胞癌,在過去的十年,2000位胰腺癌患者中,張麗君是唯一一個。

對於這種病症,手術已經回天乏術,再無治癒的可能,她的生命隨時可能終結。

韓詩俊聽到這個消息,再也不能控制自己,在辦公室裡放聲大哭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老天到底為什麼要把這種噩耗降臨在自己的家庭裡,韓詩俊哭得難以抑制,他明白,他和張麗君人生的分岔路,馬上就要來臨。

活在當下

張麗君26歲這年,感受到了人生中的大喜大悲,但是,悲卻遠遠要比喜的衝擊力更大。

在得知治愈無望後,她搬離了醫院,回到了家裡,她想在最後的時間裡,陪伴愛人韓詩俊以及孩子小籠包最後一段時光。

她因為化療,掉光了自己所有的頭髮,韓詩俊哭著安慰她:“別擔心,以後會長出來的。”

而張麗君則哭得不能自已:“還能長回來嗎,以後還能回來嗎?”

韓詩俊恍然發現,張麗君仍然是個愛美的女孩,她才26歲。

在這期間,張麗君給小籠包錄製了18段視頻,韓詩俊答應張麗君,小籠包每年的生日,都會拿出來給孩子看。

在生命的最後時間,張麗君還有一個心願,和丈夫韓詩俊一起去旅遊。

之前,為了給張麗君治病,家里人把房子賣了,積蓄也花個精光,但為了能讓張麗君滿足心願,韓詩俊四處湊錢,湊到了一筆旅遊基金。

2016年春節過後,韓詩俊便帶著張麗君出國旅遊,在旅程中,兩人迎來了兩週年紀念日。

當天,韓詩俊在燭光晚餐的映襯下,向張麗君深情告白,兩人在人群的注視中,擁抱了很久很久。

2016年8月,兩人順利回家。

三個月後,張麗君在家人的陪伴下,停止了呼吸。

老天沒能給這份幸福寫上一個圓滿的結局,但對於張麗君來說,在家人的呼喚下,她走得併不痛苦。

按理來說,到這裡,故事就應該結束,但後續的發展,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2021年4月,有人突然公開攻擊韓詩俊,指出,在張麗君去世後,韓詩俊很快便將孩子過繼給了自己的堂姐,還在2017年再婚了。

此說法一經出現,網友瞬間對韓詩俊進行討伐,也對張麗君的所作所為感到惋惜。

一時間,整個網絡鋪天蓋地都是對韓詩俊的侮辱與責怪,謾罵聲不絕於耳。

很快,韓詩俊的律師發表聲明。

原來,小籠包並沒有過繼,一直由韓詩俊的父母撫養,一家四口始終住在一起。

對於結婚,確有其事,但領證時間是2020年的6月,係正當關係,沒有任何網友口中的“婚內出軌”等陰謀論。

而且,韓詩俊的現任妻子對小籠包很是喜愛,拍攝婚紗照時,也一直抱著小籠包。

可以說,整個事件,都是網友純粹臆想而出的陰謀論。

雖然已經解釋了前後因果,但仍有網友認為韓詩俊再婚一事“對不起張麗君”。

誠然,張麗君為了韓詩俊以後能夠有個伴,寧願錯過最佳手術期也要生下孩子,然而,韓詩俊卻在多年後有了新的家庭,對不起張麗君的真摯感情。

但,在張麗君病重時,丈夫和婆家為了給其治病,義無反顧地賣掉房子,各位能說這份感情是假的嗎?

在張麗君深受病痛折磨時,韓詩俊痛哭流涕,夜不能寐,甘願用自己換愛人的健康,這份感情不真摯嗎?

在緬懷故人的同時,我們也要做好當下。

人總要往前走,人總要從舊環境中脫離,筆者想,看到韓詩俊再次擁有了自己的幸福,小籠包能得到無微不至地關愛,張麗君也會很開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