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裡,靜守一抹暖笑如初

流年裡,靜守一抹暖笑如初


寂寞的黃昏,斜陽透過稀疏的枝縫柔柔地傾灑在地面,仿若是一株淺淡的花自然地綻放自然地凋謝。春去秋來,隨著時光流轉記憶的門楣里有溫暖也有微涼,那些升起又落的陽光,那些開了又謝的花朵,那些濃了又淡的茶香,一切仿佛都不曾走遠,只要輕輕一觸,便如約回放…

如水流年裡,一路走來,總會有斷斷續續的遇見和離別,匆匆又匆匆,人生就是那麼始料未及不容想像沒有思考的餘地,一些人,一些事,來了,去了,近了,遠了…人生路是那麼長,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向,紅塵岔路口該往哪路走?誰會陪誰一起走?

不同的路口,會遇到不同的人,有些人或匆匆對視,有些人會駐留心間,一個眼神,一種溫度,都如童話般的美好,很多時候,沿途的風景,只是一個人欣賞,只因遇見了同路的人,才會感覺心曠神怡;很多時候,山水並不多情,只是因為遭遇了多情的眼眸,才多了幾份柔美和愜意。然,遇見了,不一定擁有,擁有了不一定長久,聚散離別輪迴更迭,或喜或憂都是生命旅途中一場必不可少的美麗邂逅…

一段緣分的開始,甜蜜美好,一段緣分的逝去,悲痛傷懷,於是,剩下的只有守一方安然與寂寞為伴,緣分是如此的複雜,有時候像是兩個人的表演,帷幕緩緩拉開,掌聲一片,有時候又像是一個人獨舞,當精疲力盡的時,已是曲終人散;或流光溢彩或徘徊低迷,無論結局如何,都深深淺淺的在生命里留下一段段難以忘懷的光影,一些感情的舞步也被時光所絆烙下了刻骨銘心的疤痕。淺淺歲月,淡淡流年,每個晨暮之際,一些往事便會像一幕幕電影片段在腦海中反覆再反覆…

歲月如沙輕易地就從指縫間流逝,經年的情愫荒老在錯綜複雜的道路上,一個轉身,又是一個漸涼的秋,看斜陽穿透指縫,穿透記憶,在漫長的歲月深處傳來幽幽弦音,依稀看到餘暉處迎風而立的笑靨和深邃如弘的眼睛,於是,思緒的紛迷凝固在那一刻,於是也就獨愛了此季,每次在夕陽中看到攜手相依的老人相互攙扶著走過,都不免會感動,愛,是甚麼?是柴米油鹽的瑣碎,是一起慢慢變老的每分每秒,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溫暖?時常在這樣的時刻,心如蓮花般清潔寧靜,笑,便輕易地勻染了眉梢…

紅塵淺度,幾番流轉,繁華三千後,握著季節的風向回首,塵過,緣淡,那些海枯石爛的誓言那些地老天荒的約定,最終都在光陰的故事裡被纖弱的指尖彈奏成一曲細水長流的音律;年華漸老,歲月留聲中拾撿起那段塵緣往事的篇章,小心翼翼地翻閱,一頁一頁都是關於那阡陌紅塵的一彎淺笑,明媚的如陽光的暖,憂傷的如半秋的涼,一點一滴在心中糾纏成結…

一個人,一段旅程,一份情,痴纏一生,緣來緣去又何妨,那一念執著如初,站在紅塵的路口,看這一季斜陽,有些淡暖有些薄涼,遙望,天邊的流雲逐漸被殘陽染紅淹沒了痴情一片,唯留孤單的靈魂獨自演繹著一個人的地久天長,夕陽落盡時,忍不住回頭再看一眼,流年裡,誰挽半袖心事靜守那一抹暖笑如初?不願離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