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個十百千萬》的辛苦,更讓中國人理解並全力支持中國電影


對我來說,11月份的日子太難過了。電影院再次進入了沉寂,風風火火的國慶檔過後,整整一個月,幾乎再沒有什麼像樣的新片上映。

疫情對電影行業的打擊是最嚴重的,經歷了2020年初的劫後餘生,中國電影只有去年國慶檔和今年春節檔兩個高光,然後就是斷斷續續。不好的大環境下,影院最需要的是什麼?

毫無疑問,電影。

還有一點也非常關鍵,就是讓中國觀眾再次相信和支持中國電影。

這兩天,終於看到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因為影院又可以看到新片了。

它是一部紀錄片,跟一個廣為人知的系列電影相關:系列電影《長津湖》紀錄片《個十百千萬》。

要說這部電影有什麼最重大的意義,就是讓中國觀眾知道一部電影的背後,有多少像你我一樣的普通勞動者在努力,從而讓大家更直觀地感受到電影的艱辛,讓所有中國人跟電影人抱團取暖。

說起《長津湖》和《水門橋》,大家應該不陌生,這兩部電影在中國電影的後疫情時代創造了近百億票房,幾乎憑藉一己之力重振了中國電影市場,也創造了中國電影史上的諸多第一。

5年多的劇本打磨,2年多的細緻籌備,還有超7萬人次的群眾演員參演,超百公里的戰役戰術設計……

也正因為這種電影工業標杆化的操作,讓全國人民對這兩部電影愛不釋手,總觀看人次超1.22億,成為了時至今日最為熱門的國民級影片。

而如今,在疫情肆虐,電影院無片可上的時候,系列電影的幕後紀錄片又能進入院線,給我們一個進電影院的理由,足見《長津湖》及紀錄片幕後工作者作為中國電影人的擔當。

但在《個十百千萬》上映日期公佈的時候,有不少網友表達了不滿。

持有這種觀點的網友,其實枉顧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對11月的院線來說,敢在這個時間段上映的電影,可能都不是抱著能賺錢的想法。

看一看過去一周的院線,至今為止支撐著院線的,還是《萬里歸途》和《平凡英雄》這些國慶檔影片,過去的11月7日週一,全國共排電影僅有可憐的17.85萬場,觀影人次不到22萬。

全國總票房慘不忍睹,僅有可憐的868萬,千萬關口接連失守,最低紀錄持續刷新,分賬票房不到十年前的64%,這還是不考慮通脹因素的前提下。

整個行業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有的網友直接形容:電影行業這是要破產清算了啊!

作為觀眾,大家能想像這是一個有14億觀眾的巨大票倉一天的產出嗎?

如果你是電影製作方,你會選擇將新片放在這樣一個蕭條的檔期,給電影院和觀眾打牙祭麼?我相信不會的。

因為明眼人都看得出,這時候上映的電影,不可能賺錢,但往往是這樣的檔期,卻最需要有一部新片上映,因為有了新片,大家會走進電影院。

影院有了排片,院線經理有了收入,從業者有了收入,整個行業才會慢慢好起來。

這個道理,很少有人能懂,因為大部分觀眾,一看到“紀錄片”三個字,第一反應就是排斥,絲毫不考慮這部紀錄片上映背後的重大意義。

即便拋開救市這一層意味不談,系列電影《長津湖》幕後紀錄片的拍攝,其實是電影行業的常規手法。

《個十百千萬》並非國內上映的第一部電影幕後紀錄片,早在2018年,在張藝謀新片《影》上映後,紀錄片《張藝謀和他的“影”》就在全國上映。

隨後,《金剛川》在取得票房成功後,也將幕後紀錄片《我們和“金剛川”》搬上了大銀幕。

一般情況下,那些拍攝艱難,運用了新技術水准或者有跌宕經歷的電影,都會將幕後拍攝成紀錄片,為觀眾講述電影背後的故事,這不僅可以讓觀眾深刻了解電影的製作過程,對普及全民電影知識,促進電影工業進步也有重要的意義。

在說紀錄片《個十百千萬》的時候,也許有人會吐槽,說國外就是先進,就不會有一部電影,分成“正片”和“紀錄片”上映的先例。

其實恰恰相反,電影幕後紀錄片的操作,正是從國外傳進來的,是正兒八經的舶來品。

在上世紀90年代,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就為電影《拯救大兵瑞恩》拍攝了兩套紀錄長片——《和平的代價》和《直擊戰爭》,兩部紀錄片一經推出,就成為業內典範。

隨後,《泰坦尼克號》可謂將一部電影玩出了多個花樣,不僅上映了正片,還將正片改為3D版,於2012年再次上映,又拍出了紀錄片《詹姆斯·卡梅隆:再見泰坦尼克》上映,即便是這種操作,也是被觀眾和業內認可的。

隨後的《阿凡達》,也有紀錄片《捕捉阿凡達》上映,經典的《哈利波特》系列,亦有幕後紀錄片《哈利·波特經典50幕》存世。

為什麼當創造近百億票房紀錄的系列電影《長津湖》拍出紀錄片,在一個慘淡的檔期上映救市的時候,就會有這麼多人跑出來陰陽怪氣呢?

說白了,到底還是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但在大多數觀眾心裡,包括我在內都認為,《個十百千萬》是有勇氣的。

它的勇氣,不僅僅是以幕後的形式,紀錄了《長津湖》這個足以載入影史的系列電影幕後的全過程,更為其他電影的拍攝,留下了珍貴的可考的經驗。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總能看得比較遠,只要有一個電影人或觀眾能從《個十百千萬》中得到啟發和成長,那它的上映就是有意義的。

最後,我想說,我期待這部紀錄片,也期待中國電影,能重回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