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笛,終於走到了今天這一步


2014年3月28日,南都娛樂周刊執行主編透露週一將有重大新聞發布,內容涉及明星出軌。

這就是“週一見”。

隨後,相關博主開始爆料某銀幕“小爸爸”出軌。

鐵證遭拍矛頭直指文章。

第二天,有媒體刊出“小爸爸”、姚笛秘遊深圳香港的照片。

但,《南都娛樂周刊》主編卻說,我們的照片與他們的不同,我們的猛料更多,而且可以實錘。

週一見……

還未到週一,小爸爸、姚笛的“戀愛”細節就被曝光,南都娛樂周刊一看,自己最熱的瓜,馬上就臭了,只能提前。

隨即,公開了兩人擁抱、熱吻、酒店的細節……

但在事實與前途面前,只能承認錯誤。

3月31日0點4分,小爸爸發文承認錯誤:“時至今日都是我咎由自取,錯就是錯,與任何人無關。願意承擔一切後果。”

馬伊琍也在三分鐘後,發文:“戀愛雖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

而姚笛,時至今日也未曾發過任何辯解、道歉的消息。

社交賬號也關閉了評論功能。自此之後,姚笛從一線女星成為了三線藝人,從漂亮女孩,變成了人人厭的“小三”。

走到今天這一步,她冤嗎?

一、

1982年,她出生於嘉興的一個富裕家庭裡。父母常年在外地做生意,兩三歲她就成為了留守兒童。

她與爺爺奶奶一起生活。

奶奶每天念經,從來不與爺爺說話,爺爺也懶得理會,而且,奶奶給她也買了一個小木魚,讓她敲……

一直敲到了上幼兒園。

孤僻的性格從小就被打下來了。

在幼兒園時,因為不愛說話,所以顯得乖巧一些,老師們也非常喜歡她,就認為她是“聽話、懂事”的孩子。

可誰也不知道,她的內心裡裝著一匹小烈馬。

但此時,她裝得很“孤單”。

父母一看,孩子這樣下去,就“廢”了,於是趕忙回家,帶在身邊,可父母的嚴苛管束,讓她的“小烈馬”逐漸長大。

1998年,杭州藝校在浙江招學員。

16歲的姚笛一看,機會來了,心想著“杭州不錯,不僅城市漂亮,還能逃出父母的掌控,即使不喜歡,也不錯。”

就這樣,16歲的姚笛去杭州藝校,學習了越劇,唱花旦。從學藝初,一直飾演林黛玉這一角色。

對《紅樓夢》產生了深厚的情感。

那時,《還珠格格》熱播,收視突破62.8%,創造中國電視劇有數據統計後的收視紀錄。

那會兒,所有的女孩的心中都有一個夢,那就是成為“小燕子”。

當姚笛得知小燕子是“北京電影學院”畢業者,她為夢想邁出了重要的一步,打電話給學校問:“你們還招生嗎?”

對方說:“招,不過,只有北京考區了。只有一天時間……”

請假考試,被老師諷刺“去了也白去”。

為了夢想成現實,一個人,一個包,從杭州直奔北京,人生地不熟的她,稀里糊塗坐上一輛公交,到鼓樓住下……

跑去電影學院認識了一些考生。

後來,在考生們的建議下,搬到了電影學院隔壁的一個小破樓裡,這個樓里烏壓壓的全是考生。

地上一層、地下一層、地下二層……

她住在地下二層,馬蘇住在地下一層,那會兒,兩人並不熟悉。

就這樣的住宿條件,一晚上還要20塊錢。

在這個“破樓”中,藝考小白姚笛取到了很多“真經”。

同學們交流經驗,考試會問什麼問題、應該表演什麼、怎樣做能得高分……姚笛聽著,感覺自己豐滿了。

就這樣,在考試現場,一輪一輪地進行著,每一輪姚笛都“僥倖”地通過。其實,她早就準備好“收拾鋪蓋卷”回家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她通過了藝考。

藝考能“僥倖”,但高考卻不能,必須要有真本事。

二、

藝考過了,所有人都很開心,但卻需要參加高考。

這對姚笛來說“很難”。

從學藝那天開始,書中的知識就與她產生了距離,高中的課程一點沒學過,參加高考?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嘛!”

她心想“即使是鴨子,也要做北京的烤鴨!”

參加高考時,她“靠蒙”,所有選擇題全選“B”。

成績一出:數學、語文、英語、綜合,沒有一科是及格的,知道自己文化課不行,她報考了高職班。

更出乎意料的是,她被錄取了。

2001年,姚笛與馬蘇、蔣衣衫(《鄉愛》飾演劉英)為高職同學,本科班有:王珞丹、黃聖依、賈乃亮、姚星彤、邊瀟瀟,成教學院曹炳琨為一屆同學。

考上電影學院之後,她覺得自己就是“大明星”了,自己是未來的“小燕子”了。

可現實告訴她“你不行”。

上藝校的時候拍過幾隻廣告的她,在大學第二個學期就開始接戲。

第一場戲,就被導演罵。

拍戲時,與一個演員演情侶關係,從小不愛說話,沒什麼戀愛經驗的她,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導演一看,這可不行。

生氣地質問她:“你怎麼搞的,你是個演員,你不要帶著你自己的情緒演戲,你是演個人物,不是演你自己……你沒法和別人交流,你這樣只能演一個自閉症的孩子,不能演其他角色啊!”

其實,導演心裡樂開了花“這麼純白的演員很少見。”

她內心問自己“姚笛,到底做不做演員”?

內心深處傳來了一個聲音“我愛這個職業”,就這樣,她不再害羞,順利地完成了這個戲,並得到了導演的青睞。

就這樣,大學期間一直跑龍套了。

畢業之後,同學們都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發展圈子,而她卻一直沒能突破自己。

回到杭州後,被父母罵回北京。

2005年,姚笛拍攝劇集《愛本無罪》時,遇上了陽光帥氣的遲帥,此時的遲帥被媒體讚為“小陸毅”。

戲裡兩人對手戲不多,姚笛演他的小姨子,而戲外兩人卻開始了地下情。

2006年,李少紅版《紅樓夢》與北京台合作,以“綜藝選秀”的模式,開啟了紅樓夢中人》的大型選秀綜藝開始。

姚笛在北京報名了。

海選現場,千萬人中,姚笛一眼就被記者看見,她屬於那種冷冷得非常吸引人的姑娘,在人群中,她沒有什麼過多的動作,卻能吸引到注視的目光,特別是眼神中流露出的眼波中有半冷半熱的情景,得到眾多的男生的傾慕。

少女時期,藝校“花旦”的越劇基礎,歷時一年,從近40萬人中脫穎而出,成為67為候選人之一。

她想演“林妹妹”。

但選秀與綜藝結合之後,為的是節目效果,再加上導演對演員的要求是“取法乎上,僅得乎中”的原則。

其實就是選最好的。

此話出自:唐太宗《帝範》卷四:”取法於上,僅得為中,取法於中,故為其下。”

經過激烈的角逐,姚笛獲得“寶釵組冠軍”;

李少紅導演宣布演員名單公佈時被宣布成為林黛玉的扮演者,後來又經歷了一次換角風波,變成了王熙鳳。

榮府內,有一個“總管”,她弄權作勢,兩面三刀;用毒計害死賈瑞,又陰謀逼死尤二姐。她生性尖酸刻薄,到最後害了全家人。她的個性是潑辣的,文中處處都不忘點明這一點,像她過生日那天,與那鮑二家的媳婦拼命……

三、

而在開機之後,她的“槽點”撲面而來。

先是選角風波。

而後是,被劇組演員質疑,劇中分飾秦可卿和警幻仙子兩角的新生代女星唐一菲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其實姚笛演王熙鳳很吃力,因為離她自身性格實在相差太遠了。雖然她已經在很努力地塑造,但結果呈現出來就是做作。”

雖然很吃了,但姚笛還是演完了,自知與原著、87版的差距,接受大眾的友好、不友好點評。

《紅樓夢》之後,姚笛的事業又上了一個台階。

接了好幾個女一號的戲,如:

《孽債2》和丁子峻有激情戲,《嫦娥》裡是黃覺和明道爭搶的嫦娥,《遠去的飛鷹》和《葵花怒放的聲響》中也都是女一號……

王志文劇照

是《紅樓夢》給她帶來了這些機會。

“其實,很多角色也就是緣分”,就像《三笑之才子佳人》,因為女主角範某冰檔期趕不及辭演,成就了姚笛和郭德綱的一段銀幕情緣。

郭德綱劇照

包括陸川的《南京!南京! 》中小妹的角色,也只是導演之前看過她,覺得她很合適,選演員的時候就想起她來了。

經過幾部戲的加持,姚笛紅了。

紅到獨挑大樑,進入港圈,與任達華、吳鎮宇演了《午夜心跳》;被愛情開了蒙的她演激情戲也不臉紅、不心跳的地步……

那時,她與遲帥愛得很深。

當年姚笛拍一部電視劇,就給男友買一個貴重的禮物,自己買衣服卻不買貴的。在她心中“男友第一,自己第二”。

可沒多久,她就“三”了……

2010年12月20日,《蝸居》導演滕華濤再次把目光鎖定在“八零後”身上,以八零後的“裸婚”為基礎拍攝了《裸婚時代》。

邀請因《蝸居》走紅的“小爸爸”、《紅樓夢》走紅的姚笛,以及實力派張凱麗、丁嘉麗、韓童生、萬茜等為主演。

戲裡,“小爸爸”與姚笛飾演一對情侶,兩人的親熱戲很多,相互摩擦之下,兩人摩擦出了感情……

“裸婚”這一被大家關注的爭議性話題,還有一定讓觀眾或捧腹或咋舌的精彩對白,劇“裸婚女”姚笛被網友稱為“國民女友”。

姚笛覺得這個角色是迄今為止演的“最像自己”的角色。

播出之後,該劇令她人氣上升,還讓她得到了酷影視盛典年度最具人氣女演員及最受歡迎女演員等獎項。

2012年,在《江南四大才子》的發布會上,遲帥承認了與姚笛的戀情,稱兩人已經戀愛七年了。

而此時,姚笛正拍攝《北京青年》。

人紅是非多,姚笛之所以能在近幾年爆紅,是因為生前有一個“影視老總”男友……

該老總是某某影視大亨,身家數億。

在富豪男友的幫助下,姚笛先後擔任《男人幫》、《失戀33天》等劇的女一號。但因姚笛個性強勢,加之與富豪男友年齡相差太大,爭吵不斷,再加上遲帥的過早公開。

2012年底兩人和平分手。

2013年初,姚笛與遲帥的“地下情”搬到了現實。

兩人被拍到現身機場、同遊三亞、在KTV和火鍋店出雙入對,照片中的兩人表情甜蜜,感情看似十分要好……

可甜蜜了一段時間後,卻被爆出分手。

有知情人稱是因為遲帥買不起房……

7月分手,當月就與“小爸爸”傳出了緋聞,“分手”和“相戀”同在一個月份,是巧合還是另有玄機?

遲帥出席新劇宣傳活動時,曾親口承認與相戀七年的女友姚笛分手,更一度心灰意冷地說,“自己現在對婚姻和女孩子手足無措,都沒什麼興趣。”

記者問是不是因為女方父母嫌棄他買不起二環以內價值千萬的房子時,遲帥揮揮手稱:

“都過去了,不願意再提了。”

劇版《失戀33天》發布會上,姚笛自曝處於單身狀態。

談及分手原因,姚笛暗指是自己提出分手的,“我的感情有一點點瑕疵的時候,我就不要了……”

四、

這年八月份,馬伊琍懷二胎,在香港產檢的時候,攝影風行工作室的攝影師專門在上海的“馬府”苦候一周。

卻等了個寂寞。

不久,一位業內經紀人向風行工作室透露,“小爸爸”和姚笛偷偷地“好”上了。

風行工作人員,聽到這個消息,很是詫異。不應該呀,“小爸爸”和姚笛雖然合拍過一部《裸婚時代》,但之後兩人再未有過任何交集,甚至在任何活動上也都沒有“謀過面”。

而且去年2月記者和風行攝影師還曝光了姚笛與遲帥的戀情,這一傳聞會是事實嗎?

那位經紀人表示“絕對靠譜”。

於是,“長槍短炮”對準了“小爸爸”和姚笛。

在長時間的跟踪拍攝下,風行工作室嗅到了兩人的“蛛絲馬跡”,窺破這段“地下情”只待“天時”。

3月初,馬伊琍在香港產女。

同一時間,姚笛正在深圳拍攝新劇《婚裡婚外》,該劇的另一位主演就是“拍戲不用劇本”的宋丹丹。

3月17日是姚笛的生日……

瞄準了這個“重要的日子”,13日風行工作室急忙奔赴深圳,找到了劇組入駐的酒店,13、14日兩天姚笛從早到晚趕工拍戲,但心情愉快,在劇組姚笛享受著優渥“待遇”。

15日早上十點半左右,姚笛和助理一前一後快步走出酒店,坐車直奔商業區,而到了地方,姚笛與助理分開走,風行工作室兵分兩路跟拍。

姚笛獨自去了機場……

風行工作人員跟上去,架好機器,靜待“貴客”來臨。

機場湧動的人潮中看到了一位神秘的“蒙面男士”,他戴著毛線帽藍口罩和大墨鏡,一張臉被遮得嚴嚴實實,當天深圳氣溫不低,像這位男士如此裝扮頗有點“怪異”,記者還是馬上認出他就是文章,前不久“小爸爸”從美國回京也是如此“扮相”。

“小爸爸”緩步走出閘口,先東張西望一番,鑽進了姚笛的豪車,揚長而去……

記者跟上,就看到了兩人喝完咖啡,在一處十字路口姚笛終於抑制不住激動地心情,衝動地投入到“小爸爸”的懷裡,雙手緊緊摟住文章的脖子,頭趴在“小爸爸”的肩膀上溫存軟語,看上去已是不管不顧,動了“真情”。

“小爸爸”好頓安慰……

之後,“小爸爸”去了香港看望妻女,姚笛自己過生日,18日,姚笛全天拍戲,晚上回到酒店再未出門。

不過,一個小細節證明了她房間裡有人。

經紀人兩次送她回酒店都沒有上樓,而是在酒店大堂坐等姚笛,這似乎說明姚笛房間裡另有他人,“不方便”。

從15日到19日,“小爸爸”給姚笛的這次“慶生之旅”仍未結束,密會時間之長,膽子之大確實出乎記者意料。

28日,《南方娛樂周刊》稱週一見。

那時,小爸爸還想以千萬酬勞買回版權,可不曾想,拍到他出軌的可不止一家媒體,29日,騰訊娛樂搶先發布小爸爸與姚笛同遊香港的偷拍圖。

隨後《南方娛樂周刊》回應。

五、

一石可以激起千層浪,那麼全民扔石頭呢?

全民對“小爸爸”出軌開始討伐的時候,其經紀人站出來想為其洗白,稱:“在生活中,他們只想當普通人卻被當成藝人;在工作中,他們想好好做演員卻被當成明星。”

不久,說唱歌曲《週一見! 》上線:“哇,這是一個週一,不是生理週期,為何所有娛樂頭條都跟自己較勁,這只是一個週一,你不斷跟我放屁,褲子脫到一半讓我來不及響應……”

“小爸爸”、馬伊琍均對此事進行了回應,而姚笛卻一聲不響。

《南都娛樂周刊》進行了後續報導,稱收到馬伊琍的感謝短信,還公佈了姚笛好友的驚人爆料:

“姚笛為“小爸爸”打胎一句話都沒說,知道姚笛有多難過嗎?他們在一起很久了,她不是故意的,隱忍在背後!文章一直承諾,明明就是大尾巴狼。”

小爸爸出軌之後,新戲上映受阻,票房堪憂,事業暫停,婚姻、家庭多重麻煩各種來襲,讓他應接不暇。 。

道歉後叫板媒體,怒稱“賤命一條”。

“兩位領導,我錯了,全是我一個人的錯,你們都為人父母,請問何時可以結束?要玩跟我玩,別涉及任何人,我陪你!我賤命一條,陪你們到底!”

“小爸爸”從熒屏前退居到了幕後,當起了導演。

而姚笛,似乎影響不大。錄製了綜藝《超級戰隊》、主演了《王小米馴夫記》、《愛情碟中諜》、《蔓蔓青蘿》等。

雖然有戲可拍,但已經大不如前。

原來是,演藝圈小花,而今是“演藝圈小三!”

網友的評價……

2017年,姚笛與富二代男友親膩,被拍到,當即承認戀愛。

收穫了祝福。

2018年,3月17日是姚笛的36歲生日會上,現場地上鋪滿了紅色和粉色的玫瑰花瓣,男友浪漫下跪在了捧著玫瑰花一臉幸福的姚笛面前求婚。

姚笛點頭同意……

轉年,姚笛承認自己已經結婚。

丈夫就是求婚的男友,身家頗豐,做紅酒生意的,是同學馬蘇介紹認識的。本以為她得到了幸福,可生活似乎一直沒有走上正軌。

2021年,姚笛丈夫被拍到深夜與一位美女手挽手從會所走出來,兩人十分親密,還送美女一束花……

對於此事,姚笛沒有回應,選擇原諒的同時也是一種放縱。當她的事業已經停止時,她的老公幾次三番地與美女打得火熱……

今年三月,媒體拍到了姚笛的富豪老公深夜帶美女泡吧的畫面,結束後一同返回酒店,引發網友的熱議。

姚笛,又一次選擇沉默處理……

10月,她與兩個男星唱歌到零點,一路熱聊,被猜測婚姻亮紅燈……

本月2號,姚笛和朋友聚會,穿得很隨意,一點也沒有明星的狀態。

網友說: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對此,您有何看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