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抄襲音樂人,年紀輕輕就發了7183張專輯、85269首歌

最後更新於 2022-09-24 by 趣谈野说


今天下午,資深樂評人王磊老師在朋友圈吐槽了一位抄襲音樂人“蘇可可”。事情緣起於老同事的扒譜幫忙,但萬萬沒想到的是,要扒的這首《夜已沉默心事向誰說》竟然是一首詞曲完全抄襲的歌,但蘇可可在詞曲作者欄都署上自己的名字!

王磊老師提到,這首被抄襲的歌其實是《最遠的你是我最近的愛》,作詞沈陵、作曲和原唱是台灣音樂人史俊鵬,收錄於他1990年發行的《我以為你是流過淚的人》專輯。而這首歌內地流傳最廣的版本,是內地歌手車繼鈴翻唱的版本。有意思的是,除了詞曲抄襲,歌名《夜已沉默心事向誰說》也是來自被抄襲的原作《最遠的你是我最近的愛》的第一句歌詞。可見,真是無恥到極點了,明顯人不怕別人扒出來是抄襲,把所有人當傻子。據王磊老師講述,“史俊鵬十年前已因肝癌去世。且不說那個“歌手”是否得到合法授權正版翻唱的問題,史俊鵬的作品被如此赤裸裸的踐踏,真是令人作嘔。奉勸現在音樂圈的小孩兒們:踏實創作,好好做人。”

但這還沒完,更讓我萬萬沒想到的,還在後面。年紀輕輕就發了7183張專輯、85269首歌,其中7月就發了41張專輯,恐怕羅大佑、李宗盛都難望其項背。

(搞笑的是,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她又發了2首新歌!)但仔細一看,大多數專輯、歌曲都是狗皮膏藥般的蹭熱點/蹭經典,要么是無人聲的DJ舞曲、要么是DJremix翻唱版本,屬於是掛羊頭賣狗肉,幾乎沒有一首算得上真正的作品。就這麼糊弄平台,薅流量和版稅,蘇可可這位抄襲裁縫,還積累了超過131萬粉絲(不考慮買粉),真的是讓我震驚且憤怒。

我認識太多兢兢業業寫歌的音樂人,甚至都沒有他粉絲量的一個零頭,這是踩了多少真正的音樂人在腳下? !專輯頁面顯示,近幾個月,蘇可可專輯的所屬唱片公司主要為尋樂文化、有點文化,但考慮唱片公司與外顯公司的名稱可能不同,以及存在發行公司多方代理的情況,暫不能確定背後的主體公司,但無疑是一家專門薅流量的流水線熱歌公司。正如我們在《2018到2022,熱歌製造進入疲軟期》所說,由於資本一擁而上,平台流量的分化進一步加劇,打造一首爆款的成本越來越高,也越來越難,熱歌市場也進入了洗牌期。

如今,為了保住流量生意,很多這樣的熱歌公司,也開始打破底線,以洗歌、抄襲的方式薅流量、偷版稅。洗歌這事也不新鮮。 2019年,音樂先聲就在《“洗歌”正在摧毀中國音樂產業》一文中痛斥過。三年過去,這個現象並沒有好轉,反而愈演愈烈。這背後,有平台間的博弈競爭、有各方的利益共謀,有多方的“以身不作則”與默許縱容,這一行業亂象才“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但我們還是要發聲,如果音樂人對於創作沒有敬畏,如果各大平台不加重對“洗歌”、“抄襲”的懲罰,中國原創音樂生態要想變好,很可能只是一句蒼白的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