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渤為何給《請賜教》打零分——除了不好笑,也許還有一個原因


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的幾位會長當中,黃渤更像是一個暖男。他在評價作品的時候雖然不乏幽默的輸出,但一般來說都會給演員打100分;即便給出零分,也是因為作品的質量實在說不過去,不止他,其他會長也給了零分。

但有一個作品,黃渤罕見地表達了自己的獨特。積分賽中,姐盡全力和少爺和我表演的《請賜教》,馬麗,馬東,於和偉,李誕都給了100分,唯獨黃渤,給了零分。這種場景並不多見。

而且還有一個細節值得注意。在公佈投票結果之前,黃渤就已經對演員直接表明,自己沒有給這個作品投票——可見,黃渤對這個作品還真有些抵觸。

當然,黃渤打零分的原因也很明顯。最開始,馬麗直言自己非常喜歡這個作品,作為媽媽,她感同身受,並且還為此落了淚,不過她也承認,這不是一個特別爆笑的作品。隨後,黃渤接過馬麗的話,強調這畢竟是一個喜劇的舞台,所以演員們最好把更多的精力用在設計包袱上。同時,他直截了當地說,自己並沒有給這個作品投票。

其實,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的舞台,已經出現過很多類似的作品,即,搞笑的成分不多,但演到最後,鏡頭一掃觀眾席,好多人都在抹眼淚,表情凝重。也許,在很多演員看來,單純讓大家笑,似乎不深刻,沒有內涵,只有讓大家哭,才能讓作品顯得高級——哪怕,自己做的是喜劇。

說實話,現在再強調這件事已經沒什麼必要了,因為這已經是大多數演員的常規操作了。像三狗直播間那種把百分百的精力都用在搞笑上的作品,反而成了喜劇大賽舞台上的稀缺品。

但是,從這個細節上,我們也能看出黃渤對這件事稍微有一點反感。尤其是姐盡全力這組演員,她們甚至已經把上價值這件事看得比搞笑還重要,每次演到最後,其他演員都退場,只留下姜牟遠健一個人,然後燈光打暗,她表情凝重望向台下,我們就知道,價值要上台了。 《請賜教》如此,之前的《當一個女人決定退鞋》,也是如此。

不過具體到《請賜教》這個作品,黃渤打零分除了因為不好笑之外,或許還有一個更深層次的原因。

我們不妨先從馬麗的發言說起。馬麗說自己有共鳴,無非是因為自己也是作品當中描述的那樣,既當媽媽,又要兼顧事業,非常辛苦。但同時,有一個細節值得注意,當馬東問她,她的老公是不是也像作品中的楚留波那樣,馬麗給出了否定的回答。馬麗說自己的老公經常陪孩子,所以自己很欣慰。

問題來了,馬麗所謂的感同身受,其實也不是百分百的。畢竟,她的老公並不像作品中的楚留波一樣沒用。

幾乎可以肯定,《請賜教》這個作品在讓女性產生共鳴的同時,一定也讓很多男性非常反感。無他,就是因為,現實中,不是所有男性,都像楚留波一樣沒用。

這個作品其實有一個容易被忽略的前提,這個前提也是編劇硬給的——假設,天底下所有男人都像楚留波一樣,看孩子看不了,哄孩子哄不了,自己還得讓老婆哄,凡事都要靠老婆,自己幹啥啥不成。說實話,如果真的如此,那麼女人的確是辛苦他媽給辛苦開門,辛苦到家了。

但是,事實絕非如此。不說別人,黃渤就絕對不是這樣的人。早在第一季的時候,黃渤就曾現場演示如何給孩子拍嗝,可見,在孩子還小的時候,黃渤絕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同時,他的老婆也絕對被照顧得很好。所以,當這樣一個合格甚至優秀的男人,看到作品中有意識地把男人強行設定為沒用的人,讓老婆操盡了心的人,那麼,他內心的反感,排斥程度,不言自明。

突然想起脫口秀大會第五季步驚雲的一個梗,她說,價值和愛情一樣,不能硬上。其實所謂硬上,就是強加一些和事實不完全相符的背景,或者以偏概全,為了表達自己的想法,不惜扭曲部分事實。這樣的價值,一旦搬上來,旁人當然一看就明白,但同時,也會讓很多原本做得很好的人,感覺到被冒犯。

最後,讓我們回到《請賜教》這個作品的一個細節當中去。這個作品中,三個女俠在一起,手中拿的是劍——

不過個人認為,她們應該赤手空拳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