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晴雅集》,忠行之所以當年會離開,是因為和公主互生愛意


今天我們來聊一聊電影《晴雅集》,大家的評論大多說是爛片,我是看哭了幾次的,每個人淚點不太一樣,我算是比較低的款式,最後晴明帶公主穿越時間回看師傅臨死那段我是眼淚汩汩而出的,那段對話在開始和後來,經由師傅說出來的基本內容是一樣的,但是說話對像不同,又或者,在電影開始師傅本來就是對公主說的吧。這裡我就不知道了,純猜測而已。晴明的師傅忠行之所以當年會離開天都,是因為和公主互相心生愛意。

公主一旦動情就無法封印禍蛇了,到時候必定天下百姓會無辜受到牽連,所以師傅才會決定離開,但走前留下式神保護公主,這個式神叫鶴守月。但這裡我沒想明白,開始鶴守月是有自己相貌的,後來為了讓公主高興就變成了師傅忠行的樣貌,那師傅當時的離去就顯得沒有意義了。後來鶴守月和公主拉拉小手也許還有親親小嘴,後來躺在了一起,說明啥我就不說了,大家自己腦補吧。

那公主其實還是動情了啊,每天看著愛人的雙胞胎,雖然知道不是忠行,但除了本體不是其他都可以滿足需要,一樣封印不住禍蛇,反正都是封印不住,那師傅幹嘛還要走呢,這裡我有點無法理解。還有就是除了趙又廷外,其他男主打架的時候都是光著膀子的,我猜測導演是想藉此吸引觀眾,而且還是女觀眾。因為單純從打鬥的需要上來說,真的沒必要非得光膀子,光膀子挨一拳頭重還是穿著鎧甲挨一拳頭重對不對,要么就是外衣太沉了,不脫耍不開架勢?

男主們都是當代無可挑刺的帥哥,大多數的時候我們這種女觀眾無法窺見他們的半裸體,所以導演也算是給我們普羅大眾一個機會一個福利吧,開開眼流流哈喇子。其實挺好的,謝謝導演啊,唯一遺憾的是沒看見趙又廷的。鶴守月其實是想自己吞下禍蛇也獲得不死之身,這樣就可以永遠守護公主了,這也是當年師傅忠行交給他的任務,想法是很好的,但是他沒有想到,公主一旦把蛇蛇從體內拉出來,公主的不死之身就木有了。

後面鶴守月問公主“你騙我”,公主說“我從未騙你,我希望你也沒有騙我”,這裡我開始是不明白,他們說的騙到底是個啥,後來我明白了,他倆其實不存在誰騙誰的概念,直是一個以為自己知道,一個以為對方知道,所以誰也沒細說不死之身的細節,要我這種細節控,老早就會把不死之身的原理告訴鶴守月,咱倆只能有一個人長生不老,相守只是一段時間而已,要么你死,要么我掛,因為只能有一個人肚子裡裝禍蛇。

還有關於芳月短劍的事情,禍蛇到底能不能被徹底殺死我是沒看明白,但是我猜測,禍蛇是殺不死的,即便是芳月短劍在最後刺進了蛇肚子,蛇化成了石灰粉,那也只是一個現象,以後禍蛇還會復活,就在電影最後也印證了這點,倆男主說以後還會並肩戰鬥,對不對。目前看四大神獸的作用是封印禍蛇不讓它離開天都範圍,芳月的作用是讓他化成粉進入休眠期,這麼重要的武器就留在天都唄,還拿來拿去幹嘛,寫個條弄個使用說明多好。

還讓師傅帶走芳月,禍蛇一現世使用起來多不方便。為啥禍蛇被鶴守月吞下就威力大無邊,而公主吞下就平平無奇呢,是不是公主沒掌握控制禍蛇的原理而鶴守月無師自通了?後來小鶴在蛇身上竄來竄去感覺靈活自如跟禍蛇很配搭,天人合一了,所以禍蛇不一定就出來害人得看主子是誰。咬破手指喊救命的時候幹嘛不喊能力強的救兵,喊來的都是看著花哨其實能力一般的神仙們,這些神仙們自己能力一般自己不知道嘛,知道的話幹嘛不多修煉。

最後留下一句“侍奉就是榮幸”這類遺言,明知道幹不過還不私下去晉級,就算是已經無法再突破了,也可以請陰陽師去召喚點能力大的神仙,反正正義的力量永遠沒有反派大,這也算是電影的套路了,不然一上來幹翻反派那電影也沒的看了。導演的最大作用是對角色的處理上。在我看來,在主要男性角色演技裡,鶴守月>趙又廷>鄧倫。結合“看鄧倫的胸肌”那句調侃的話,鄧倫的演技真是可笑啊。

完全沒有氣場,一出場透出的“小受”習氣加上台詞的彆扭發聲最後再到做了“式神”,真的讓人對這個角色喜歡不起來。驚喜來自於王子文,一反古靈精怪的富家女形象,從富二代裡的“小公主”到皇宮裡的“大公主”,以前是輕飄飄脫離地球的,現在是硬邦邦隱忍扎進地面的。甚至,她出場幾次之後你才知道那是王子文。我心裡就想,王子文不笑的時候,戲還挺好的,戲路還挺寬的。

你能說這種對演員的塑造沒有郭敬明的功勞?看影評裡有人對《晴雅集》裡的疑問如數羅列,有些有道理,有些也顯示了沒看懂的無知。好在有人儘管在罵,但是也大致梳理了故事的邏輯。個人認為,還是能自圓其說的。除了詬病“同人”“裸男”以及“讓我再看看你”這種台詞抗拒之外,基本能接受影片的設定。在電腦上觀影,沉浸感比在影院稍遜一些。

但好在可以暫停和回看,一些細節可以反复欣賞揣摩,對於一部製作水平高、畫面考究、置景奢華、服飾精緻、人物唯美的影片來說,這也可以說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了。全片我最愛的鏡頭之一大概就是博雅初登場時的全景了,鏡頭逐漸推近一個勁裝青年吹笛的背影,博雅挺直的身形展示了人物剛直的個性,而遠處燈光點點、瓊樓玉宇,天都夜景讓人領略到了盛唐氣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