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像花兒一樣》:別被杜鵑騙了


電視劇《幸福像花兒一樣》中,大梅和杜鵑是親密無間的好閨蜜,她們分別嫁給了高乾子弟大海和白楊,只是命運多舛,大梅和大海離了婚,杜鵑和白楊的婚姻,也差點走到盡頭。

有人說,大梅太現實,不懂得掂量自己幾斤幾兩,整天幻想嫁個高富帥改變命運,像她這樣的拜金女,很難遇到真愛,過上好日子。只有杜鵑這樣單純、善良的姑娘,才值得更好的。

不過我並不這樣認為,我看了《幸福像花兒一樣》的原著後,才知道電視劇美化了杜鵑,醜化了大梅。其實真正活出幸福姿態的女人是大梅。她不僅沒離婚,還嫁給了優秀又帥氣的林斌,她比杜鵑活得更清醒,更現實、更有姿態。

看了大梅對待生活和婚姻的態度,我才頓悟,我們若能有大梅一半的智慧,人生會少走很多彎路。

1.目標明確,嫁人就嫁高富帥。

大梅和杜鵑都是文工團的舞蹈演員,兩人姿色出眾,舞蹈功底深厚,無論走到哪,都是兩道靚麗的風景線。不過杜鵑和大梅不同,杜鵑喜愛舞蹈,甚至想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舞蹈。而大梅只想利用文工團當跳板,扭轉人生。

大梅出生於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工人,哥哥姐姐既沒能保送上大學,也沒有門路當兵。如果不是她從小在少年宮裡練舞蹈,也不會被幸運的雨點砸中,進入文工團,還提了乾。

大梅的經歷,成了老家人口中的傳奇。大家都羨慕她扭轉了命運,不用像流水線上的工人,過著一眼望到頭的苦日子。

原著中寫道:大梅已經20出頭了,到了戀愛的年紀,她要走好人生的第二步,選擇好自己的婚姻,但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把跳舞當成事業。跳舞的女孩兒吃的是青春飯,總有一天會告別青春靚麗的舞台,過平常人的日子。大梅珍惜青春,珍惜尚有資本的身體,她要在自己最靚麗的年華里,嫁個衣食無憂、有前途、有背景的男人,對她來說,這才是人生的一件永恆大事。

大梅的目標很明確,她要利用現在文工團舞蹈演員的身份,找一個能為自己遮風擋雨,讓自己過上好日子的男人。

文工團不缺帥哥,但大梅心裡清楚,他們和她一樣都在吃青春飯,一旦離開舞台,一無是處。所以大梅把目標鎖定在高乾子弟白楊和林斌身上。他們都有優渥的家庭條件,大梅無論嫁給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能實現衣食無憂的夢想。

不過讓大梅失望的,杜鵑只想專心跳舞,不想談戀愛,偏偏白楊和林斌都喜歡杜鵑,甚至為了追求她,還約過一次架。大梅心生嫉妒,又無可奈何。

論身材模樣,她不比杜鵑差,她想不明白杜鵑到底哪點比她好,不過嫉妒歸嫉妒,大梅只想摸清楚杜鵑的想法,如果她對白楊有意思,她就放棄白楊,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林斌身上。

在原著中,林斌約杜鵑出門散步時,杜鵑讓大梅代替她赴約。大梅看到眼前這個高大帥氣的男人,再聯想到他的家庭背景,按耐不住地興奮。

以林斌父親的人脈,就算他退休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林斌的前途也比白楊的未來更加光明。她告訴自己,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

所以她主動和林斌套近乎,買票請他划船,故意創造單獨相處的機會。兩人分別時,大梅還主動握住林斌的手,在放開手的一霎那,用指尖劃過林斌的掌心。

在那個年代,男女戀愛時不像現在這麼開放。林斌長這麼大,第一次和姑娘握手,大梅又故意耍女孩子的小心機,讓林斌亂了方寸。臉紅的林斌,讓大梅看到了希望。

白楊對杜鵑的追求進行地如火如荼,林斌也在默默發力,不停地打電話約杜鵑看電影,只是杜鵑遲遲不肯說出她到底喜歡誰。大梅等不及了,為了在兩個男人之間抉擇,大梅主動給白楊和林斌寫了一模一樣的情書,她要看看誰會給她回信。

無論那個人是白楊還是林斌,她都會義無反顧地和他在一起。不過兩封信就像石沉大海一般沒有回音,大梅的心冷卻了。沒過幾天,林斌又邀請杜鵑出門,杜鵑讓大梅繼續代替她赴約,這一次,大梅決定抓住時機,把林斌拿下。

《嗶哩嗶哩》中有句話:如果野心是對生命能量最大的釋放,和對夢想最執著的追求的話,那我寧願自己是個有野心的人,我願我的才華和實際配得上我的野心,願我的野心配得上只此一次的人生。

我很佩服大梅的坦然,她從來不掩飾自己的野心。哪個女孩不希望自己嫁個高富帥呢?只不過有的女孩只敢在心裡想,不敢說出來,有的女孩被自卑打敗,雖然對美好的愛情心存幻想,卻隨便嫁了人,將就一生、蹉跎一生。

她們不敢直面自己的野心,大梅卻把野心寫在臉上。她和林斌認識時,就直言自己想嫁高乾子弟,不想回老家過苦日子。她直面野心,不肯將就,所以就算被人指責太現實,她也活得坦然。

《哈利・波特》的作者說:千萬要記住,沉湎於虛幻的夢想而忘記現實的生活,這是毫無益處的。

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嫁給什麼樣的人,婚姻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就是貧賤夫妻百事哀,大梅懂得生活的艱苦,想擺脫這樣的生活並沒有錯。誰規定女人就要靠自己,只有做女強人才能擁有幸福呢?

人生只有一次,她沒有破壞任何人的家庭,她對林斌的追求帶著目的,卻也是你情我願的戀愛。林斌若不愛她,她不強求,但他若對她動了心,她憑什麼不抓住這次機會,既擁有愛情,又擁有更好的物質生活呢?

2.知彼知己,百戰不殆。

林斌約杜鵑去家裡做客,林斌的母親主動當說客,希望杜鵑答應林斌的追求,嫁給林斌。以她們的條件,林斌一定會疼愛她,讓她過上好日子。

不過,此時杜鵑已經心系白楊,瞞著周圍的人和他約會並私定終生了。杜鵑委婉地拒絕了林斌,這頓飯,也讓所有人味同嚼蠟。

大梅知道杜鵑去林斌家的消息後,主動向她打聽,她都見了什麼人,吃了什麼飯?林斌的家大不大?裝修如何?

林斌被杜鵑拒絕後,依然打電話約她出門。這一次,大梅代替杜鵑赴約,她主動挽起林斌的胳膊,故作輕鬆地訴說著過往的趣事。很快,林斌打開了話匣子,兩人從一開始的疏遠,變得越來越親近。

沒過多久,林斌帶杜鵑見父母,這一次,杜鵑做好了萬足的準備。杜鵑去林斌家時,顯得拘謹又膽小,總是低著頭不說話,別人問一句,她答一句。

而大梅不同,她不僅勤快地為林斌母親斟茶倒水,剝香蕉給她吃,還主動扶林斌的父親下樓吃飯。林斌的母親說話時,大梅臉上帶著笑意,仔細聆聽。她說話得體,待人熱情,很快就俘獲了林母的歡心。

原著中寫道:大梅是個聰明人,林母滔滔不絕地說話,她從來不多嘴,一直微笑著傾聽,不停地點頭,不停地說著:是。那模樣,就像一個下級在聆聽著領導講話,林母需要的就是這種感覺和氛圍。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林斌一直在看手錶,最後忍不住才打斷母親的話:媽,時間差不多了,一會兒該熄燈了。林母這才打住滔滔不絕的話題,破例把大梅送出門口,還熱情地對大梅說:大梅,你以後想來就來,這裡就是你的家。

大梅只見了林斌的父母一面,就用高情商和眼力見,成功博得林斌父母的喜愛。我很佩服大梅的頭腦,她想嫁給高富帥,卻不是單純地異想天開。她在默默努力,用無形的付出得到林斌父母的認可。

《驚悚樂園》中有句話:所謂情商,就是揣度能力、直覺和演技的結合。做事圓滑得體之人,無一不是深諳此道。他們可以讓你按照他們的意志行事,卻又覺得順心。

你長得好看,別人會多看你一眼。但你情商高,有內涵,舉止得體,談吐大方,別人才能高看你一眼。

生活中,無處不凸顯著高情商。杜鵑單純可愛,做事不圓滑,像她這樣的人,很容易得罪人而不自知。而大梅卻精通人情世故,知道如何做一個討喜的人。

你可以說她有心計,會裝模作樣,但這種裝模作樣能討準公婆的喜歡,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大梅很聰明,她知道林斌喜歡她,只是她通往幸福之路的指示牌,林斌的父母認可她,才是她通過幸福之路的門票。高情商的精髓,不就是用潤物細無聲的方式,既得到自己想要的,又能讓別人開心嗎?

3.活在當下,珍惜眼前。

原著中有這樣一段對話:結婚前,大梅對杜鵑說:林斌媽說了,我結婚後就給我換個工作。跳舞有什麼好?又不能跳一輩子,早晚得改行,林斌媽說了,早改早適應社會。

杜鵑驚訝不已:咱們十幾歲就開始跳舞,怎麼能說不跳就不跳了?

大梅意味深長得說:別傻了杜鵑,趁著白楊的父親還沒退休,讓他託人給你換個工作吧,再過幾年跳不動了,那會可沒有好工作選了。你以後要生孩子、照顧老人,就算想跳一輩子,也不可能實現這個夢想。

大梅活得清醒又現實,她知道自己未來會面對什麼,既然嫁給林斌,想要守住這份榮華,就要做出相應的犧牲。她熱愛跳舞,卻不會因為舞蹈而放棄一切。她要為林斌生孩子,照顧好公婆,過安穩幸福的小日子。

大梅一直知道自己要什麼,她會審時度勢,懂得取捨。而杜鵑就沒這麼幸運了,她結婚後從未放棄過跳舞的夢想, 白楊的母親想早點抱孫子,杜鵑卻為了參加匯演,特意減少食量保持身材。

白楊的母親逼她多吃點飯菜,她就趁其不注意,用手摳嗓子眼,把飯菜全都吐出來。杜鵑得知自己懷孕後,更是為了舞蹈夢想,瞞著所有人把孩子打了。

杜鵑的老師為了舞蹈,三十幾歲還是單身。她心裡清楚,女人一旦結了婚,很多事都身不由己。杜鵑把婚姻想得太天真,白楊是獨生子,他家境優渥,怎麼可能支持杜鵑為了跳舞,一輩子不生育呢?

杜鵑的做法,讓婆婆和白楊頗有微詞。有一次,杜鵑的婆婆遇見大梅,忍不住稱讚道:大梅,還是你聰明,知道自己要幹什麼。當初我們家白楊要是沒有娶杜鵑,娶了你該多好。

大梅替杜鵑打圓場:伯母,我和杜鵑不一樣,她的專業能力比我好,我是跳不出來了,生孩子這是沒出息。

杜鵑的婆婆深深嘆了口氣:你不是沒出息,你是知道女人該做什麼。

最終,杜鵑和白楊離婚了。起因是杜鵑的婆婆想讓她換份安穩的工作,杜鵑拒絕了,她要為舞蹈而活,為自己而活。大梅生產前,主動找杜鵑聊天。林斌擔心她的安全,把車停在樓下等她。

大梅看了一眼窗台的花,又看了一眼杜鵑的臉,說道:女人就像花一樣,早晚有一天會敗的。

大梅離開時,杜鵑站在窗外,看到林斌為大梅打開車門,小心翼翼地把她扶到位子上。她知道,大梅是幸福的。

我曾看過一句話:水的清澈, 並非因為它不含雜質, 而是在於懂得沉澱;心的通透, 不是因為沒有雜念,而是在於懂得取捨。

聰明的女人,都活得清醒且通透。她們不會一廂情願地認為,所有美好的事情都要降臨在自己身上。她們有心機、有情商,有面對現實的勇氣和對婚後瑣碎生活的坦然。

雖然杜鵑單身後,可以毫無顧慮地跳舞,但於我而言,大梅對婚姻和生活的態度,更讓我傾佩。

她知道自己要什麼,也知道自己的能力如何。就算她選擇為舞蹈而活,也會因為能力不足,成就平平。既然如此,為什麼不選擇更好也更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呢?

人啊,最怕的就是清醒的墮落,什麼都想要,卻不行動。得不到就抱怨自己不夠幸運,空有目標,沒有行動力,不敢追求心中所想,只能艷羨他人所得。

山本文緒說:這個世界上肯定有另一個我,做著我不敢做的事,過著我想過的生活。

總有人,過著我們離我們很遙遠,卻讓我們羨慕不已的生活。大梅最大的不同,就是拼盡全力去做那個優秀的我。像她這樣高情商、懂取捨、敢於直面內心、活得清醒又通透的人,無論嫁給誰,都會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