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繼忠:14歲成名,娶鼓手為妻,低調恩愛幾十年,今幸福美滿


1974年的國慶節上映後,大人們紛紛傳唱著那首“小小竹排江中游”的《紅星照我去戰鬥》。小孩子走哪兒都喊小英雄“潘冬子”。儘管時光已過48年,即使當初看這部影片的人都已步入中老年。但數十年前的歌曲、台詞一響,相信還是有人腦海裡會有畫面。

12歲的祝新運成為機智勇敢、嫉惡如仇的“潘冬子”,劉江演活了兇惡可恨的“胡漢三”。趙汝平將“潘行義”的堅強勇敢展示到底,高保成的“宋大爹”樸實善良。李雪紅的“冬子媽”溫柔又英勇。那有誰還記得14歲劉繼忠扮演的“椿伢子”?前些期我們介紹了“潘冬子”祝新運的故事。雖然他“成也潘冬子,敗也潘冬子”,因為被一個角色定了型,難演其他片。但與妻子感情真摯,生個女兒日子和美幸福。那麼與祝幸運一樣童星出道,與“潘冬子”一樣機智善良的“椿伢子”後來又如何了?

機遇有時候就是從天而降“椿伢子”劉繼忠於1960年出生於北京,比祝新運大2歲。 1973年,八一廠派出導演李昂、李俊執導兒童電影《閃閃的紅星》。為了找到最佳的小演員,攝製組在北京各個小校裡轉圈。當時的劉繼忠小學還沒有畢業,他與同班同學兼好友英達都對文藝極其痴迷。 “我經常在校文藝團裡找事做,有一些樣板戲需要學生參與的我就積極報名,要由校外演員和校內老師合作的,我就湊過去搬東西打雜。很喜歡表演,一上台就開心……”

那天是老師將劉繼忠叫去辦公室,而進去之後,小朋友看見了另外兩個陌生人。 “小朋友你好,我們是製片廠的工作人員,你能不能給我們展示一下你的才藝?”開門見山,毫不拖沓,這可高興壞了劉繼忠。

“我以為他們是來招演員的,就非常自信地耍了一通王八拳,還模仿《智取威虎山》裡的楊子榮念台詞,說’天王蓋地虎,寶塔鎮河妖’……”這樣的才藝可“逗笑”了那兩位工作人員。沒想到在操場上看到的虎頭虎腦,老實憨厚的小朋友,內裡竟是個活潑有趣的性格。嘴裡說著“就這個,選進去劇組可就熱鬧了”,之後劉繼忠成了《閃閃的紅星》裡的一員。

穿上“椿伢子”的衣服,扮上“椿伢子”的妝,成為“潘冬子”的好朋友。劉繼忠與祝新運年齡相仿,性格相投,還真像那位工作人員說的:讓劇組熱鬧很多。因為在開拍前還有一個“集訓”歷程,從城裡來的孩子要做農活,將自己變成“田間娃”。於是兩個小朋友結伴勞作。拔草的時候剛開始比誰拔得快,可沒一會兒畫風就變了。把草當“武器”,他們你追我趕,一個“突突突”,一個“啪啪啪”地打鬧。合夥挑水時,抬著木棍這頭的劉繼忠大喊“一二三,抬起來”,木棍那頭的祝新運哭喪著臉委屈“我就是抬不動”。

導演說“你們看見那邊的樹了嗎?能爬多高?”11歲的祝新運有點害怕,他可從沒上過那麼高的地方。好在13歲的劉繼忠膽大又心細,自己跟著村里的小朋友學著抱樹並腳往上挪。坐上了樹杈還不忘回頭伸手把祝新運往上拉……隱下真性情成就各個角色這段集訓拉近了劇組所有人的距離,也讓“潘冬子”和“椿伢子”的友誼日漸濃厚。可在正式開拍前,導演十分發愁:“你說劉繼忠這個性格,怎麼好演?”在《閃閃的紅星》裡,為了突出主角,讓眾人的目光都放在“潘冬子”身上。可以說“椿伢子”注定是起襯托作用的“綠葉”,他並不需要聰明伶俐、鬼點子多,也不要太過活潑。

導演告訴劉繼忠,外形上要把臉塗黑,演繹上最好“傻”一點,質樸、要“憨”得可愛。別看現實生活中好動又機靈,小少年對待“工作”卻十分認真。收起真實的性子化身“椿伢子”,十幾歲劉繼忠的演繹,相信看過的朋友都有目共睹。他和“潘冬子”一起傳遞情報,將敵人的運糧船搗沉,打破搜山計劃……雖然扮了醜,演得有些“遲鈍”。

可電影上映那年剛滿14歲的劉繼忠,還是憑著一個角色成了紅極一時的電影童星。回到校園被同學追著問“演戲有沒有意思”。學校晚會中老師會為他安排節目演唱“紅星閃閃放光彩,紅星燦燦暖胸懷……”而不等小少年被人里里外外地圍住,對錶演更加喜愛的他又走進了《激戰無名川》的劇組。

和關長珠飾演同一人“郭鐵”,他是“郭鐵”的少年時代。這部戲演完,劉繼忠和當時被拉著參加了很多社會活動的祝新運一起加入八一製片廠。兩個小少年的友誼之後便一直延續。 《黃河少年》是劉繼忠人生中的第一個男主角。 “這個角色最開始是吳若甫的,他當時有事臨時來不了,導演才說再找演員。剛好那時候我學校放假了,就去試了戲……”黃河邊上有群錚錚男子漢,還有個在斗爭中堅定信心的兒童團。 “趙志燕”帶領著兒童團站崗放哨,身懷高超的游泳技藝,還能在馬兒背上行動靈活。 15歲的劉繼忠演出了“趙志燕”被抓後的臨危不懼,也演出了他引開火力,掩護突圍的機智勇敢。

這部影片讓劉繼忠再次以“小英雄”的形像被人們所熟知。但他在此時候遭遇了和祝新運同樣的遭遇。祝新運在走出《閃閃的紅星》後很長一段時間,都被叫做“潘冬子”。被一個角色限制住所有的戲路,之後就算祝新運還演了其他電影,成為了別的形象。但人們總是會說:“誒,這不是’潘冬子’嗎?”而很多人看《黃河少年》後都被劉繼忠騎馬戰鬥的畫面激得熱血沸騰。可相互之間討論時,人們也是會說“椿伢子”可真厲害,騎馬騎得真好。

不過劉繼忠比祝新運幸運。祝新運的一張娃娃臉不管在什麼年紀變化都不大,以至於觀眾很難忘記他的童年。但劉繼忠隨著年齡的增長,慢慢長相發生了些變化,也能適應更多角色。正紅時遭遇巨大“寒潮”17歲出演《漁島怒潮》扮演“王海生”。一個在安全環境裡會與親近的人鬧脾氣的少年郎,在面對土匪、敵人的壓迫時又能勇敢反抗。 18歲出演《蒙根花》,跟楊雅琴、恩和森搭著戲,他飾演的“小奴隸”依舊讓人印象深刻。年齡往上漲,個子往高處走,稚氣的臉龐變得成熟。成年人的身姿讓他告別了過去的兒童角色。進入80年代,英俊的劉繼忠成了八一廠的當紅演員。

先在電視單元劇《考場》中飾演“馬瑞生”;之後參演謝鐵驪導演的《今夜星光燦爛》。與李秀明、唐國強、黃小雷合作,他所飾演的通訊員“小郭”,成了他轉型的一個標杆。這部電影一經上映就轟動一時,引起無數觀眾的討論。而其中愛玩愛鬧的“小郭”走上戰場,成為勇猛的戰士也光榮犧牲。電影前半段的他有多鮮活肆意,後半段的他就有多引人落淚。

這份情緒還沒轉過來,緊隨其後的一部《解放石家莊》。劉繼忠飾演的小戰士“孫永”無聲無息地倒在連長懷裡。再一次上演蕩氣迴腸的子弟兵讚歌,有人說“這個畫面我能記一輩子……”要說與劉繼忠同時期的成長起來的童星,他絕對是其中最出色,拍戲部數最多的一個。走出《天山行》《最後一個軍禮》,轉身來到《布穀催春》。之後又化身《預備警官》中的男主角“侯光”……

只是在事業最紅火時,劉繼忠進入學校,本是想要精進自己,沒想到卻讓自己被電影拋棄。 1985年,劉繼忠和當時被選出的20多名當紅明星一起去往北影學院學習。組成了個明星班,大家你追我趕磨煉演技,2年的時間都不接電影。畢業時他們合力創作畢業作品《鴛鴦樓》,沒想到這部寄託了心血的戲遭到了惡評。 “業內說的不好聽,觀者說的也不好聽。我們都是已經演過不少電影的演員,都有作品傍身,他們就說我們學傻了,進了校園就不會演戲了……”這件事造成的後續就是,走出校園的成熟演員遭受職業“寒冬”。

再加上1987年之後中國電影開始走起下坡路。只兩年的時間就變了天,當時的那個明星班四散開了,想出國的遠走,堅持不下去的改行。劉繼忠是一直堅定影視行業的那幾人之一,只是他大部分時候都在客串角色。人到了幕後,經典永存80年代末,“潘冬子”祝新運想要退出影視圈。因為層出的新人豐富著演員這一行業,他又太受“娃娃臉”的影響沒有戲路。劉繼忠當時也有些心灰意冷,但他不想就此退卻。兩個自小就認識的朋友在一起聊天,祝新運說“我放過自己,要不轉幕後工作吧”。

於是兩個人都嘗試著向編劇和導演方向使勁。而在這之後的學習與實踐當中,祝新運認識了比自己大3歲的張玲亞。在愛情的滋潤下疏通了鬱結的心緒,在愛人的開導下奮力向上。沒想到一使勁,祝新運竟然在28歲之後重拾演員身份。陸續出演過《驚天駭浪》《愛在戰火紛飛時》《雪葬》《守望相思樹》等影片。而同樣在這段時間找到能夠一輩子攜手共進的愛人。劉繼忠娶了一位做音樂的鼓手妻子,之後真正在幕後做起了導演。從副導演做起,陸續推出《狼孩》《火之情》《採金人》等影片。有時候劇組缺人,他還會扮上妝偶爾客串一兩個角色。

從台前走到幕後,生活從原本的放在聚光燈下到無人關注。劉繼忠在時間的流逝中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關上門過幸福的日子,後來的他有了更多精力感受生活。 “我妻子比我高,很漂亮,會在我壓力大的時候給我唱歌聽,也會把家裡照顧得很好很溫馨。以前覺得演員就要演一輩子,就要活在熒屏裡,後來發現平平常常的日子就是最真實的人生。我不用扮演成別人,不用過別人的一生,我只過好我自己也會快樂!”

瀟瀟灑灑走過人生62載,時光匆匆給人添上華髮。距離第一部戲《閃閃的紅星》播出已經過去了48年,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劉繼忠這個名字。但提到“椿伢子”,說起“王海生”,形容一下“戰士小郭”身亡時的場景。不少觀眾腦海裡均會浮現一張屬於劉繼忠不同年紀時的臉。

如今62歲的他依舊在這一行業堅守,他的作品還在熒幕上重播。陪著我們長大的影視人,也陪著我們一點點變老。但長留影視長河的經典作品,還在向新加入的人群,說著我們曾經共同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