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已爆,新海誠給國漫的兩點啟示


對於喜歡動畫電影的人來說,今年11月11日最值得期待的,並不是各大電商的折扣力度,而是新海誠導演的新片《鈴芽小姐來鎖門》(以下簡稱《鈴芽》)。

影片昨日在日本上映後,IMDb開分9.5,Filmarks開分4.1,成績不凡。

2016年,《你的名字。 》在全球斬獲3.58億美元票房,新海誠隨之名氣大漲。他與宮崎駿,是日本唯二成功破圈的天才動畫導演。

與高畑勳、庵野秀明、大友克洋、押井守、細田守、米林宏昌等優秀的日本動畫導演一樣,剛嶄露頭角之時,新海誠也被影迷寄望為“宮崎駿接班人”。然而,新海誠嘗試吉卜力的作品《追逐繁星的孩子》,卻遭遇滑鐵盧。不過,他立即糾正了自己的創作方向。

新海誠的動畫,每一幀都可以做屏保。但在我看來,我們的國漫需要向其學習的絕不僅僅是審美,還有他超強的自我糾正意識。

新海誠

1973年出生的新海誠原名新津誠,是日本建築世家“新津組”的公子。因為家境富裕,上世紀80年代,新海誠就有條件嘗試全數碼製作二維動畫。這為他後來擺脫吉卜力的畫風影響、創立自己的美學風格,奠定了技術基礎。

新海誠畢業於日本中央大學的日本文學系,因此他不僅習慣自編自導,還特別熱衷於把自己的動畫作品改編成小說。 《言葉之庭》中,他引用並改編了《萬葉集》裡的和歌,成為影片的點睛之筆。

大學期間,新海誠加入了以開發角色扮演遊戲為主的Falcom遊戲會社,參與包括程序、美工、動畫與宣傳影片製作在內的多種工作。在職期間,新海誠開始個人動畫創作,兩部黑白短片《遙遠世界》和《她和她的貓》均獲得了專業獎項的認可。

2001年,新海誠辭職後全力製作自己的第一部動畫電影《星之聲》,一人包攬了腳本、製作、背景、人設、監督等工作。從此之後,新海誠一直穩定保持著平均三年一部作品的節奏,活躍在日本動畫電影的舞台上。

新海誠作品中的“變”

新海誠的作品,口碑起伏明顯。這主要來源於新海誠作品中的“變”:擅長從作品的爭議聲和負面評論中總結經驗,並迅速做出自我糾正。

《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的故事背景架空,並涉及繁雜的平行宇宙理論,情感敘事在91分鐘的電影中也不佔優勢,口碑不高。

新海誠意識到,自己並不擅長科幻題材,於是掉轉航向。這是他的第一次自我糾正,也是他建立作者化表達的開始。

《秒速5厘米》被小眾動畫迷捧上神壇後,新海誠對《追逐繁星的孩子》野心勃勃,卻得到了扎心評價:模仿宮崎駿。 “新海誠的天空嫁接了宮崎駿的草原”“動起來是吉卜力,靜下來是新海誠”。

痛定思痛。兩年後,新海誠帶著《言葉之庭》回歸。無論是畫風還是故事主題,這部作品一點也沒有宮崎駿和吉卜力的影子。這是他的第二次自我糾正,也是他開創個人影像風格的開始。

得益於早年的技術基礎,新海誠跳出以吉卜力為代表的二維動畫純手繪方式,利用CG技術,在《言葉之庭》中實踐了大量電影攝影技法。

在構圖、運鏡、景別選取、焦點變化、光線反射、物理動態上,新海誠都在向真人電影看齊。於是我們看到,《言葉之庭》及之後的作品,雖然依舊是二維動畫,視覺體驗卻有三維動畫的縱深感、空間感和流動感,以及由此形成的寫實感。

實體還原吉卜力的動畫不難,但還原新海誠的動畫不易,因為後者電影的每一幀畫面,都不是一層手繪,而是多層疊加而成。

《言葉之庭》口碑雖高,但與《秒速5厘米》一樣,主流院線的收益回報並不高,日本本土票房僅為1.5億日元。

事實上,新海誠作品的影音製品,尤其是附帶藝術設定集的碟片套裝,銷量一直很高。不難發現,新海誠的電影更適合獨自欣賞與收藏。

如何讓自己的作品從“獨樂樂”進階為“眾樂樂”,是新海誠必須做出的第三次自我糾正。

而《你的名字。 》的成功,至少與新海誠的兩點改變有關:

其一,影片前半段節奏緊湊,強化了超自然現象的新奇性,突出了人物探索的主動性,抓住觀眾眼球。

其二,夢中身體互換的設定並不是故事內核,而是後半段躲避彗星墜落的解決方案。新海誠第一次將他最擅長的雙人情感敘事,落在了具體的大事件中。

影片的高潮,不僅是觀看情緒的高潮,還有場面戲、動作戲等視聽感受的高潮。

基於此,《你的名字。 》具備了“世界系”的完備要素,突破了“世界系”固有的“無能為力”色彩。無論是文本內容還是視聽表現,都與大眾觀影訴求接軌。

《你的名字。 》後的作品飽受期待,然而《天氣之子》沒有順利過關。略顯中二病的男主並不討喜,結尾“為一人,毀一城”的選擇令人不解。

《天氣之子》口碑和票房雙腰斬,新海誠的自我糾正意識又被激活了。在《鈴芽》日本點映特典的小冊子上,新海誠這樣介紹新作:

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失去母親的女主人公鈴芽的成長故事;鈴芽幫助草太恢復原形的喜劇愛情故事;為了防止日本各地發生地震,鈴芽“鎖門”的故事。

成長和愛情兩大元素是加分項;為了防止地震去日本各地“鎖門”的情節,在冒險動作色彩上附加了環保主題。

可以看出,新海誠總結了《你的名字。 》的成功經驗和《天氣之子》的失敗教訓,完成了《鈴芽》。

新海誠作品中的“不變”

新海誠的“變”,讓他成功出圈;兩個不變的藝術堅守,則讓他擁有極高的粉絲黏性。

其一,在美學上追求寫實感。在對自然環境的表現上,新海誠始終探尋極致寫實。

外景實地考察是必做功課。製作《秒速5厘米》中的第二章《宇航員》時,新海誠曾分別在春天和冬天到訪種子島,拍了5000多張照片。

他很善於觀察自然景物的層次區分。 《言葉之庭》裡,不同雨量的雨,在太陽光下被不同介質反射,呈現出不同效果。這種寫實感雖然是“虛假的”,但十分細膩,沉浸感十足。

另一個“不變”,是新海誠對雙人情感的執著。

你甚至可以說他的故事創作高度套路化——從《星之聲》到《鈴芽》,每個故事都有被某種阻礙分開的男女主人公。這阻礙可以是:8光年、平行宇宙、轉學、年齡差、不同的時代、社會輿論、身體形態等等。而他作品撼動人心之處,也正是主人公們的思念對這些阻礙的穿越與衝破。

這兩點不變,讓新海誠漸漸擁有了鮮明的作者標籤,成為當下日本動畫電影界的佼佼者。

帶給中國動畫電影的創作啟示

中國動畫人很早就開始向新海誠“取經”。遺憾的是,這種學習直至今日仍停留在美學表現和文藝氣質上,且多為個人作品、獨立作品。商業作品如果拿“新海誠”三字說事,多半是蹭熱度。

中國動畫對新海誠的學習,受限於製作成本,很難上升到產業級別。反倒是電影領域,傳出過要翻拍《秒速5厘米》真人版的消息。

近幾年的國產原創動畫電影,如《大聖歸來》《大魚海棠》《哪吒:魔童降世》等,都取得了亮眼的票房成績,但它們只在動畫觀感上做了努力。

已經系列化的國漫IP,其民間反饋和主創之間存在著嚴重割裂。比如追光動畫的“白蛇”和“新封神”系列,前作觀眾吐槽的點,在續作裡幾乎悉數保留,有時甚至“變本加厲”。彩條屋作為集團軍,雖然扶持了許多年輕動畫人,卻很鬆散,至今未能形成穩定的品質輸出。

通過回顧和剖析新海誠的作品歷程,我們可以得到一些啟示。即使擁有非凡的動畫天賦和極為圈粉的個人標籤,也不是每部作品都能成為出圈爆款。作為創作者,不僅要堅持藝術表達,還要有自我糾正的意識,稱讚中積累經驗,批評中汲取教訓,才能在後續作品中一點點消除不足,一步步走近大眾。

【文/滿囤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