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衛視主持人駱新近照,熒屏上的他,總是談笑風生的模樣


東方衛視主持人駱新近照。

和大部分上海觀眾一樣,大家對駱新不熟悉。

所以駱新一見面就“交待”:“我原先當主持人,只為了看自己在鏡頭前能不能好好說話,現在這個理想實現了。比起主持人,我覺得自己更稱職的身份是策劃人;央視搞一些節目,請十幾個人策劃商量,其中往往有我。”

駱新在電視圈是老資格了。

當年《正大綜藝》初出時他就是編導之一,在央視參與策劃了許多欄目和節目,如《影視同期聲》、央視主持人大賽等,其得意之舉,一是推介張越上他任編導的《半邊天》欄目,一是策劃《當代工人》。說到《當代工人》,駱新的語氣明顯帶著幾分感情:“這個節目的收視率不是很高,但開辦的’現場談話’形式在當時非常新穎。”有人因此稱駱新為國內“電視新聞現場採播”的專利擁有者。

駱新進入東方衛視以後主持過很多的節目,其中有《東方直播室》、《百里挑一》、《誰能百里挑一》等。

其中《百里挑一》和《誰能百里挑一》是一檔大型的相親交友節目,通過男士的選擇或女士的反選,節目本身就形像多樣化。自從駱新接棒以後更是一改往日嚴肅的新聞主播形象,也與上一任主持人程雷的詼諧幽默不同,將主持的風格更加的多變,通過開玩笑或說教,充分的將已婚人士和資深評論等成熟男士的形象顯露無遺。

如今在東方衛視,駱新的身份是“創意總監”;同時在《看東方》欄目“早報早知道”中讀讀報紙、“早茶待客”中訪訪嘉賓。

駱新1968年出生於北京,童年在杭州的祖父母家居住。

因為南北方語言的巨大差異,“外來”的駱新唯恐遭人恥笑,常常不敢說話,久而久之成了嚴重的口吃(結巴);以致於他後來將喜歡上記者這份職業,形容為“撿”來的運氣。 13歲時,父親因患鼻咽癌去世,駱新成了他口中“少年失怙的人”。

因為長期不安全的處境,駱新曾一度嚴重口吃,但小時候的這些經歷也使他更能在乎別人的感受。他說,好的主持人就是要“忘記自己,在意別人。”一個好的主持人一定是更多的在意別人,在意被採訪人,跟我共同來做節目的這些人,我隱藏我自己,它像一個空氣一樣瀰漫在這個環境當中,跟別人融為一體,這就是一個好主持人。

中戲戲文係出身的駱新,常年以寫作的方式進行思考。他堅持每週寫一篇書評,以此提醒自己“保持閱讀習慣”。甚至有時雜誌約稿,寫一篇文章只有150塊錢,三四千字。但他覺得無所謂,不在乎錢,他認為,寫東西是自我梳理的一種方式。

駱新:一個人知識的多少,其實與境界高低並沒有必然聯繫。多讀書,並不像許多教育者所評價的,是“為了增加知識面”,而是為了提高人的認知能力。所謂的認知能力,就是價值的判斷力——分清是非曲直,審辨善惡美醜,看透生死興廢,把握進退取捨……一言以蔽之,識人性,有良知。

駱新:明明可以拼才華,為何偏要靠顏值?

熒屏上的他總是談笑風生的模樣,私底下,駱新也是個愛書人。從駱新的推薦書目就可以看出,他的閱讀範圍廣闊、不拘一格。世間人的魅力有千千萬萬種,書也如此。

在駱新看來,書的意義不在於外觀,因為書是一種拼才華的存在。既然可以拼才華,那何必偏偏再去靠顏值?

駱新以客觀、冷靜、獨到、不失親和的主持風格,贏得了廣大觀眾的喜愛,也得到了國內同行的高度讚賞。他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以及鮮明的觀點,也引起了輿論界的關注。他主持的節目,時常為廣大青年人進行國情教育,熱心各類公益和慈善活動,弘揚正能量。

現在隨著駱新活躍熒屏的增加,外界對他的妻兒也給予高度關注。

其實,在現實生活中,駱新的妻子叫清婉。

她是一名溫柔善良、知書達理女性,而清婉為駱新孕下女兒一枚,現在駱新為了工作到處奔波,而清婉和女兒一直在上海定居,很少出現公眾面前。在駱新心目中,他曾表示過“自己最對不起的人就是清婉”,所以如此可見事業和家庭是無法兼得的。

駱新冷靜、獨到、犀利的評論,贏得了廣大觀眾的喜愛,得到國內同行的高度評價。他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以及鮮明的觀點,也引起了輿論界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