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故事:前妻的私生女


1

老陶到底還是出軌了,蘇敏心里特別不是個滋味兒。

關鍵是這事兒吧,蘇敏沒有一點心理準備。並且這個消息還是來源於蘇敏的一個親戚,這個親戚和蘇媽不對付,下班路上截住蘇敏,發給她一張照片過來問道:“敏敏,你家老陶這是和誰啊?我昨兒晚上逛街,正好看到老陶在老闆娘美食城吃夜宵。本來想走過去打個招呼,又怕造成啥誤會,對你不好。”

親戚說話的語氣明顯有藏不住的興奮。

哼,什麼怕對蘇敏不好,還不就是想看她笑話嘛。

照片拍的距離有點遠,但蘇敏還是一眼認出來了就是自家男人老陶,他穿的灰色外套是蘇敏新買的。只見老陶手搭在旁邊一女孩的肩膀上,女孩頭挽著一個圓圓的髮髻,穿的是一件藍底白花的少數民族服裝,老闆娘美食城的工作服,蘇敏去那吃過飯,知道。

原來老陶居然勾搭上了一個服務員!

怪不得那天晚上回來很晚,明明他答應了兒子早點回來,陪他去踢球的。結果回來天都斷黑了,還踢個鬼的球啊。說是和同事聚餐去了,回到家還有些神不守舍,原來是有情況。

蘇敏臉上閃過不悅,親戚馬上捕捉到了這個表情,“敏敏,這個女人是誰,會不會是老陶找的相好啊。”

“老陶姐姐的女兒,八成又是要找老陶借錢了,老陶這是教育她呢。”蘇敏意識到自己失態了,趕緊給自己打圓場。她還沒有想好應對的辦法,可不能自己先亂了陣腳,讓親戚在外頭嚼舌根。

“老陶姐姐家的女兒?沒聽說老陶有姐姐啊。”親戚一臉狐疑。

真的是欲蓋彌彰,越緊張越出亂子,蘇敏只是想敷衍一下親戚的,沒想到人家故意窮追不捨。

蘇敏調整了一下情緒,“老陶的表姐,老陶小的時候,表姐沒少資助過他,比人家很多親姐都親。”

親戚總算是走了,蘇敏長舒一口氣。

接下來,她得好好想對策。

2

蘇敏和老陶是二婚。

兒子是蘇敏和前夫生的,前夫生病走了,蘇敏一個人帶著娃。因為娘家幫忙不上,蘇敏啥事都只能親力親為。蘇敏和前夫是晚婚,生娃的時候她就三十多歲了,本來,經濟條件也還行,因為給前夫看病,落了個人財兩空。所以,保姆是請不起的。

為了兒子,蘇敏真的是用盡了洪荒之力。她和鄰居做了個交換,鄰居幫她帶娃,她幫鄰居家的女孩兒輔導英語。

兒子平時健健康康的話也沒事,怕就怕孩子生病。

遇見老陶,就是因為兒子生病。

那天,她還沒下班,幼兒園老師打電話給她說兒子病了,蘇敏請了假,背著兒子沖向了醫院。

一通折騰下來,蘇敏自己也累壞了。帶著兒子在等待室等著念名字的時候,她自己的肚子有點疼,便讓兒子坐在那不動,她想去上個廁所。兒子可能是身體不舒服吧,不願意她離開,鬧,牙疼似的哼哼。想著為了給兒子看病,請假的時候被領導批評,現在連上個廁所都抽不開身,又急又煩,忍不住兇兒子。

坐在她旁邊低頭刷手機的老陶,聽到蘇敏的低吼聲,說,“孩子不舒服,你別兇他,我幫你抱一會吧。”

兒子居然乖乖讓老陶抱了過去。

蘇敏上完廁所,謝過老陶。

“你咋不讓孩子爸爸陪你一起呢?這孩子有點沉呢。”老陶這一問,蘇敏內心的崩潰就藏不住了,輕輕地說了一句,“他爸走了。”說完,蘇敏的眼眶就濕了。

老陶不停地道歉。

還好,兒子沒啥大事。

看完病後,蘇敏帶著兒子在醫院門口打車,老陶看完病也出來了,堅持送蘇敏一程。

蘇敏這才知道老陶離異單身,無孩。

本來蘇敏是沒打算再婚的,只是自己一個人生活確實太辛苦了。加上老陶確實是一個溫暖的男人,最大的好處是他患的是死精症。也就是說,老陶無論和誰結婚,他都不會有自己親生的孩子,他和老婆離婚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但老陶偏偏又是個喜歡孩子的。

這條件簡直不要太適合蘇敏了。她二婚,連生二孩都省了。

結婚後,老陶對兒子那可真的是沒得說,典型的慈父,為了不把兒子寵壞,蘇敏就只能扮嚴母了。

講真,二婚的女人沒有那麼渴望愛情,就指著男人對孩子好。老陶對兒子那麼掏心掏肺,蘇敏自然也是用心經營著他們這個小家。

可現在老陶出問題了。

蘇敏想到了離婚,可又有點不心甘。

想了又想,還是先靜觀其變吧。

3

過了幾天,是老陶的生日,蘇敏做了一桌好菜等他回來吃飯。

菜差不多可以全部上桌的時候,老陶打電話說單位臨時加班,讓蘇敏母子先吃。

加班?那麼巧?

腳趾頭都能想得到他是去會小情人了。

蘇敏心裡泛起了一陣不舒服。

不行,她一定得去把這件事兒挑明,離婚就離婚。離了他老陶,蘇敏又不是活不下去,總不能這樣讓人把自己當傻——子般欺負。

蘇敏直奔老闆娘美食城而去。

還沒到店,透過玻璃窗,蘇敏發現老陶坐在一個角落裡喝酒,一個服務員給他上了一盤菜後,說了幾句話又走了。

蘇敏突然出現在老陶面前的時候,驚得他趕忙伸手扶眼鏡,“你,你怎麼來了?”

“我怎麼來了,你自己心裡沒點數麼?”

老陶想解釋,卻又覺得解釋什麼也沒用,囁嚅著不知說啥好,只得不停地擦眼鏡。正尷尬間,一個服務員走過來了,“陶老闆,是你夫人吧,好漂亮啊。”

“蘭蘭,叫蘇姨。”

“這麼年輕漂亮,我不應該叫姐姐嗎?”那個叫蘭蘭的女孩一臉挑釁,“陶老闆,既然姐姐也來,那我就敬你一杯,祝你生日快樂。”

蘭蘭一邊說一邊給自己斟上了一杯酒,親熱地靠在了老陶身邊,“來,乾杯。”

氣得蘇敏每個毛孔都要冒煙了。

蘇敏扭頭走了出去,她再不走,真的就顧不上自己的體面了。在一家飯館里和一個女服員爭風吃醋,她蘇敏丟不起這個臉。

衝出飯店,蘇敏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

她原本只是想有一份安安靜靜的日子。親戚給他看相片的時候,她還天真地想,也許是什麼誤會呢?過日子嘛,總得包容一些。

結果人家是把她的自尊放地上摩擦呢。

老陶追了上來,一把抱住了蘇敏,“不是你想的那樣子,她是我的女兒。”

不說還好,老陶這一說,蘇敏一口咬了下去,這樣的謊言你都能說出來,不痛死你老陶才怪。

老陶終於鬆手了,疼得他手直甩,蘇敏能感覺到蘭蘭在後邊偷笑。

這婚,離定了,蘇敏想。

4

回到家,蘇敏整個人都虛空了。

“我知道你眼裡揉不進沙子,所以,一直隱瞞了你一些真相。沒想到事情反倒成了最糟糕的一面。我想通了,不管事情最後會怎樣,你有權知道真相。”老陶說。

反正要離婚了,那就當故事聽聽吧,蘇敏想。

老陶說蘭蘭真是他女兒,不,應該是他前妻的女兒。

老陶和前妻結婚後,一直沒有孩子。他們倆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是前妻去拿的,說沒有問題,不懷孕可能就是因為熬夜多了。

為了生寶寶,老陶改掉了些不良的生活習慣。皇天不負苦心人,後來,老陶終於有孩子了。一個粉嫩的小女孩兒,老陶喜歡得緊,希望她蘭心慧質,取名蘭蘭。

家裡有一個小孩子多好啊,充滿了歡聲笑語,充滿了活力,雖然累,但快樂啊。

但好夢往往不長久。

有一天女兒生病,抽血檢查,是O型血。這怎麼可能,老陶是A型血;前妻是B型血。

在老陶的逼問之下,前妻才說老陶是死精症。那段,她遇上了初戀,舊情復燃,就有了孩子了,正好。

老陶說就算他死精症,妻子做個試管也行啊。

前妻說睡一覺就能解決的事兒,幹嘛要去浪費那個錢,去遭那個罪?

聽得老陶想掐死前妻,出軌都出得那麼理直氣壯。

就那麼離婚了。

夫妻一場,老陶沒有對前妻趕盡殺絕。離婚後,老陶搬出了原來的家。蘭蘭叫了他四年爸爸呢,回首她帶給他的快樂,他也心疼。

後來,再無交集。

5

再遇蘭蘭,就是在老闆娘美食城。

當時,老陶和幾個同事在吃飯,幾個小混混在調戲服務員蘭蘭,老陶上前解圍,小混混才住手。

蘭蘭過來道謝,老陶這才注意到服務員像蘭蘭,因為眼角的一顆痣。

蘭蘭應該是沒有認出老陶。

老陶裝成蘭蘭的老街坊打聽了一些事:才知道前妻去世了,那個房子為了給前妻治病也賣了,無依無靠的蘭蘭只能出來打工養活自己。

聽得老陶也是心酸不已。

蘭蘭畢竟也做過自己的女兒,她不過才十八歲,在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打工,終究是不適合她。

老陶想給她換一份工作。

蘭蘭不走,早早步入社會的她對誰都有提防心。老陶這才報上自己的真實身份,蘭蘭那個反應激烈啊。

原來,她並不知道她是媽媽的私生女,她以為真相就是媽媽說的,是老陶拋棄了她們母女,記憶中的爸爸也模糊了。

前妻讓蘭蘭恨老陶,也不准蘭蘭找老陶。

老陶無法理解前妻,她把自己的女兒害成這樣。

可能真的是心裡有點扭曲,也可能是叛逆。得知真相的蘭蘭,對老陶一點也不友好。

她說她在老闆娘美食城吃住都很好,憑啥聽老陶的?老陶又不能給他錢花,她得靠自己養好自己。

老陶確實也不能給她錢花。

一是他沒有多的錢,他工資都交給了蘇敏。再說他現在有家庭,確實也不能瞞著老婆在外頭亂花錢。再一個,授人魚不如授人漁,他也不能平白無故給蘭蘭花錢。

蘭蘭的身世,聽得蘇敏眼淚都來了,那還只是一個孩子啊,老陶那麼喜歡孩子的一個人,自己疼愛過幾年的女兒,過得不好,怪不得他放不下。

6

同為女人,蘇敏更容易走進蘭蘭的內心。

她也明白了蘭蘭為啥要留在老闆娘美食城打工了,就因為那有一口好吃的。這不能怪蘭蘭貪吃,自打老陶離開之後,她跟著那個不靠譜的媽媽,就沒過上好的生活。她一個小姑娘,想吃點好的有什麼錯呢?

蘇敏決定幫蘭蘭一把。

但她不能聖母心把蘭蘭帶到家裡去住。帶回家的話,時間一長,會滋生出各種矛盾,影響自己家庭穩定,也會害了蘭蘭。他們這種關係,還是得保持距離。

蘭蘭不是喜歡吃嗎?那就在吃上下功夫。

蘇敏有一個關係很好的表姐在城東開了家泡菜館,收學徒,5000塊錢一位。其實蘇敏知道,表姐不會教學徒真功夫搶她飯碗。但蘭蘭情況不一樣,而且蘇敏保證不讓蘭蘭在城東搶表姐生意。這樣,她肯定會教多一點。也夠了,蘭蘭可以自己摸索,然後做出自己的特色。

能夠學技術,蘭蘭當然高興了。

只不過蘇敏有條件,蘭蘭每週得上門給他們家做一次泡菜,那個5000塊錢的學費等她賺了錢也是要還的。

蘭蘭學得快,不過三個月,做的泡菜有表姐家那個味了,蘇敏暗自高興。

蘭蘭想自己單幹。

開店的話成本太高,她找蘇敏借錢支個攤位。

“小丫頭野心不小啊。”蘇敏摸著蘭蘭的頭。

半年後,蘭蘭還了蘇敏的兩萬塊錢,感謝的話說了幾籮筐。

蘇敏樂了。

她有那麼值得感謝嗎?只不過借給了她一點小錢,幫她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路。蘭蘭本就是一個好姑娘,做泡菜當學徒,得在店裡做很多雜事,蘭蘭從沒抱怨過。一個心氣兒高,又肯上進的姑娘,稍微有人提攜下,就前途無量了。

真要遇上爛泥,她蘇敏也沒本事把泥扶上牆。

再一個,她幫蘭蘭不也是幫了自己嘛,老陶對這個家更盡心盡責了呢,有事兒也不會瞞著她了,一家子更其樂融融了。

蘇敏對蘭蘭也充滿了感激,送人玫瑰,手留餘香,挺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