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還在聽10年前的老歌?


打開你的歌單,你會發現很有趣的現象。

歌單裡的大部分歌曲,基本出自2000到2010年。比如說,周杰倫的《東風破》、林俊傑的,《江南》、五月天的《倔強》等等。

如果你的年紀稍大一點,可能,你喜歡更有年代感的歌曲。比如,張學友的《吻別》,Beyongd的《光輝歲月》等等。

這些歌曲,經過時間的打磨。已經成為一代人的經典。而且,我列舉的,只是這個時代歌曲的很少一部分。那時的歌曲不但精良,傳唱度高,而且數量龐大,種類繁多。無論你喜歡什麼類型的歌曲,基本都能找到對應的歌手。

但是,大約從2010年以後,這種真正有質量的音樂,就越來越少,最後消失不見。

我們能聽到的歌曲,質量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滑。

聽了什麼《驚雷》、《一人飲酒醉》,我甚至覺得,就連當年不太喜歡的《老鼠愛大米》、《傷不起》這種口水類的歌,都突然變得旋律優美,值得開循環反复聽了。

現在的音樂,和十年前,已經沒法比了。

真正的華語音樂,似乎已經“死”了。

而出現這種問題,主要有三個原因。

1、好質量打不過好流量

這十年來,音樂環境變化很大。

這個環境,說的不是音樂本身,更多的是音樂載體。

隨著科技的發展,我們聽音樂的工具在不斷更新。從卡帶、到CD、MP3隨身聽。再到網絡時代到來,QQ音樂、網易云音樂這類軟件的普及。我們獲取音樂的難度在下降。

還記得學生時代,想買一盤周杰倫的《七里香》,會去學校邊上的音箱店,提前兩週預定。如果晚了就會買不到,等下一篇貨。

但是現在,無論你想听誰的歌曲,只要對品質要求不是太苛刻。你完全可以在任意一個網站上購買。

獲取音樂的難度,下降太多了。

傳播難度下降,CD卡帶落寞,數字專輯強勢上線。

對創作者來說,讓自己的作品到聽眾耳中,變得併不困難。比起提升品質,更多的精力會放在其他方面。

做音樂的重心,從讓聽眾認可,變成了讓聽眾聽到。

在這個思路下,好作品不如好渠道,會創作不如會營銷。

環境的變化,讓太多的音樂人,從打磨作品的工匠,變成了市場營銷的大師。

2、資本入場,競爭規則悄然改變

音樂市場的膨脹,自然會引起資本的覬覦。

對音樂質量這塊,資本無力過問。但是在獲取流量方面,資本就有最大的優勢。而互聯網時代到來,傳播和營銷的比例加重,給了資本最好的入場機會。

投資音樂人,提供傳播流量,再從作品收益里分一杯羹。對於有才華的音樂人來說,這是最大的助力。

在資本入場的前期,好音樂人搭配好的流量傳播,是一波強強聯手。網絡上確實出現了一大波好歌。這是雙贏的局面。

但是隨著資本越來越多,話語權也變得更重。音樂人從合作的主導,變成了賺錢的工具。

對於資本來說,商人逐利是天性。他們追求的是更快的賺錢,越快越好。

和這個相比,音樂作品的質量就不再重要。要快要快要快。

音樂行業的競爭規則,從比拼作品質量,變成了追逐速度和更多流量。

好作品引領市場,變成了作品迎合市場。

大人,時代變了。

3、劣幣驅逐良幣,好音樂人再難出頭

只有肥美的土地,才能長出最嬌豔的花朵。音樂領域的規則變化,就注定了難有好的作品出現。

經濟學裡有個著名定律,叫“劣幣驅逐良幣”。

在鑄幣時代,當那些低於法定重量或者成色的鑄幣——“劣幣”進入流通領域之後,人們就傾向於將那些足值貨幣——“良幣”收藏起來。最後,良幣將被驅逐,市場上流通的就只剩下劣幣了。

而在現在的環境裡,如果沒有相關的規則,好作品好音樂,絕無翻身的可能。

在流量主導音樂的環境下,好作品注定默默無聞,好音樂人難有出頭之日。

不是這個時代沒有好的音樂作品,而是好作品,你永遠聽不到。

音樂人也是人,也要生存,也要養家糊口。在這裡掙不到錢,就被迫要改行。

音樂行業裡,就剩下了流量更多質量更低,但是可以掙到錢的音樂人。

這就進入了“劣幣驅逐良幣”的圈子,也就進入了惡性循環。

優勝劣汰,優勝的是流量,淘汰的是質量。

好的音樂人再難出頭。

超越前輩?沒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