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套馬桿》鬧到不可開交,現在烏蘭托婭和烏蘭圖雅發展如何?


當年一首草原歌曲《套馬桿》火遍了大江南北,“給我一隻雄鷹,一個威武的漢子,給我一個套馬桿,攥在他手上……”

富有節奏感的音樂再配上烏蘭托婭高亢嘹亮的嗓音,讓這首歌成為了大街小巷的“神曲”。

作為演唱者的烏蘭托婭也漸漸從一位不知名的草原歌手成為了公司裡最熱門的歌星,接連發布了《夢中的香格里拉》《我從草原來等》等多張專輯。

但是就在事業上升的時候,烏蘭托雅卻失去了《套馬桿》的演唱權,甚至公司還把這首歌的演唱者換成了和她名字類似的烏蘭圖雅。

面對著自己曾經唱火的歌曲,如今卻只能屬上別人的名字,烏蘭托婭心中自然是很難接受。

在曾經的採訪中她也說:“還是特別的遺憾,現在在商演中還是不能唱著這些歌的。但我也沒覺得她(烏蘭圖雅)火啊。”

當年“托婭”和“圖雅”的在音樂上的針鋒相對成為了很多人圍觀的故事。

那麼如今過去多年,這兩位主人公又有著什麼樣的境遇呢?

烏蘭托婭與烏蘭圖雅

01

作為《套馬桿》原唱的烏蘭托婭其實在出名之前也十分的不容易。

小學三年級的一次上台表演讓她產生了想學唱歌的念頭,可是當時父母卻不同意。

他們覺得女孩子還是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早點嫁人就可以了。

所以在上職高的時候父母給她報名了美容美髮,但這依然不能阻攔烏蘭托婭熱愛音樂的心。

每次走到學音樂的班級時,她都會停下腳步往裡面看看。

可儘管是父母的阻止也攔不住她那顆熱愛音樂的心,於是烏蘭托婭背著爸媽改了自己的專業,學起了音樂。

畢業之後的她本想成為一名音樂老師,可是連著兩年都沒考上的烏蘭托婭選擇輟學,外出工作。

那時候的她開始跑夜場,到處唱歌,也參加了很多的歌唱比賽,漸漸地也獲得了一些成績。

此時的她想著自己是不是能夠繼續往上走一走呢?

於是她來到了北京,並通過央視的青歌賽成功簽約了廣州新月演藝經紀有限公司,而這也成為了後來套馬桿事件的導火索。

簽約之後烏蘭托婭也很快迎來了自己事業的上升期,一連發行了《愛不在就放手》《火鳳凰》等多張單曲。

尤其是2009年《我要去西藏》專輯,那首《套馬桿》的歌曲成功讓大家記住了“烏蘭托婭”這個名字,那時候她被人們親切地稱為“草原的天籟之音”。

本來一切都非常的順利,可是在2011年,烏蘭托婭的經紀公司卻突然傳出了她無權在繼續演唱《套馬桿》的消息,而這首歌的演唱權則交給了一位名叫烏蘭圖雅的人。

當時烏蘭托婭與經紀公司只簽約了三年,合約到期之後她並沒有選擇續約。

因為曾經公司基本不怎麼給烏蘭托婭安排工作和活動,甚至一年的時間只去西藏演出過一次,她也根本不知道《套馬桿》早已火遍了整個草原。

每天就拿著極少的工資,過著養老的生活,於是在面對是否續約的時候,烏蘭托婭選擇了放棄。

那時候的她性格也是特別的倔強單純,想著只要有歌唱就可以。

但是沒想到經紀公司卻直接剝奪了自己演唱歌曲的權利,還把自己唱火的歌曲移花接木,安在了烏蘭圖雅的身上。

烏蘭圖雅

02

當時新月演藝公司與烏蘭托婭解約之後,很快就遇到了剛剛從中央民族學院畢業的烏蘭圖雅。

但早在學校裡的時候,她就已經和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很熟了。

臨到畢業時,烏蘭圖雅就想要做出自己的音樂。

當時她手裡一共走有5首歌曲的小樣,其中有兩首她也非常的喜歡。

所以為了能做好這兩首歌,她就找到了新月演藝公司的編曲人李凱稠,而他也正是當年《套馬桿》的編曲。

經過兩個人的努力,終於打造出了《心中的草原》和《鳳凰飛》兩首主打歌。

歌曲一經上線,便收穫了不錯的反響。烏蘭圖雅也收到了很多經紀公司的邀約,其中新月演藝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有著多年合作的經歷,再加上好朋友的幫助,於是她還是來到了這個公司。

進入公司之後,烏蘭圖雅便開始著手打造自己的專輯。

當時主推的歌曲就是《鳳凰飛》,公司表示,作為一個剛畢業的歌手,原創作品還不是很多,可以在專輯裡插入一些公司版權歌曲的翻唱,而這首歌就是《套馬桿》。

而伴隨著專輯的發行,原來的演唱者烏蘭托婭失去了再次表演的權利,只能看著自己的歌曲被別人演唱。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剛開始烏蘭托婭也非常的生氣,在採訪中她表示:

“這件事在我這麼多年的演唱道路上也算是一個挫折了,但是我也沒覺得她火啊,而且很多朋友都說她唱得不是很好聽。”

但是每次在外演出時,觀眾總是期望著能夠再次聽到烏蘭托婭演唱《套馬桿》,看著觀眾們期待的眼神,她第一次開始思考是不是自己當初的決定太過偏激了。

可是事已至此,面對著身邊朋友親人的憤慨,烏蘭托婭還安慰道:“沒關係,我唱好我自己的歌,繼續出更好的歌,沒問題的。”

而這邊擁有《套馬桿》演唱權的烏蘭圖雅也受到了很多有異議的聲音。有的人覺得這又不是你的歌,你為什麼要唱。

為了向大眾澄清,經紀公司也為烏蘭圖雅專門召開了澄清會,表示烏蘭托婭所說均是對公司和烏蘭圖雅的惡意誹謗,必要時還會採取法律手段進行維權。

但是無論公司如何澄清,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03

他們發現烏蘭圖雅演唱《套馬桿》的時候,每次唱道高音的部分都會把麥克遞給觀眾,自己卻絲毫不唱。

有時就算是唱,大概率也是破音。

所以久而久之,關於烏蘭圖雅“躲漢子”的梗開始流傳在網絡。

甚至有人總結出了她唱這首歌的規律,那就是“逢漢子必躲開,逢原野必拉麥”,還有人笑稱,烏蘭圖雅是一個漢子也沒套著。

儘管對於烏蘭圖雅的唱功的懷疑不曾停止,可是她的事業卻發展得越來越好。

不僅登上了央視的跨年晚會,還代表國家前往意大利演出。

而在烏蘭圖雅事業蒸蒸日上的時候,烏蘭托婭卻迎來了人生的低谷。

不僅事業上遇到了阻礙,而且父親的身體也出現了問題。

因為平時總是喝酒,也不注意身體,最終在檢查的時候發現患上了肺癌。

當時在得知父親生病之後,事業上受挫的烏蘭托婭也只能打起精神照顧父親。

為了給父親治病,她們跑遍了北京的醫院和上海的醫院,可是醫生都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沒有辦法治療了。

無奈之下,烏蘭托婭只能帶著父親回到了家鄉,靠吃中藥來維持。

此時的她雖然沒有了經紀公司,但是憑藉這麼多年在圈裡積攢下來的人脈,烏蘭托婭還是可以經常出去演出掙錢,來為父親治病。

可是疾病是無情的,十個月之後醫生向烏蘭托婭下達了父親的病危通知書。

為了滿足父親的心願,烏蘭托婭在家裡開了一場小型的音樂會,把父親的親朋好友都叫了過來,讓大家再聚一次。

而且她還為父親開了一個攝影展,把這麼多年拍的照片都擺出來讓大家欣賞。

這場演唱會開完,烏蘭托婭就連夜坐飛機去趕第二天的演出。可是剛落地就收到了父親已經快要不行的消息。

一開始她想拋下一切回去,可是已經沒有機票了,於是烏蘭托婭只能繼續表演。

表演結束之後她立馬趕了回去,可是此時的父親已經去世了,她還是沒能看到最後一面。

雖然父親去世了,可是烏蘭托婭一直把他的教誨記在心裡。生活就是這樣有起有伏,不要感到煩悶。

她也把這句話當作自己繼續前行的力量,於是她重新創作了歌曲《新套馬桿》,也意味著自己的事業重新開始。

緊接著《火紅的薩日朗》《美麗的草原我的愛》等多首歌曲的發行,也再一次驗證了烏蘭托婭的實力。

雖然從發展勢頭上不如烏蘭圖雅強勁,但就像她自己說的,只要能繼續唱歌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直到16年,烏蘭托婭又重新簽約了老東家廣州新月演藝經紀有限公司,因此再次擁有該曲的合法演唱權。

如今兩個人都在自己的道路上前行,曾經鬧得轟轟烈烈地“套馬桿”事件也隨著時間而漸漸消逝。

但無論是烏蘭托婭還是烏蘭圖雅,只要是能用歌聲帶給觀眾們力量和快樂,就是好歌手。

或許曾經的她們都有過衝動和任性,但是在生活的浮浮沉沉中漸漸明白,那些名利金錢只是過眼雲煙。

只有真正熱愛唱歌的人,才會用真摯的嗓音和感情感動觀眾,收穫真正的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