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某”與“小婉管樂”合作成功,兩部作品都獲得上萬高分;土豆動情表演,另一部作品卻遭遇滑鐵盧


《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第二季第七期和第八期連播兩天,在“雙十一”帶來雙倍快樂。但對有些喜劇演員來說,卻是雙倍的痛苦。因為這個賽段是兩個喜劇小隊聯合演出,而且要表演兩組作品,有一個失利,都會影響整體分數。而有的組合兩部作品都失敗了,自然是雙倍的痛苦。

先說復活環節,喜劇小隊“老師好”被復活是實至名歸的,畢竟他們在1V1賽段面對的是土豆和呂嚴非常厲害的作品《進化論》,而他們的《學習的人不傷心》的分數其實是很高的,只是遇到了更強的對手而已。復活這樣的喜劇團隊還是比較合理的。

“姐盡全力”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對手是呼聲很高的“少爺和我”,雖然《媽媽的味道》和《當一個女人決定退鞋》具有相同的創作思路,但她們三個的表演是非常自如的,作為資深的演員,她們的可塑性是很強的。

李逗逗被復活,只能說節目組想看到她更多的可能,畢竟在1V1賽段,她的進步是可以看到的,而且當時喜劇小隊“某某某“的《飯局往事》其實我個人不太有感覺。這個作品好像也帶來了比較兩極分化的評價。也因此從某種程度上對比出李逗逗的潛力。

但本期新的合作賽段證明,打破李逗逗個人獨角戲,與他人合作就會產生排異反應,雙方都會不太適應,搞得“老師好逗”這個組合真的有些逗了,兩個作品成績加一起,是別人一個作品的成績。 《加油吧!小骨兵》更是因為4700的低分成績,而沒有呈現在節目中。

新賽段就是兩兩組隊,“少爺和我”,“姐盡全力”的兩男三女在1V1做對手的時候就惺惺相惜,組隊後的效果還是不錯的,可以看到因為彼此欣賞而帶來的默契。 《德古拉和我》展現了東北小品對中國喜劇作品的影響力,當然也包括李誕說的刻板印象。同時,也把西方的吸血鬼元素融入到作品中去,乍一聽好像有些違和,但他們把這兩組元素融合得還算巧妙合理,至少是很歡樂的。從創作層面,也能看出一些節奏、結構和呼應效果。

“阿齊與阿成“和”酷酷的天放“分別是兩人小隊組合成的四人團隊。其作品《開不了口》讓人想起去年第一季裡那個關於父子情感的作品,其中核心場景是,父親不知道如何接受兒子的擁抱。 《開不了口》的核心場景也是相似的。阿齊與阿成是主演,表現父親不知道如何當面誇兒子,兒子也不知道如何當面把禮物送給父親。最後的溫情尺度也拿捏得比較到位,沒有過於煽情。閆佩倫出來給了700塊錢那段戲是很搞笑的。

“仕可而止”和“偶耶”組合帶來的《開工吧!雕塑家》6600分,也沒有完整呈現在節目中。這兩個團隊組合在一起是有些尷尬的。因為一個是音樂劇,一個偶劇,都是在這個舞台上不太佔優勢的類型。命運讓他們不得不捆綁在一起。而兩隊聯手共同完成的作品也就很難獲得高分成績。

李逗逗和“老師好”帶來的第二個作品雖然分數也不高,只有6100分,而且組委會沒有人給分,但是完整呈現在了節目裡。李逗逗的個人表演是一把雙刃劍,風格突出,但看多了,就像去年默劇表演者王梓一樣,讓觀眾產生審美疲勞。既然是團隊組合,觀眾和組委會會長們還是想看到拋棄獨角戲風格之後的李逗逗,是否還有更多可挖掘和塑造的空間。

“胖大人2“和“九口人“組合成的“九口達人”再次帶來新話題,作品名字是《天台告白》。土豆和呂嚴的創作實力再次得到驗證,其喜劇風格已經是非常鮮明的,他們從去年到現在,給這個舞台帶來很多驚喜。至少去年有炸場的《父親的葬禮》,今年也有《進化論》這樣現象級的作品。

“九口人“則是有爭議的團隊,自從上次《兩兄弟牛排店》涉嫌抄襲之後,很多網友怒斥希望被淘汰,但新賽制,卻讓他們與明星級高手“胖大人2”相遇。凡是看過《天台告白》的觀眾,都不會忘記淚流滿面的土豆。帶著播音腔的他,再次證明自己除了劇作能力,在表演層面也是可圈可點的。

這個作品雖然是常見的告白形式,但不可否認有著獨特的表現手法,角度也是淺入深出的。對青春的懷想,對失敗和平凡的回應與理解,在土豆的眼淚和演員們的吶喊聲中凝結成一份別樣的感動。

在這個舞台上,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即使是創作過炸場作品的土豆和呂嚴,也會有一個低分作品沒能在節目中呈現(與九口人的合作)。對於演員們來說,最希望的就是每次的作品都能保持高水準並且順利晉級,這雖然說只是個願景,但總會有人可以實現。因為作為比賽,總有人要排名第一。

喜劇小隊“某某某”從第一場比賽開始,就成為第一名。有了這個歷史成績,他們後面的壓力就很大,但也增加了觀眾對他們的期待。剛才聊第七期的時候提過,《飯局往事》在我看來並不是很成功的作品。而組合賽段,增加了俏皮活潑的小婉管樂,其實會替他們捏把汗。

好在他們創作的兩個作品,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都屬於那種看過之後為主創能力喝彩的作品。本期第一個上場的作品《軍師戀盟》,故事結構和演員表演都非常到位。雖然當管樂也以“軍師”身份出現時,我就覺得她和張維伊扮演的軍師很般配,但也沒有想到後面會採取這樣的反轉。

而在中間串場的至尊寶恰恰成為最意想不到的那個最終反轉,同時給觀眾的情感上帶來多重的衝擊和感染:對情感的共鳴,對人物的關懷,以及夾雜著對經典電影《大話西遊》的懷舊情緒。這個作品屬於在落下帷幕後,你會在心裡說,不錯,我會給它投上一票。

“阿奇與阿成”和“酷酷的天放”在第七期帶來的《開不了口》還是取得了不錯的成績。第八期的作品在編劇名單裡,排在前面的是酷酷的滕,而作品《好兄台》是表現詩仙李白創作遇到瓶頸的故事。如果是別的團隊,可能作品的調性會是另外一個面貌,而天放來扮演李白,酷酷的滕扮演李白的好哥們儿,怎麼看都注定會成為惡搞的作品。

成績出來的時候,也說明這一點。因為高分作品,必定是要超過10000分的,但這個作品是9100分,說明還是有些觀眾覺得這個作品有點兒扯。組委會分數也是同樣的情況,只有馬東和李誕給了分數。但在這個賽段,至少還算是說得過去的作品,不至於跌落五六千。

“少爺和我姐”的組合,第一個作品《德古拉和我》還是挺搞笑的,東北喜劇+吸血鬼的元素本來是有風險的,但完成度較高,效果不錯。這回的《請賜教》用古裝造型加入當代語境,讓類似馬麗這樣當了母親的職場女性深有感觸。 “姐盡全力”的三位姐姐不斷證明她們塑造喜劇的能力,而角色“劉波”的火爆,也成了對這個作品的某種加持,在本次作品中,劉波變成了楚留波。

“某某某”和“小婉管樂”帶來的第二部作品《遇人不贖》又是在結尾的反轉製造了突如其來的感動,如果沒有這個反轉,這個故事就變得比較一般。這個點子是劉同想到的,他雖然兩次表演都不是主角,但都是關鍵角色,而作為主創人員,他給這部作品貢獻了非常重要的創意。李誕更是誇讚他“深藏功與名”。

在這艘海盜船上,贖金在幾個朋友和家人中傳來傳去,就是沒有要解救左凌峰的意思。在觀眾好奇事情的發展時,突然畫風一轉,左凌峰自己解開了綁縛著雙手的繩子。閆佩倫扮演的“大副”,其實是大夫的諧音。這下觀眾才恍然,家人們不想將贖金交出去,是想挽留住左凌峰的生命。這種感動是有些猝不及防的,很多觀眾和後台演員流淚也是瞬間被這種情感所衝擊。而這個創意也是劉同根據希臘神話中《冥河船夫》而來。

“我們的故事”主題比賽結束之後,看到成績排名,“仕可而止”與“偶耶”團隊的存在感較弱,兩個節目都是6000多分,第二個作品《出神入畫》的分數仍然不理想,也沒有完整出現在節目中。

從總成績排名可以看出來,某某某和小婉管樂因為兩次作品都很出色,排名並列第一;“黑吉遼”組合(阿奇與阿成+酷酷的天放)並列第三;“少爺與我姐”組合(少爺和我+姐盡全力)並列第五,其實我個人挺希望這組的成績能更好。

當然,最遺憾的還是“胖達人2”,與“九口人”合作有一個低分且未展示作品,成了並列第七;李逗逗擺脫個人獨角戲後,與“老師好”的搭配兩次都不理想,竟然排在最後,甚至都沒有偶劇和音樂劇組合的成績高,這不得不引發人們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