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原著:老蒙為了拿下蘇明玉,織了一張大網


老蒙是蘇明玉的上級,也是蘇明玉眼中如父如友的存在。蘇明玉從步入社會,就跟著老蒙歷練。蘇明玉認為,沒有老蒙對她傾囊相助的教導,就沒有她今天住別墅開豪車的成就。所以當老蒙的公司出現危機時,老蒙的母親、妻子、小妾、兒子女兒等人,都想從他的產業里分一杯羹,只有蘇明玉對老蒙忠心耿耿,誓死要維護她和老蒙等人打下來的江山。

蘇明玉對公司和對老蒙的衷心,天地可鑑。起初我也認為老蒙是蘇明玉的伯樂,對她有知遇之恩,但是看了原著後,我才知道老蒙從遇見蘇明玉時,就布了一盤大棋。他看似對蘇明玉恩情有加,實則步步為營。

誤打誤撞的恩情

明成和朱麗談戀愛後,蘇母擔心朱麗看不上明成窘迫的家境,便把蘇明玉的床拆了,重新將家裡的兩室一廳裝修一新。蘇明玉回到家發現自己沒地方睡,只能打地舖,乾脆暑假寒假也住在學校。

蘇明玉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市區的大公司工作,當時明成和朱麗的婚事也提上日程。蘇明玉以為明成結婚後搬出去住,家裡的臥室可以騰出來給她住。誰知母親為了給明成的婚房籌裝修的錢,將兩室一廳賣了一間,家裡成了一室一廳,蘇明玉回到家,依然沒她的立錐之地。

蘇明玉的心徹底涼了,正好當時公司老總老蒙與董事會鬧矛盾,拉出一幫人另起爐灶,重新建立了一家叫眾誠的公司,位置在離城遙遠的海邊。

明玉對家人,尤其是對母親心灰意冷,她再也不想回那個從未有過她位置的家,既然新公司可以提供集體宿舍,蘇明玉便投靠過去。因為這個小小舉動,蘇明玉陰差陽錯成了興旺發達的新公司元老,年紀輕輕就掌管長江以南所有地區的銷售,成為新公司的總經理。也是公司裡最年輕的中層。

當初老蒙帶領著手下重新開闢市場,當時公司一窮二白,她們這些單身的人住的都是簡易平房,屋頂是竹篾片加瓦片,梅雨季節地上會開白花,冬天雪花會從瓦片縫裡飛進來。當時她們跟著蒙總,就是靠一股血性做事。公司正常運轉後,蒙總提供了他們比其他公司要好得多的待遇,大家更是鐵了心為眾誠服務。

蘇明玉認為她最大的運氣就是搭上了老蒙這條船。如果她當時沒有因為沒地方住而投靠老蒙,就不會有現在的成就。這些年,蘇明玉一心都撲在工作上,除了工作,她沒有任何的精神寄託。在她看來,工作既是為自己建立安身立命的場所,也是報答老蒙的知遇之恩。

所以當孫副總犯了錯,不僅沒有被老蒙批評,老蒙卻在江南和江北兩個地方安插監理的時候,柳青惱了,蘇明玉卻安心接受老蒙的安排。

大家心裡都清楚,沒有監理,蘇明玉和柳青就是江南江北的老大,很多事可以直接下決定。但是有了監理的存在,所有事情都需要報備和商議,等到監理給出反饋,事情只會變得被動。長此以往,對公司的發展十分不利。

柳青想不通,老蒙引入監理的真正用途?如今許多合作的公司都嫌他們辦事的流程太麻煩,轉頭就和別人合作了。老蒙難道不清楚嗎?這些年,老蒙一直都憑藉著信任,放手讓他和蘇明玉管理,如今卻突然用制度限制他們,難道老蒙不信任他們?

蘇明玉對柳青解釋:沒有老蒙就沒有我的今天。老蒙對待我像對待自己的女兒一樣,把自己一身銷售甚至做人的本領傾囊相授,我每次犯錯誤,老蒙痛心疾首的模樣,比我還難受,我真是無地自容。我長這麼大,老蒙是第一個關心我指點我提攜我的人,我對他感恩戴德。如果老蒙不信任我,想拿走我的實權,我沒有怨言。

柳青不耐煩地說:你有沒有想過,憑你一流的數字記憶,憑你一流的宏觀分析,坐到今天的位置是遲早的事情,老蒙是引領我們入門的人,而不是給我們一切的人,我們的天下是我們自己出力打拼下來的。我們幫老蒙打開市場,難道不是對他最好的報答嗎?老蒙插入監理,說明我們與他的關係並不如我們心中設定的親厚,我們在自作多情。

柳青這番話,揭開了老蒙對蘇明玉好的原因。不過蘇明玉不以為意,她堅定地認為,沒有老蒙就沒有她的今天。可惜她永遠不知道,從老蒙遇見她開始,就已經在利用她。

權衡之策

柳青比蘇明玉率先得到老蒙的重用,柳青能力極強,很快就在公司做出一片業績。老蒙知道柳青雖然機敏過人,但心思活泛,永遠在尋找更好的機會。他擔心柳青另立山頭,便下定決心培養一個對他忠心耿耿,又與柳青相處和睦,能拉攏柳青的人。

蘇明玉能力強,平時獨來獨往,但與柳青關係不錯。老蒙雖然不知道蘇明玉的家世,但他老謀深算,早已從蘇明玉的言行中看出她缺少家庭關愛,面冷心熱罷了。只要有人打破她的防備,得到她的信任,她會是最忠心的棋子。

老蒙抓住了蘇明玉的軟肋,故意以一種慈父的形像對待她。蘇明玉犯錯,他寧願自己痛苦也不肯責備蘇明玉,就是料定這樣做會讓蘇明玉更自責,對他更加衷心。

果不其然,在他高超的演技下,蘇明玉飛速成長,很快分去了柳青的半壁江山,讓柳青攜帶全部業務量自立山頭的可能性滅於無形。只是柳青和蘇明玉都被蒙在鼓裡,並不知道老蒙為了製衡他們,做了多大的局,包括他們的感情。

柳青和蘇明玉是工作上最默契的搭檔,也是相處十幾年的老友。柳青風流帥氣,蘇明玉對柳青一直有曖昧不清的情愫。

老蒙知道,風流倜儻的柳青拿下外強中乾的蘇明玉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如今柳青負責長江以北的業務,蘇明玉負責長江以南的業務,他擔心江南江北聯手,既能載舟亦可覆舟,所以每次和明玉見面,都會有意無意地說起柳青的風流,並囑咐蘇明玉不能找對待感情隨意的男友。

老蒙只有阻止蘇明玉和柳青確立戀愛關係,不讓柳青傷了蘇明玉的心,江南江北才不至於反目,他的雙管齊下戰略才不會出現不和諧的裂痕。

當年老蒙和公司鬧決裂,帶走了一大批人才。直到這麼多年過去了,曾經的公司還沒有恢復元氣。蘇明玉是老蒙牽制柳青的大棋,他害怕蘇明玉愛上柳青會使柳青如虎添翼,這是他的心腹大患。

老蒙想利用蘇明玉牽制柳青的事,只有老蒙自己知道。所以蘇明玉還天真地以為老蒙重用她是看中她的能力,對她無條件的信任。所以不管老蒙做出什麼決策,她都會無條件的支持。

自從公司引入監理機制,柳青就發現蘇明玉對待蒙總的心態有點扭曲,她外表隨和,內心冷漠。實際上在她冷漠的冰核下,還有一顆敏感的、渴望被愛的心。

所以他一針見血地指出:老蒙引入監管機制,自然有他的動機。我算是看清楚了,老蒙知道我遲早是要走的,所以對我怎麼下手結果都一樣。知道你肯定是愚忠的,所以怎麼折騰你都沒後果。老蒙為什麼會善待你?怎麼沒見老蒙善待別人?別一副小鬼沒見過大饅頭的樣子,我最見不得沒道理的愚忠。

蘇明玉才恍然大悟,原來引入監理機制,他和柳青的反應都在老蒙的算計之中。可眼下她又能做些什麼呢?對於她在意的人,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憑遣派。

果不其然,老蒙很快約蘇明玉見面。他準備送蘇明玉去北京培訓,將江南所有的事情交給柳青。蘇明玉知道這是老蒙在奪她手中的權利。

柳青獨攬銷售系統,這是重用。柳青自然意氣風發,再無意氣用事的可能。而對於她,蒙總真是太了解她了。知道她不會造反,所以杯酒釋兵權而無後顧之憂。可惜儘管她看得透,依然下不了狠心。這些年她早已把老蒙當成父輩,父輩的命令,她只有服從。

只是柳青突然接手江南業務,許多事情都分身乏術。他剛上任沒多久,就多次打電話求蘇明玉江湖救急。

蘇明玉在柳青的鼓動下,更加確信只有堅持他們的銷售路線,公開和監理造反,才能讓公司有出路。為了公司的利益,她不得不反。誰知就在乘車和柳青匯合時,突然得到柳青的電話,老蒙高血壓住院了,正在搶救。

蘇明玉懵了。這些年她跟著老蒙打了許多硬仗,老蒙都沒有問題,為什麼單單在柳青和她聯手與他對峙時,他就高血壓發作了呢?他是傷心兩個親如子女的得力手下與他搞對立,還是另有原因?

虛偽的假面

蘇明玉來不及細想,公司就亂了套。蒙總住院搶救後,醫院被封閉,所有人都沒法進入。蒙總的太太、公子,還有外面的小妾和私生子女都突然間冒了出來,堅決要回他們合法的繼承權。

柳青覺得蒙總病得太過蹊蹺,決定和蘇明玉親自去醫院看看。醫院監控太嚴,兩人根本沒辦法踏入病房。柳青思來想去,決定冒險從病房外面的牆上爬過去。

柳青出發後,蘇明玉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一想到柳青摸黑從十一樓爬下十樓,身邊是呼嘯的晚風,稍一踏錯,就得多一個急救無效的鬼魂。她不知道老蒙可曾擔憂過他們的安危?

就在蘇明玉心神不定時,又得到了更讓她失望的真相。老蒙並不在醫院,柳青頹喪地說:我剛才在放著假人的病床旁邊忽然想到我們在為此掙扎,甚至良心掙扎的時候,老蒙在一邊偷窺著。享受著上帝般的主導者的愉悅。所以我很氣憤,我的好心被人取笑了,但願老蒙能給我合適的理由,如果沒有就不要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兩人剛失落地從病房出來,明玉就接到了老蒙的電話。明玉的聲音不急不躁,老蒙聽著她沒有一絲火氣的聲音反而著急,他太了解這兩個人了。但蘇明玉已經懶得戴上面具與他講話,只能快速掛了電話。

蘇明玉對老蒙金蟬脫殼這件事情很是反感。她和柳青背了多大的黑鍋,受了多大的壓力,若不是心念堅定,他們心思只要稍微活泛一下,就做了跳梁小丑。老蒙真是太奸猾,太不信任人了。老蒙看似仁義,其實本質是個資本家。

柳青從鼻子裡發出一聲冷哼:他七八十歲的老娘現在還不知道在不在集團公司大樓挨著,真是無毒不丈夫呀,這點我很不如老蒙,今天的事真是沒勁透了。

老蒙心裡頗為忐忑,他沒想到柳青和蘇明玉會夜闖醫院,如今真是棋錯一著啊!他原本想設計亂局,先激他最親信的江南江北作亂,令孫副總等一幫有異心之人失去戒心,紛紛上台,騙過鎏金公司的耳目,然後以出其不意通過代理人拿下鎏金公司勢在必得的一家公司,悄悄對鎏金實行包抄行為。

等他回到公司主持大局,再對孫副總等人展開鍘刀。這個設計原本以為是一舉兩得,天衣無縫,沒想到竟然會牽連出他的二奶,三奶,四奶,甚至母親、兒子和親戚也都出面想搶奪公司財產。如今他不得不提前結束這場鬧劇,收拾殘局。

當天夜裡,蒙總孤影對四壁,心頭之舉喪無以言表。他自以為狡兔數窟,如今卻成了孤家寡人。他的舉動,更是傷了柳青和蘇明玉的心。

所以蒙總回公司主持大局後,便決定約兩人深夜促膝長談。誰知老蒙在公司大廳見到柳青和蘇明玉坐得很近,關係有些曖昧,本能地連連後退,原路折返。他要重新佈局,各個擊破。

蒙總支開柳青後才現身在蘇明玉眼前,他臉上透著一絲疲憊,面容憔悴,看似老了好幾歲。他對蘇明玉說,他今天才知道自己成了孤家寡人,他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的時候,竟然沒有一個人為他難過,老娘、兄弟、老婆和兒子,一個個都興奮的圖謀他的財產。

還好蘇明玉和柳青等人還算有良心,幫他守住了公司。蘇明玉一想到蒙總平時指派工作,一向都是慷慨激昂,熱情煽動,今天卻面帶疲倦,老太畢露,蘇明玉心疼不已,眼圈發熱。

他決定聽從蒙總的安排,總管江南和江北的銷售,讓柳青去武漢開闢新的市場。

蒙總臨走時,聲音沙啞道:小蘇,我家人全都不如你,我本來想認你做女兒,但是社會上舌頭長的人太多,認了女兒反而對你的名聲不好。主要是因為我私生活名聲不好,我很希望我的女兒長大後能跟你一樣,以後小姑娘大了讓她跟著你做事。

蘇明玉聽了很是感動,本來就死心塌地,這下更是百上加斤,在心裡暗暗發誓以後對蒙總肝腦塗地。

蒙總說服蘇明玉之後才過去見柳青。他直接對柳青開出了其他公司都不敢給的利益。這份利益太誘惑,柳青無法開口拒絕。就在他猶豫時,蒙總又開出條件,只給他一分鐘的時間考慮,過時不候。就在蒙總踏出門時,柳青說了一個“去”字。

蒙總拍了拍柳青的肩膀,一刻不停地像旋風一樣衝出去,留下發楞的柳青。他擔心柳青出爾反爾。雖然他開的利益誘人,可柳青這種人才難得,他們之間很公平。

老蒙走後,柳青和蘇明玉通了電話。蘇明玉說她看到老蒙的樣子實在沒法拒絕,柳青心中有些疑問,老蒙什麼樣?還不是平時氣勢逼人的模樣,沒有什麼值得特別對待的理由?除非老蒙在明玉面前是一張臉,在他面前又是一張臉。

柳青這才知道,老蒙要分開和他們談判的原因。他不得不佩服老蒙的心機。

寫在最後:

老蒙最終用親情束縛了蘇明玉為公司奉獻一生,也用利用牽制柳青對公司盡忠職守,這場商業之戰,老蒙成了最大的贏家。

這些年,老蒙一直在試探蘇明玉、利用蘇明玉,好在蘇明玉對他太過忠心耿耿,讓他心裡頗為安慰。他經過假病一場後,發現公司裡真正能主持大局的人沒有別人,只有蘇明玉,所以後來他漸漸對蘇明玉放下戒備,拿她當家人對待。

只是對待利益,老蒙從未心軟過。柳青談戀愛,蘇明玉跳槽,他都會提前審查,一旦發現這段感情影響他們的工作,就會立刻出手。老蒙信任蘇明玉,但是在金錢面前,他做不到無條件的信任。

不過蘇明玉已經不在意了,她和老蒙之間的感情,不是金錢和利益能區分的,也不是說散就散的,這些年他們亦父亦友,早已成了沒有血緣卻分不開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