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錦繡》今晚央視開播,9位實力派坐鎮,有成“劇王”的潛質


這兩年口碑、收視最好的劇,是什麼類型?

我說一個答案,你可能想不到:央視扶貧劇。

一部《山海情》,刷新了很多觀眾對主旋律劇的認知,豆瓣9.2的評價,也是近些年的國劇頂級。

今年開播的《大山的女兒》,一舉以9.3分高分刷新2022年國劇新高,很可能,就是今年評分最高的國劇了。

收視呢,央1首播破1,央八重播再次破1,幾乎可以說創造了一個收視神話。

上一部央視1套播出的扶貧劇《那山那海》,首播就創下央視近2個月收視新高,還連續十多天穩坐全國黃金檔收視第一,數據相當亮眼。

總之,當一部扶貧劇被打上“央視”牌子後,收視、口碑基本跑不脫了。

但,以上這些大劇,都是越播越火,而今晚即將亮相的這部央視扶貧劇,卻是未播先火。

不少觀眾,紛紛表示必須支持。

啥情況?一條豆瓣評論說明一切——“就憑因為拍戲就給村里修路,這劇評分低不了。”

好傢伙,只聽說過要想富,先修路,沒想到這部央視親自操刀拍攝的扶貧劇直接給開了先河——要拍劇,先修路。

原來劇中有一個橋段是村民給村里修路,但取景地沒有現成的路。其實要過關也很簡單,演員擺起架子,拍幾個畫面即可,通過技術手段合成一下,就算過關。

但這部劇來真的,真金白銀為當地人民修了一條寬寬的,貨真價實的馬路。

這樣的扶貧劇,當真配得上劇名——《山河錦繡》。

過去是追劇,你可以永遠相信央視。

從今往後,扶貧修路,你也可以相信央視了。

不光是修路,怎麼看,這部扶貧大劇,都享受到了最高待遇:央視1套黃金時段播出。

再看演員陣容,全是實力派,兩隻手數不過來了——王雷、李乃文、顏丙燕、胡明、姜冠南、蘇青。

還有張嘉益、丁勇岱、馬少驊、張志堅這樣的叔圈頂流。

這陣仗,這誠意,敢不敢超越《山海情》《大山的女兒》的口碑,收視能不能比《那山那海》更進一步?

不等今晚了,現在就一起看“山河錦繡”。

1、扶貧故事難出新意,但央視的史詩劇破題角度,讓人眼前一亮

既然是扶貧劇,劇的主要內容,肯定是脫貧致富的過程。

但扶貧劇本來就不好拍,尤其是在多部好劇播出後,山也上過,海也趕過,大山深處也去過了,還能怎麼拍,才能拍出新意?

看得出,這次央視選取了犀利的角度破題,那就是史詩性、全景式的展現扶貧。

時間跨度,30年。

故事主角,三兄弟。

集中對準,兩個不同姓氏的村莊。

故事講述了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的中西部山區,趙、柳兩個不同姓氏的村莊因為一場天災合併成一個村,村支書趙書和對由於自然災害和兩個村子多年積怨等原因造成的貧困現狀痛心疾首,一心想改變家鄉貧困的面貌,同時,他還要處理好與以柳大滿為代表的柳氏村民之間的關係。

當年曾經跟隨父親下放到村子裡的國文對這片土地有著深厚的感情,他與趙書和、柳大滿在少年時都是好友,國文進入政府部門工作後始終關注著村里的情況,讓這片土地擺脫貧困也是他的多年夙願。

三個人為了擺脫貧困做出各種努力和嘗試,兩代人前赴後繼投身扶貧事業,最終使村莊徹底擺脫了貧困。

不難看出劇情的兩三大特點:一是史詩性。

這份劇情簡介中,最令人動容的是“30年”的艱苦奮鬥歷程。

不要小看這個時間跨度,扶貧不是簡單的事,脫貧可能需要的是幾代人的努力,但時間跨度出來了,故事的史詩感打造出來了,可能才真正好看了。

二是人物先行。

不難看出,全劇是通過幾個核心人物,串起整個扶貧故事。

尤其是三兄弟的深厚友情,他們因宗族矛盾而起的感情糾葛,兩代人脫貧致富的巨大觀念衝突,都紮實地緊貼地氣,讓觀眾感同身受,這些,就是戲眼。

此外,通過塑造各級黨政領導幹部、第一書記、扶貧工作隊、對口幫扶單位、基層黨員、貧困戶群眾等各維度的人物群像,將故事投射和濃縮在一個國家級貧困村的艱辛脫貧過程之中。

三是真實性。

光看預告片,一股真實感已經撲面而來,這正是許多扶貧劇缺少的。

只有當選景,道具,服裝,表演。

從裡到外,全副武裝,都在為「真實」服務。

才能讓觀眾感受到,自己是和劇中角色站在一起的。

越是臟苦窮,越說明扶貧工作的必要性;

越是脫貧難,越是凸顯扶貧工作的可貴。

最終主人公能為這個地方帶來怎樣的改變。

也就成了每個觀眾的期待。

2、王雷、顏丙燕、李乃文領銜主演,更有6位實力派加盟,牛!

《山河錦繡》的編導組合,都是國劇中的低調的實力派。

首先導演,是既有想法也有能力的餘淳。

代表作有《馬文的戰爭》《老牛家的戰爭》《刑警之海外行動》等,清一色的正劇,對鄉土劇,尤其有一手。上一部潘粵明、王鷗領銜的《新居之約》,收視不俗。

編劇由甲執筆,代表作《閃閃的紅星》《大浴堂》《川軍團血戰到底》等,品曾榮獲第十九屆電視劇“飛天”獎、二十三屆大眾電視“金鷹”獎以及第二十屆全軍電視劇“金星獎”。

再加上特邀國家鄉村振興局原綜合司司長蘇國霞等擔任顧問,劇集品質,有一定保障。

再看支撐起一部劇的關鍵部分,演員。

許多劇在演員選擇上,都是“只挑能演的,不管對不對”。

但央媽扶貧劇的演員,是既要黃金陣容,又要演員對路。

這部《山河錦繡》,光視帝、影后就好幾位,而且,個個貼角色,你說絕不絕?

第一位,王雷。

新晉飛天視帝,為他爆冷的角色,正是《功勳》之《李延年》篇中的能文能武李延年。

說是爆冷,其實王雷奪獎又在情理之中,他扮演的李延年,是真正將志願軍政工幹部的風采演出來了,入情、入理,幾場重頭戲,看得觀眾幾度落淚。

但要說在我心中王雷演過最好的角色,還是《平凡的世界》中的孫少安。

這個角色,好就好在夠土,在特殊的年代,敢想敢干,憑藉著自己的一雙手,幹出了一片天地來。

這個角色,有膽色有堅持,但並不死腦筋,有點大男子主義,把“錘你”掛嘴邊,其實比誰都心疼人,錘老婆是不可能錘的,對家人有擔當,對朋友有情有義,做生意講誠信——

西北錘王,名不虛傳。

王雷擅長演接地氣的角色,演孫少安,一口地道的方言,就像讓人物從書裡走出來。

他飾演的國文,思維縝密,審時度勢,有大局觀念。作為山南縣主管農業的副縣長,對泥河鄉貧困村“第二故鄉”懷有濃重的鄉情和責任感。

心懷報效家鄉的熾烈情懷,加上種種努力,讓他從基層副縣長的位置上一步一個台階,最後淬煉成長為一名心系百姓、成熟睿智的省扶貧辦主任。

第二位,顏丙燕。

在許多人心裡,她是中國最被低估的女演員。

不久前的金鷹獎上,她憑《對手》入圍,最終惜敗馬麗,但絲毫無損她在觀眾心中頂級演技高手的印象。

而且獎項,顏丙燕真的不缺,早在2007年,她就憑《愛情的牙齒》。

拿到了人生第一個金雞影后,但很多觀眾心中,她抵達個人演技巔峰的, 是為她拿下天壇獎影后的《萬箭穿心》。

她飾演武漢婦女李寶莉,完全扎進了生活裡,,學說武漢話、學著用武漢話罵人、學著粗俗,把自己變成一個蹲在人群中絕不會違和的“女扁擔”。

這個人物是那麼普通,又那麼堅韌,那麼意味深長,又那麼令人百感交集。

而在國劇方面,2011年,她就出演了由《潛伏》原班人馬打造的《借槍》,男主是張嘉益。

去年的《對手》,堪稱她重新吸引觀眾目光的作品,觀眾說她的頭髮都是戲。

而演技派一旦回歸就一發不可收拾,今年的央視大劇《大考》,她繼續收穫演技好評。

到了《錦繡山河》,她終於在央視大劇中飾演女一,她扮演的柳秋玲是柳家坪村小學民辦老師,敢愛敢恨,第一個大膽衝破趙柳不婚嫁的“祖訓”桎梏,和趙書和結為夫妻。

這個鄉村教師的角色,對於顏丙燕唯一的問題,就是可能稍顯簡單了,但好演員總能為平凡角色注入不平凡的神韻,我們拭目以待就好。

第三位,李乃文。

又一次,飾演顏丙燕劇中的丈夫。

近幾年,李乃文事業明顯開掛,光是2022年,就有《完美伴侶》、《數風流人物》、《相逢時節》、《運河風流》、《第二次擁抱》、《底線》、《不期而至》等劇集播出,可以說是國劇中最搶手的演技派之一。

他的演技細膩,台詞功底雄厚,屬於“萬金油”式的演員,但要說遺憾,就是反面角色、討人厭的角色演得太多。

而本劇中,李乃文扮演的趙書和,卻是正直倔強,豪爽仗義,達觀堅韌的絕對正面角色。

這個人物用大半輩子在家鄉土地矢志不移修建水壩推廣優質小麥種植,建立旱改水稻基地,幫鄉親們脫貧致富過上好日子。

可以預計他和顏丙燕,王雷都少不了對手戲,演技派一飆戲,可就過癮了。

但這部劇,可不止這幾個演技派,接著說——

第四位,張嘉益

近些年,張嘉益佳作不斷,但有一個明顯的特點,就是角色越來越接地氣。

2020年,他主演一口秦腔的《裝台》不僅僅收割了收視,還讓油潑面火出了圈。緊接著2021年,他叼著根雜草演出的《山海情》,雖是配角也廣受好評。

接下來,還有觀眾倍加期待的大劇《戰上海》,《戰上海》播出還得再等等,先看看他在這部劇中的助陣演出,也算解饞。

第五位,丁勇岱。

又是觀眾的老熟人了。

2022年開年大劇《人世間》,他憑藉優秀的演技,塑造了一個有血有肉的周志剛,感動了無數觀眾。

哭完了大家才回憶起來,早年丁勇岱參演《刑偵一號案》,扮演白寶山,演反派演到了極致。

2015年參演《瑯琊榜》之後,丁勇岱的職業生涯漸入佳境。

光是2022年,《對決》《罰罪》《大博弈》,他都有參演。

雖然戲多到演不完,但老戲骨的優點是,演一個角色,算一個角色,從不敷衍,接下來就看,這次丁勇岱能否再帶來驚喜。

第六位,馬少驊。

飛天獎視帝來了,金鷹獎最佳男配角也來了。

不久前,67歲的老戲骨馬少驊,剛憑藉著《覺醒年代》中的蔡元培一角,成功拿下這個演技大獎。

當馬少驊走向舞台領獎時,主辦方還給馬少驊準備了份禮物,是一條打印出來的將近兩米長的記錄。

這是馬少驊為演好蔡元培這一角色,特意給導演寫的自己對角色的理解,

這些年,憑藉其精湛的演技,馬少驊的表演從未讓觀眾失望,是戲骨中的戲骨。

《走向共和》中的孫中山,《覺醒年代》中的蔡元培,《人世間》中的郝省長,都是其代表作。

他的表演就是千人千面,無論是面部微表情,還是肢體動作,都會隨著角色不同變化萬千,這次又會怎麼變,有意思了。

第七位,張志堅。

又一位頂級老戲骨。

有人是從《人間正道是滄桑》入了他的坑,有人是被《大明王朝1566》中扮演的嚴世蕃吸引。

至於《人民的名義》,那已經是後話。

2022年,張志堅已經由3部國產劇上線,分別是《冰雨火》、《底線》和《促醒者》,前兩部角色霸氣外露,最後一部角色唯唯諾諾極盡卑微。

張志堅的演技給觀眾直觀的感受,一是表演盡是細節,一個小眼神,就勝過十句台詞。二是表演大開大合,爆發力極強,和演技派飆戲尤其精彩。

這次他飾演的顯然是一位領導角色,怎麼演,太期待了。

再加上胡明、姜冠南、蘇青這些實力派,演技派來得再多,觀眾也不嫌多,多一個能演的,劇集的品質就多一分。

3、史詩扶貧劇的方向在哪裡?這部劇或許可以打個樣

從《山海情》到《大山的女兒》,近幾年主旋律扶貧劇越來越受觀眾歡迎。

在傳統受眾群體之外,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也被這些優質現實題材作品吸引。

但《山海情》,《大山的女兒》,已經給扶貧劇走出了一條路,而這部《山河錦繡》,當然會繼承之前扶貧劇的優點。

不過,如果只是繼承,用不了這麼多頂級演技派,這部劇,不僅給村民修了路,也是要給扶貧劇,開出一條新路的。

這條路,就是史詩扶貧劇。

兩代人的扶貧路,到底怎麼走?

從預告片來看, “真”和“暖”,是關鍵字。

導演餘淳說,《山河錦繡》從最真實的生活出發,從平凡中發現偉大,講述一個有溫度、有深度、有高度的故事。

具體怎麼拍?自籌拍以來,主創團隊先後採訪了幾十位扶貧工作者,在陝西西安、渭南、寶雞,河南平頂山等多個省市、數百個村落實地采風,行程近萬公里。

這樣拍出來的故事,當然不會是浮皮潦草的假把式,而是紮入土地裡的真故事。

劇集是扶貧劇沒錯,但是誰說扶貧劇就一定要拍得“老氣橫秋”?細膩生動的影像、極具質感又貼近生活的服化道、鮮明特點的方言對白,還有極高的還原度和代入感,到最後其實就是兩個字——好看。

有趣的是,這些年的扶貧劇,總是有山有海,

《山海情》有山和海,《那山那海》也有山和海。

而《山河錦繡》,有的不僅是山是河,更有大好山河。

本來,“山河”是很大的詞,但通過與劇中王雷、李乃文等飾演的三兄弟扶貧事業的強勾連,個體命運和國家大事,和時代洪流也發生了聯動。

而為個體的命運總能引起大眾的關注,個體的悲喜總能帶動大眾的共情。

利在千秋的扶貧大業,總是一個個默默無聞的普通人,幹出來的。

對於扶貧劇來說,拍真實的故事,真誠地去表達,劇情飽滿,人物鮮活,台詞生動,就一定會引起觀眾的強烈共鳴。

最貧瘠的地方,也有著最壯美的風景。真正最好的扶貧劇表達,總是“潤物細無聲”,卻又擲地有聲。

如果讓這屆觀眾沿著劇組給村民修的路,看到山河如何變得更錦繡,懂得今日的生活來之不易。

從而更深刻地理解山河,珍惜生活。這比任何高收視、高評分都更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