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電視劇《和平村》開機


領導、主管領導、其他部門領導、投資老闆、導演、服化道各部門小頭目;接下來是漂亮的、燦爛的、乃至雷人的演員們,所有能亮相的人物全部亮相完畢,出品方老大把全場最後的介紹留給鄙人:本劇創作者——編劇……好吧,咱也壓軸一回了,值。

這是在橫店影視城,是本人第一次原創劇本開機。我還有一位合作者,因為在北京有事,沒有出席這次開機儀式。

轟轟烈烈地,開機宴在觥籌交錯中展開了,把半年來沒喝的酒、沒敬的酒,統統給補齊。下肚之後,便忘了什麼味。

身處喧鬧,一個勁地恍惚著,因為大腦並沒有真正從繁複龐雜的情節算計、台詞編造中跳宕出來。去年秋季開工迄今,整個半年過去了,幾乎就沒有得到過徹底放鬆的時刻,大腦中樞一直處在高度繃緊當中、一直被掏空、接近虛脫。它迫切需要句號而不是分號,需要一聲劃過長空的尖利哨音來強行終止運轉、拋卻所有的負荷!然而,開機宴不等同救命哨音,僅僅是個休止符而已。腦司令清醒地意識到這個問題,便本能地排斥著。

另一方面,那些鍵盤下的人物,本來還沒有醒來,還需要沉睡一段時間,再龍精虎猛的出現在人世間,而此時,他們卻已然站在你面前,對你發出難以把握的笑容,真TM不真實。原本他或她的鼻子眼睛乃你所造,但如今高矮肥瘦卻跟你半毛錢關係也沒有,當然,任何時候跟你也沒有關係,只是這一切來的如此迅猛,反應的時間沒人給你。不由得感慨:休言萬事轉頭空!其實呢:轉不轉頭時皆為夢。

還有最後一次墮向地獄幽府的機會(整體統稿一遍,但不影響劇組拍攝),只有這番巡游完畢,才能最終浮出水面,回到平靜的人間。倦色屬於自己,巔峰歸於他人。

向任何看見這段文字的朋友致歉,因為這是2010年5月5號的一段回顧,基本沒有信息價值了,但,它卻是真實的心路記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