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一半的電影,值得投資嗎?


金雞電影創投大會設立WIP單元的第二年,有了一個新的名字——“金雞報曉”。

“我們希望是能第一個感應到好電影的存在,在它還未成型的階段就開始關注它。”金雞電影創投大會組委會秘書長王丹如是說道。當然,這也是對WIP入圍影片的美好祝福,祝愿它們在“報曉”之後能夠昂首挺胸大步走。

但WIP意味著年輕的、初始的,也往往是諸多電影節展中處境略顯尷尬的單元。它既不像創投一樣給人初遇的驚喜和振奮,也不像展映的影片有完整的成色供欣賞;它往往需要的資金不多,但這也意味著投資人參與進去的投資空間有限,是一個在夾縫中尋求更多關注的新生單元。

本質上,從投資邏輯精細化的角度來看,製作中單元的出現是市場交易走向成熟的必備動作。但現實情況的複雜性,讓它還需要在影展諸多活動的輾轉騰挪中進一步放大自身的優勢。同時,入圍影片之間越來越大的客觀差距,也讓評選標準成為值得探討的新問題。

為最後五斗米折腰

“我們反复跟主創確認,九部影片的資金缺口加一塊不到3000萬。這個賬算完我自己都驚了,但其實就是一點錢也會難住有才人。”王丹向毒眸(ID:DomoreDumou)感慨。

來到製作中單元的影片往往不是由大型商業公司運作的,大多是青年影人和小型電影公司自籌資金的,所以到了後期製作、發行宣傳等環節上,還是需要為“最後五斗米折腰”。

《去看大海》講述了新一代年輕人南下打工的故事。導演方亮告訴毒眸,這部影片從2018年開始就跑了很多創投,但通過創投鏈接到的資金有限,最後還是製片公司籌錢拍攝的。影片的總預算只有450萬元,目前進行到最後的調色、混音環節,還是有50萬元左右的資金缺口。

不比創投,可以準備好了再開機,製作中項目在拍攝完成之後,到後期製作開始之前很難等太長的時間。 “之前也在別的電影節入圍過一次WIP單元,之後應該也不會有時間再參加太多個,但是這筆錢如果籌不到的話還是會有挺大壓力的。”方亮表示。

而總預算只有115萬的《夜幕將至》,所尋求的最後一點點“米”甚至只有10萬元。這點錢在大型商業項目中或許只是彈指一揮間的事,但在攝影、剪輯等多個工種的工作幾乎都由導演菅浩棟一人承擔的《夜幕將至》身上,卻十分重要。

《鑽石照耀鐘鼓樓》是相對幸運的那個。導演祁又一去年在創投上遇到了一拍即合的製片公司,在製片公司加入之後順利聊到了投資。去年一年的時間裡,在疫情多發的北京,劇組幸運地完成了拍攝,如今影片已經粗剪完畢,算是創投項目中相當“雷厲風行”的一個。

雷厲風行的背後是因為有前車之鑑。祁又一的前一個項目《鴿子小姐》在創投會上也曾受到資方青睞,但最終卻因拍攝延期而沒能成行,於是才有了《鑽石照耀鐘鼓樓》。在祁又一看來,創投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個衝動消費,有的時候往後一拖可能時機就沒了,需要趁熱打鐵。

但WIP相對於創投的一大優勢就在於,因為已經有了成片的雛形,影片的質感和市場前景已經相對清晰,從投資人的角度而言能夠更有針對性地去投資。相反,在創投上很多項目或許看起來不錯,但方向上仍然還有各種各樣的可能性,青年團隊在執行層面也難有保證。從理性的投資角度而言,製作中項目的風險明顯小於創投項目。

從者的視角來看,在尋求切實的資金幫助之外,WIP階段的入圍本身也意味著成片的雛形受到了電影節展的認可,這一認可本身也會對影片未來的道路產生不小收益。祁又一表示,“未來我們海報上也可以弄一個小花,上面寫著’金雞報曉製作中項目單元入圍’,就很不錯了。”

WIP也不只是為者提供扶持,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個給投資方根據自身的需求採取不同投資策略的機會。用房地產市場賣樓盤來比喻,有的顧客願意在預售階段買,有的顧客願意在建築封頂的時候買,有的顧客在成品出來之後再買,這取決於投資人的投資理念,也取決於市場行情的變化。

在電影行業面對更多外部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能夠看到成片雛形的WIP單元無疑是更應被重視到的環節。臨門一腳的支持,或許就能成為鯉魚躍龍門的前奏。

意義更在現場之外

比起創投會台下評委之間此起彼伏的熱烈討論,WIP的講演現場則要冷靜許多。

入圍的者不再一味地講PPT,而是拿出更多的時間在現場展示成片中的片段。剪輯完成度越高的影片拿出來放映的時間就會越多,有些項目甚至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放映。

評委會事先對每部影片有詳盡的了解,包括它的海報、劇本、項目書、已有的成片段落等諸多物料,都會事先閱覽一遍。但到了現場,評委能夠給到者的意見卻十分有限。

主要原因在於,大部分製作中項目已經完成拍攝,即便提出它存在的問題或許也很難有改變的空間,並且很有可能會影響影片未來的發展。而創投項目,因為還未開拍所以可以更加暢所欲言,在前期幫助他們避免一些問題。

作為今年終審評審的袁媛告訴毒眸,評審能做的事情是了解者們在接下來的環節裡還需要什麼樣的幫助,“看看能有什麼資源可以幫助對接,比如關於在未來選擇發行方向上的建議。”

但袁媛也坦言,今年來到金雞的者們基本也已經想得很明白了,“是走電影節,還是走院線市場,他們的答案都很明晰,所以其實我們也就只能跟者去交流他們上的想法而已。”

作為評審和電影界的前輩們,除了認真參與評選工作之外,有時也偶爾能給青年影人們自己力所能及的支持。去年的WIP入圍影片《屋頂足球》在金雞找到了黃建新導演做監製,今年又回到了金雞的舞台上向大家匯報最新進展,“在黃導的幫助下,我做了製作結構的調整,黃導又幫我找了很好的特效、音樂,當我提出想要補拍時,他們也全力以赴。”導演飛魚表示。

而今年,作為主評審的劉德華,在討論兩部獲製作中項目“金雞報曉”榮譽的人選時,主動提出有沒有可能再加一個口頭表揚的獎項。由於主辦方沒有提前準備,因此這個獎項的得主也就沒有獎金,劉德華提出可以自掏腰包給者發獎金。最終,這個“金雞報曉”特別關注項目花落藏語兒童片《姆蘭河那邊》。

這些都是不在流程內的意外之喜,沒人能保證未來每年的WIP單元都會傳出這樣的佳話,但在電影市場恢復期,影人前輩們對後輩的關切所釋放出的暖意,仍然顯得彌足珍貴。

當然,在“特別關注”和“榮譽項目”之間的搖擺,也是WIP單元未來方向性問題的一個縮影。隨著WIP單元的普及,越來越多品質優秀的、甚至主創陣容堪稱豪華的影片也參與其中。按照“劍客相逢只論劍”的業務邏輯,理應讓這些更優秀的影片來代表金雞的形象。

但如果從扶植青年電影人的角度而言,一些或許並不那麼完美但非常迫切需要幫助的影片,可能會在這個過程中被忽視,而這也不是金雞希望看見的結果。王丹表示,“陳道明主席也跟我說,到底應該鼓勵什麼樣的方向,結束了我們要開一個研討會,好好做思考和改革。”

從目前這個階段而言,金雞秉持的核心精神是“評獎只是讓別人關注到它,而不是說現在就開始表彰了,這只是影片走出去的第一步的認證,表達出這個影片還算質檢合格,推薦給大家的意思。”

在確定最終的結論之前,面對WIP影片複雜的現實性,要提高真正的交易概率和交易額,讓它給有需要的項目真正帶來幫助,實際上非常需要一筆成功的投資範例來打響名聲。成長到第二年的金雞報曉製作中項目單元,正等待著一聲嘹亮的報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