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楊在葆:二婚娶小22歲的陳麗明,恩愛31年,85歲因病去世


因《年青的一代》《從奴隸到英雄》《血,總是熱的》《代理市長》等劇大火的演員楊在葆。

就是在《紅日》中演了“石東根”,於1971年被下了大獄。

這一年,從獄裡偷偷傳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啟英,離婚吧!”

收到傳信的妻子在家又哭又惱,縱使有千句委屈的話也無處說。

在燈下連夜制坎肩,將一張紙條縫進口袋。

上面寫著較大的“休想”二字,還有較小的一行“等你回來”!

只是幾年後的夏啟英等到了楊在葆被釋放,可惜她自己卻沒能熬下去。

尿毒症捲走了夏啟英的命,也攪碎了楊在葆的心。

而這時有個小22歲的陳麗明毫無預兆地出現。

她說“我知道你忘不掉之前的感情,我不在意,我只想照顧你。”

對楊在葆的孩子視如己出,對楊家的親人真心實意。

將夏啟英的照片裱進相框時時擦拭,為給繼子治病棄影從商……

結婚多年後,楊在葆被陳麗明“保護”得很好,潑墨寫書,烹茶品茗,晚年生活自在。

楊在葆與陳麗明

而安靜送走相伴30多年的丈夫,陳麗明說:“嫁給他,是我這輩子做得最幸福的事……”

向夢而行,揮灑青春

1935年出生在安徽宿州,楊在葆自小沒了父親,與母親和姐姐相依為命。

因為看活報劇愛上表演,在高中時又有機會登上過校園的話劇舞台。

1955年升學時,20歲的他根據心中所想所愛,報考了位於上海的中央戲劇學院華東分院(1956年正式改名為上海戲劇學院)。

帶著姐姐變賣家中物件湊出來的錢,拿著縣里開出的特困證明。

楊在葆孤注一擲地走進校園,發誓要用演出掙錢,帶一家人吃飽穿暖。

可進校沒幾天就發現身上的錢連學費都交不起。

小青年紅著臉將揣在口袋的證明遞到老師。

好在老師什麼都沒說立馬行動,為這個眼神堅定的學子申請下了“人民甲等助學金”。

“老師人很好,他在學校幫我申請了學費補助,食堂的飯補。我每天吃飯只要在規定的價錢內都可以免費。”

除此之外,這位老師心疼楊在葆大冬天也只有幾件單衣套在一起穿。

就瞅著空檔就硬塞給他兩件厚衣服,只說是家里人穿不上的。

“衣服都是新的,我看得出來。被一個這樣好的人這麼好的對待,我很難不善良。我愛上海,因為我的老師。我一直尊敬老師,因為他們是可愛的人。”

1959年走出學校走進上海青年話劇團。

楊在葆接到的第一部影片就是《紅日》,他在其中飾演連長“石東根”。

50、60年代裡推崇的“軍中英雄”是什麼樣的?

用《紅日》中的角色來說,那就是張伐飾演的高級指揮員“沈振新”。

睿智堅毅、果敢穩重,為了勝利不辭勞苦。

要不就是裡坡飾演的團長“劉勝”,勇武忠誠、一身正氣。

反正怎麼都不會是楊在葆飾演的“石東根”。

因為他雖然在戰場上是條硬漢子,勇猛甚至無敵。

但他在生活中散漫又莽撞,敢不顧紀律喝酒,又容易因勝利沾沾自喜,驕傲自滿。

24歲的楊在葆初登熒屏,就將有缺點但也霸氣瀟灑“另類”英雄塑造得鮮活。

當時“石東根”的形象跟著那首《誰不說我家鄉好》被廣大群眾所接受。

但十多年後,這樣的角色卻成了楊在葆的噩夢。

一部戲打出了名聲,楊在葆接著走進上影厂和八一廠合拍的《白求恩大夫》。

因在其中飾演的“徐連長”可圈可點,被調入上影厂任演員。

1965年《年輕的一代》,講述“肖繼業”與“林育生”等地質工作者為國奉獻青春的故事。

楊在葆這次飾演的是非常正面的角色“肖繼業”。

而另一位被稱為“奶油小生”“最帥演員”的達式常出演“林育生”。

兩人的對手戲引得無數觀眾目不轉睛。

兩人主演的這部影片激勵了無數青年學子勢要將一腔熱血灑在祖國需要人才的邊陲。

只可惜一場突然而起的文化浩劫襲來。

達式常演完《櫃檯》就被拉到遠處接受改造,妻子王文皓也沒有倖免。

而楊在葆演完《這是我應該做的》之後受環境影響,也沒了工作機會。

不離不棄遇上病痛來襲

靜靜蟄伏近6年,1971年的某天,電影《紅日》被置於“糾錯台”。

因為楊在葆飾演的“石東根”太有顛覆性,他被扣上“反”的帽子。

沒給辯解的機會,也沒給回家交代親人的時間,他直接入獄。

楊在葆的妻子夏啟英是他的青梅竹馬,別看這姑娘個子小小,長相清甜,性格卻十分堅韌。

兩人都是在宿城一道上學,一同考學,先後考進上戲。

畢業後夏啟英不顧家里人反對,非要嫁給一窮二白,未來不知道會不會成才的楊在葆。

婚後也放棄當演員而是做文職,將老家的婆婆接到身邊照顧,減輕楊家大姐的生活壓力。

平時丈夫在外拍戲,她就一邊上班一邊打理家務。

為丈夫生下兩個孩子,給了楊在葆一個和美幸福的家。

楊在葆、夏啟英夫婦和子女

自小培養起來的感情自然深刻,這些年一直是妻子在背後默默扶持。

落了難的楊在葆在獄裡擔驚受怕,怕家人受自己的牽連被下放。

也怕妻子會因為自己沒了工作,甚至挨批。

不想拖累外面尚且安全的人,他想著趁事件還不明朗時和妻子離婚,以保其安全。

可小紙條夾在衣服口袋里送出去,他收到的卻是一件新坎肩,還一張寫有“休想”的紙條。

沒有太多機會勸說,在裡面也很難傳出消息。

好在夏啟英人緣不錯,找到朋友相幫,總能託人送些“無關緊要”的東西進來。

“有時候是一個福餅,有時候是柳枝。她總是想辦法鼓勵我,福餅就是福氣都在後面,柳枝就是春天來了就有希望。沒有她在精神上支撐著,我會難過更多更多……”

楊在葆與夏啟英

楊在葆入獄4年3個月14天,夏啟英就一個人任勞任怨,又顧工作又顧孩子老人4年多。

好在希望真在春天到來,1976年,楊在葆身上的罪被推翻,得以回到上影厂工作。

而一重獲自由就被啟用,廠裡給了楊在葆一些與家人互訴衷腸的時間。

之後扛起“新面貌”的旗幟,派出舒適、趙洪彬導演電影《江水滔滔》。

而楊在葆、袁岳、張伐、張雪村、齊劍秋等人做主演。

這一演就一發不可收拾。

77年和仲星火合作《大刀記》,79年又和張金玲、吳喜千主演《從奴隸到將軍》。

不知道多少人記得楊在葆塑造的“羅霄”將軍。

從彝族奴隸娃子到小士兵,到軍官再到首長。

17歲投軍,高升過,也被降過,站在將士最前列成就“常勝將軍”威名。

就算癱瘓了,也要在板車上指揮戰鬥,就算死,也要死在站車上!

楊在葆為“羅霄”感動,對這位軍人肅然起敬,在演繹時自然融入一腔真情。

戎馬一生的鐵漢將軍征服了觀眾。

楊在葆也憑這個角色,成為那個年代只要提起就得到無數稱讚的電影明星。

進入80年代,楊在葆想要放緩一些自己的腳步,多陪伴一些家人。

楊家媽媽對此十分樂意,可夏啟英卻在這眼見幸福的時候失去了健康。

尿毒症三個字,讓楊在葆心裡一涼的同時眼淚止不住地傾瀉。

他站在醫院的樓梯間小聲地哭,心中既埋怨老天殘忍,又忍不住向老天祈禱有奇蹟發生。

可生活中並沒有那麼多的奇蹟。

陰陽兩隔遇上新不離不棄

發誓就算傾家蕩產也要為妻子治好病,楊在葆將所有的積蓄交到已經成年的孩子手裡。

之後一邊瘋狂跑劇組賺錢,一邊在妻子床榻前照料。

1983年,楊在葆搭檔著殷新、魯非、劉信義、謝芳等人拍攝電影《血,總是熱的》。

也是這一年,苦苦支撐的夏啟英在醫院永遠閉上了眼。

“我沒想過她會離開我,就算再苦再難,只要她還在,我就覺得有希望。只是她走了,我還沒有讓她享上福……”

擔起父親的責任成為兩個孩子的支柱,擔起兒子的義務安慰、照顧傷心至極的母親。

不忘女婿的身份將岳母接到身邊,楊在葆怎麼對自己的母親,就怎麼對夏啟英的母親。

他告訴老人家:“我就是您親兒子,您的事永遠都是我的事,您永遠由我照顧。”

而還沒走出失去妻子的悲傷。

1983年和1984年,憑藉在那部《血,總是熱的》中塑造的“羅心剛”。

楊在葆獲得了金雞獎和百花獎雙料“最佳男演員獎”。

那年的領獎台上,楊在葆的開心是強打起來的。

那年領獎之後,他將自己獲得的榮譽放在了妻子骨灰盒的旁邊永遠封存。

只是沒想到,49歲的楊在葆就是拍了部電影。

轉身會惹上一個比自己小22歲的女孩陳麗明。

陳麗明畢業於解放軍藝術學院,曾是廣西極有名的彩調戲演員,後來調往八一廠做演員。

一部《雙雄會》,讓陳麗明注意到了知名演員楊在葆。

戲外他有些憂鬱,身上瀰漫著一股身處世外的氣質。

而戲裡他又換了種氣場,演出了農民軍領袖“張獻忠”的精氣神。

一個人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轉變呢?覺得好奇,陳麗明就主動接近尋找答案,並向周圍人打聽。

《大眾電影》1983年第8期封面:電影《血,總是熱的》

在知道眼前人的遭遇後,陳麗明心裡最先騰起的是不好意思。

自己因為好奇而打聽,揭了他人的傷疤。

自覺冒犯了他人,陳麗明就主動認錯,在生活中盡力幫助楊在葆。

可這一幫就“幫出了事情”。

“他對家人極盡照顧,他的母親他的岳母都被他照顧得很好,很少見到哪個男人這麼細心。他的孩子也很有禮貌,一看就是好人家認真教出來的……”

感動於楊在葆對亡妻真實的愛,敬佩他對親人對家庭的責任感。

越了解越覺得這個男人身上都是優點,越相處越願意與之靠近。

楊在葆一直當陳麗明是善良又有愛心的朋友。

所以當陳麗明大刀闊斧地說“我想和你在一起”時,他第一反應是回絕,第二反應是離開。

可他低估了20多歲的女孩對愛情的執著。

不管楊在葆去哪裡拍戲,陳麗明都能打聽到並跟過去表明心意。

經常去往楊在葆家裡,為其家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楊在葆拒絕多次,陳麗明都不為所動。

而怕楊在葆躲著自己,陳麗明後來主動退居到朋友的位置,不說喜歡不說愛,只默默付出。

時間長了,家裡的人總是會發現,最先表示支持的是夏啟英的母親。

真心以待造就永不後悔

“夏媽媽給了我支持,她說我是好姑娘,楊在葆也是好男人。如果我和我家人真能不在意年齡,她希望我能給楊在葆幸福。”

反應過來自己家裡也可能存在阻力,陳麗明之後的一段時間消失在楊在葆的視線。

她回家和父母攤牌,千方百計,又是表明心意又是為楊在葆的品行作保,最終讓父母點頭。

而再次到達上海,楊在葆看到突然出現的陳麗明,心裡也不自覺鬆動。

聽著眼前的女孩向他說自己的思念,說自己一定不會放棄。

楊在葆最終做不出將其攔在門外的行為。

默許陳麗明在自己的生活中“自由行動”。

楊在葆直白地表示“給不了你全部的關注”。

而陳麗明毫不在意,她說自己就是為他對亡妻和家人的愛才動的心,又怎麼會讓他拋棄這些。

“我會和你一起懷念亡人,和你一起照顧身邊人!”

被這樣善良的女孩捧出的一顆心所打動,楊在葆用一場簡單的婚禮,給了陳麗明一個身份。

婚後陳麗明放緩自己工作的腳步,將大部分精力投入到生活與家庭中去。

對待兩個沒比自己小太多的繼子女她從不擺架子,以真心實意的好相待。

後來兩個孩子有喜歡的人,她為繼子辦隆重的婚禮,也讓繼女風光出嫁。

而在照顧兩位上了年紀的母親方面,她更凡事親力親為,做到最好。

再之後有了自己的女兒楊小卉,陳麗明就將丈夫之前一家4口的照片放在客廳顯眼的位置。

也將新的一家5口的照片放在下面,讓孩子們都在一個家裡。

只在1999年,楊在葆的兒子楊冶天被查出患有尿毒症。

此時的楊在葆64歲,每月有6000塊錢的退休金,陳麗明42歲,只是偶爾地出演電影。

眼見兒子小家庭的積蓄要見了底,楊在葆翻出存摺望向陳麗明。

而小妻子十分果斷,直接將存摺給了出去。

之後為了掙錢給楊冶天治病,陳麗明更是完全放棄了自己的影視事業。

開始在自家父母的幫助做下學做生意。

好在後來楊冶天通過透析治療和換腎病情逐漸好轉,一家人頭頂的烏雲這才慢慢消散。

而經過這件事,楊在葆肉眼可見地消瘦下去。

看在眼裡的陳麗明便找來女兒,兩人一起勸說其歇一歇,養養身體,培養些演戲以外的愛好。

不想讓家人為自己擔心,楊在葆便開始寫毛筆字。

晚年搬到北京居住,讓陳麗明離自己的父母近一些,能夠盡些孝心。

而潛心書法的楊在葆越練越有勁,還曾開了好幾次書法展覽。

“我這輩子經歷過大喜大悲,但真是幸運。老天讓我遇見了兩個好女人,讓我這一輩子沒有孤苦伶仃。我感激她們給了我幸福……”

而安貧樂道,有情有義,一生塑造許多經典角色的楊在葆先生。

在2021年2月13日永遠離開了愛著他的親人。

在丈夫墓地的碑石上刻下“野郎遊子,傲骨天涯”八個字。

哭到嗓音沙啞也不能停歇,63歲的陳麗明在丈夫85歲的這一年,知道了何為徹骨的痛。

相伴30多年分了別,她在送走丈夫的最後一刻扶起哭泣的女兒.

她說:“嫁給你父親,是我這輩子做的最幸福的事!”

可在孩子們面前掩蓋住傷心的情緒.

如今的陳麗明用丈夫年輕時的影片輔助自己沉浸於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