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婷的美,佟麗婭的大氣,霍思燕的溫柔,是無數人的幻想吧


梅婷的美、佟麗婭格局,霍思燕的溫柔,讓人嘆服

看了《外太空的莫扎特》,被47歲的梅婷美到了。

她迎面走過來抱住兒子小天的那一刻,眼淚大滴大滴滾落下來。

離婚後為了補償前夫,她把孩子留給了對方,多年以後再次見到兒子,作為母親,此刻她的淚水里有糾結、有歉疚、有驕傲。

這種複雜的情緒被梅婷暈染得非常到位,感情細膩、富有層次感,分寸把握得也很好,情緒自然流露而不過火煽情,收放相當自如。

47歲的梅婷細紋明顯,眼袋略重,但這種自然老去的狀態反倒更襯出她經歷歲月沉澱的柔和和知性美。

剪裁利落的大衣,飽含深情的雙眸,全身散發著不緊不慢的氣質。她,迷人得晃眼。

作為演員梅婷屬於內斂、端莊、沉穩的那一掛,比起外在的表演處理技巧,她更多的是在做“內功”。

產後的梅婷一度胖到156斤,復出拍戲後她開始塑型,減到96斤,這麼多年來,她一直不急不慢地出演各種電視劇和電影。

深度吃透劇本,讓自己的內心和形象盡量貼近角色,用專業素養去征服觀眾。

作為女明星,梅婷是走得很穩的那種,她一直清楚自己的定位和內心。

黎戈說:“不管見識高低,一個人深度整理和收納自己的內心,這事本身就很迷人,一個人的孤獨時光有多美,經營過就會為之沉陷。”

能整理好自己內心的女人,才會幸福而迷人。

梅婷這樣的女人,被歲月澆築了一層光,這種光很容易讓人止步,靜下來,甚至會有一種時光倒流的感覺,沁人心脾的感覺。

不信你看,梅婷的《漠河舞廳》裡那個大波浪捲、喇叭牛仔褲的女人是不是真的身處80年代。

霍思燕和佟麗婭也是跟梅婷一樣的內在型美人。

《外太空的莫扎特》首映的時候陳思誠的前妻佟麗婭也來捧場,佟麗婭贊陳思誠:

“他是個很有才的人,電影拍得很好,當然希望他更好!”

佟麗婭的格局,讓很多人驚嘆她瘦弱的軀殼下真的有“兒子娃娃”的開闊胸膛,甚至很多男人都不如她。

離婚不離情,分愛情不分親情和友情,不咒怨,不詆毀。

佟麗婭跟梅婷在劇中飾演的母親在很多地方不謀而合,也或許這是陳思誠的前妻素描吧。

帶著嗯哼宣傳電影的霍思燕溫柔地滴水,當嗯哼被提問時,她輕輕拉了下坐著的嗯哼,示意他講禮貌,讓他站起來。

相比那些動不動就火冒三丈,歇斯底里、絮絮叨叨的媽媽們,霍思燕柔和的語調、寵溺的眼神都很“小眾”。

她不經意的舉動,讓很多網友羨慕極了這樣美麗、優雅,溫柔的媽媽,也佩服她滲進骨子裡的修養。

黃渤的性感,范偉、賈冰的搞笑撐起了電影的半壁江山

寧浩說:“黃渤身上那種難得的真實,使他甚至不像演員,他的氣質裡有一種與生活、與現實特別有關聯的東西。”

陳思誠把寶押在黃渤身上,真的準贏!黃渤有多真實?

陳思誠說,黃渤演跟梅婷離婚的那場戲,他去接兒子,為了在妻子麵前裝闊,他要從兜里掏出一疊鈔票給兒子看。

演這場戲之前,黃渤拿了一張紙巾,揉了又揉,跟鈔票一起放兜里。

這皺巴巴的紙巾一出來,一個窩囊、潦倒,假裝闊氣的中年男人形象立馬就活了。

有錢人很少把錢裝兜里,都是裝包裡的,而窮人的兜里和錢包裡總有皺皺巴巴的紙巾、超市小票之類的各種東西。

在生活裡越是狼狽不堪、灰頭土臉,就越容易氣急敗壞、把希望寄託在孩子身上,也更容易在乎自己可憐的自尊。

這就是任大望在前妻面前謊話連篇,連兒子上廁所都要盯著、兒子一不彈琴,他就氣急敗壞地舉起掃把的根源。

他不會把夫妻不和歸結為感情破裂,他會認為那全是物質的原因,他迫切希望兒子成才,希望揚眉吐氣。

他可憐、可悲、滑稽,又全部是事出有因。

黃渤不帥,但他的演技、生活智慧都稱得上“性感”,情感表達細膩又真摯。

他一直有對角色強大的適配度,他能夠給予角色靈魂,使每一個角色都具有良好的辨識度。

他也很擅長演喜劇小人物,總是能夠抓住角色內心需要表達的內容,並在一種或戲謔或輕鬆或怪誕的表演狀態中將觀眾帶入戲中,呈現著小人物的執著、機智和粗魯。

如果說黃渤的滑稽是演出來的,那賈冰和范偉的搞笑是一本正經站在那兒就能有的。

陳思誠聰明的地方在於,他很明白,現在的電影不能靠抖個機靈,玩個概念,賣個情懷,刷幾張明星臉,就可以賺個盆滿缽滿了。

電影應該有著更多的文化情懷以及責任,它不僅僅是逐利的產業與“選美”的平台,它還應該是民族“心靈養護”的“雞湯”。

影片中的角色該有顏值就要顏值,無須顏值就少顏值、高演技。

基於這些,他在電影裡表達了釋放孩子天性的想法,讓包括霍思燕在內的很多家長看了這部電影都開始考慮一個問題:

“我們是不是真的“捆綁”了孩子?到底該不該壓著他學這學那?”

看到梅婷、黃渤等老戲骨的出彩表演,我們也會覺得最起碼是能讓人入戲的,導演的美商還是在線的。

《外太空的莫扎特》上映幾天,票房就過億了,很多人好奇,陳思誠是如何找到“吸金”法門的?

是故事值這麼多錢還是這幾個演員的表演值這麼多錢?

其實,當我看到梅婷的眼淚,佟麗婭的出現的時候,已經覺得陳思誠已經贏了一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