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鄭先生》:失去不是終點,遺忘才是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對於老年人始終存在各種標籤,特別是那些患上疾病的老人,認為隨著年紀增長,能做的事也越來越少。但是我們不曾想過,老人也可以去做一件實現自我、展現自身生命力的事情。於11月11日上映的電影《叫我鄭先生》,就將鏡頭對準患上阿爾茲海默症的老年人。影片以疾病、死亡、分離為主題材,卻通過一段跨越30年的時空碰撞,呈現出一個以溫情和治愈為色彩的“抵抗遺忘”的故事。

關於抵抗遺忘的旅程

電影《叫我鄭先生》是由鄒德全執導,林炳坤監製,塗們、王真兒主演的劇情愛情電影 ,於11月11日正式上映 。

《叫我鄭先生》就講述了這樣一個抵抗遺忘的故事。不忍忘卻亡妻的鄭先生,在徹底失憶之前,隻身踏上尋找妻子共同記憶的最後旅途。該片也是塗們去世後的首部主演上映作品。

在影片中,鄭先生患有阿爾茲海默症,為了緩解自己對去世太太的逐漸遺忘,鄭先生決定在所有記憶消逝前重新踏上年輕時最懷念的那一段環島之旅。

途中鄭先生遇到了一名年輕女孩,相似的心情和交集的旅程讓兩人在機緣巧合下開始結伴同行……鄭先生(塗們飾)在阿灰(王真兒飾)的陪伴下尋找亡妻曾經在書店的留言。

當一條條陌生人對愛人思念的旁白聲響起,當鄭先生歷盡千辛終於找到亡妻留言並含淚回信,當阿灰躲在角落為昏迷丈夫寫下思念話語,那份對愛情的堅守不言而喻。

但從故事設定來看,《叫我鄭先生》是一部典型的公路劇情片,整部電影的推進都是通過鄭先生和阿灰的找尋之旅來鋪墊的。

同很多公路片一樣,《叫我鄭先生》裡清新的公路片場景、令人心曠神怡的沿海風光、青綠色的農家稻田、環形的沿海公路、煙火氣十足的小吃攤等諸多風景,讓觀影者們感受到久違的放鬆與愜意。

但是,很多影迷在看過整部電影之後,直呼《叫我鄭先生》在公路愛情片的基礎之上,裹挾了一絲懸疑色彩。

而這,主要源於《叫我鄭先生》在影片結尾部分的驚人反轉。

在這不方便將反轉完全劇透出來,能講的是整部《叫我鄭先生》通過前半段的極致思念鋪墊出結尾的驚天反轉,爆發出的情感張力非常強烈。

阿灰為了喚醒丈夫,鄭先生為了留住對妻子的回憶,他們共赴環島旅行。最終在那片鵝卵石沙灘,他們跨越三十年時空、跨越這場輪迴,見到了深愛又難以割捨的彼此。

細膩中見深刻的詮釋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叫我鄭先生》也是塗們去世後的首部主演上映作品,塗們對於鄭先生的人物刻畫也是觀影給我留下印象最為深刻的地方。

塗們對於鄭先生這個人物的詮釋細膩中見深刻,將一位身患阿爾茲海默症的柔軟和堅硬、脆弱和堅強盡情展現,感染力十足。

比如,當鄭先生得知自己患上了老年癡呆症,走到亡妻的墓碑前,略帶哭腔地訴說道“有可能我會忘記你,我看到了你畫的那海灘,剩下的這點時間,再去一次。有些事情做兩次,可能會忘記得慢一些。”

塗們在這段戲中展現了細緻入微的演技時刻,一次次的低頭、頓錯、臉部細微的躊躇……表情、動作、台詞、甚至是面部神經的微弱顫抖,都將對亡妻的想念,對遺忘的恐懼,對過往的追憶刻畫得入木三分。

而當鄭先生找到了妻子三十年前寫下來的留言簿時,塗們用佈滿皺紋的手輕輕撫摸著已經泛黃的紙張,好像能感受到妻子生前的溫度。

看著亡妻生前留下來充滿愛意的文字,鄭先生落淚了,從最開始略顯激動又不知所措,到回信時的感慨萬千與思念,通過塗們兩段過渡極其自然的哭戲,真實得讓情緒通過鏡頭感染到每一個在觀影的我們。

“死亡和遺忘”的溫情探討

最開始了解到《叫我鄭先生》這部電影是一部主題為疾病和愛情的片子,內心會不自覺地將其歸類於一部悲傷電影。

然而,整部影片的觀感並不是如看前預想的虐心和催淚,也沒有用老人和疾病作為故事的噱頭來賣慘,而是以平靜沉穩的影調和敘事節奏,帶給觀眾舒心淡然的情感體驗。

你會不會有這樣一種感覺,跟你所愛的人在一起的美好經歷,比如一次旅行,你都很想很想再重來一次,再感受一次。可是很多事情,跟同一個人,整個餘生都沒有辦法再經歷一次,那些或甜蜜或感傷的瞬間都在時間的長河中逐漸淡忘。

因此我們不得不反問自己,如果你的記憶注定將會在未來某一時刻消失,那麼你現在做的事情還會有意義嗎?這是一個頗具哲學性的問題。

而電影就用鄭先生的故事告訴我們,在老一輩的愛情裡,如果生命不可逆,我願用我最後的勇氣,去換所有與你有關的記憶。

在我看來,電影《叫我鄭先生》雖然題材定為關注患上“阿爾茲海默症”的老人群體,但在這層定義下跳脫出了疾病和情感,去講了一個更加深刻的話題,關於“死亡和遺忘”。

影片中在鄭先生眼中,人到了一定的年齡,你就會知道,和你愛的人在一起,哪怕他沒有一點點回饋,只要真真切切地在你身邊,那就是幸福。

“最可怕的從來不是死亡,而是遺忘”,這是電影《叫我鄭先生》的究極命題。這不得不讓我回憶起幾年前全球爆火的一部動畫電影《尋夢環遊記》。

在《尋夢環遊記》中,通過一個家族和音樂的故事,告訴我們死亡其實是分為兩層的,一個是生理死亡,一個是精神死亡,當在活人的世界中最後一點關於去世人的記憶也遺忘時,就宣布這個人到了精神死亡的程度,真正意義上不存在了。

而電影《叫我鄭先生》同樣在探討死亡和遺忘,只是故事不再是虛構的動畫,而是真實的社會故事。鏡頭也不再是聚焦於死去的人,而是活著的人。

對於已經離世的至親至愛的人,相比分離時的痛苦,遺忘顯得更加悲傷。

近年來,阿爾茲海默症題材得到了更多關注,作品也是各有各的拍法,但更多是糾結於疾病本身對人所帶來的消極影響,使得大多數這類題材的電影悲傷情緒過重。

而在《叫我鄭先生》中,儘管疾病依舊不可治愈,但人生的意義便是曾經存在世上的愛。

愛人已故,記憶也在消失,這本是非常悲涼的故事,但影片將它治愈化處理了。即便是這樣一個患病老人,也可以勇敢踏上旅程,去彌補心中的遺憾。

愛情可以跨越年代,跨越時空,歌廳,小吃店,書店,樹林,海邊,吊橋,隧道……無數意象交織在一起,是關於愛的記憶。

當三十年前與三十年後兩個時空相互碰撞,能感受到的是愛與溫情,而非疾病與恐懼,這也是這部電影最大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