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合,你也太狂了?


闊別金鷹獎22年的最佳男女配角重回舞台。

然而最佳女配角獲獎者竟然是在《超越》裡飾演吳慶紅的馬麗。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這個華語女演員個人累計票房最高的榮譽,本該屬於白百合。

這次和馬麗一同入圍的演員有《人世間》中的黃小蕾、薩日娜,《對手》中的顏丙燕,《巡迴檢察組》的宋春麗等實力都很強。

馬麗獲獎的結果大大出乎觀眾意料,網友們吐槽和維護的理由出奇一致。

吐槽她的人說:“雖然馬麗的票房一騎絕塵,但演技和入圍的老戲骨們相比,還是差點火候。”

力挺她的人說:“雖然馬麗和入圍的老戲骨們相比演技還差點火候,但人家票房一騎絕塵啊。”

甭管這個獎是不是實至名歸,但馬麗的票房高,這是公認的事實。

2022年2月3日,馬麗成為中國影視上首位票房100億的中國女影人。

2022年8月27日,加上《獨行月球》31億的票房加成,演員馬麗主演的電影總票房突破150億,又成為了中國電影市場票房第一個突破150億的女演員。

要從票房這個角度上來看,都全國第一了,再不拿個主流亮相倒也有點說不過去。

但這個華語女演員個人累計票房最高的榮譽,本該屬於白百合。

只不過,她主動放棄了影視上第一個百億女演員的機會。

01

白百合第一次跟娛樂圈產生聯繫,是因為張藝謀。

2000年,張藝謀的電影《幸福時光》劇組來到學校選演員,16歲的白百何參加試鏡。

當時她被要求扮演一個逆來順受的女主角,結果當男主角沖她“發火”時,她便忍不住拍著桌子反擊。

於是,不出意外地落選了。

雖未被選中,但白百何展露出來的演藝才華,還是贏得了張藝謀的讚賞。

臨走之前,求賢若渴的張藝謀免不了交代了幾句:

“小姑娘,考考北電或中戲吧,你就該吃這碗飯。”

白百合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聽勸。

更何況,那可是張藝謀,國內外大獎拿了好多的“優質伯樂”。

自那以後,白百合以演員為目標,每天搖頭晃腦地練。

朋友,鄰居們看笑話的也不少,笑她異想天開,貌不驚人的醜小鴨做白天鵝的春秋大夢。

每每聽到落井下石的冷言冷語,這個小丫頭片子倒嗤之以鼻起來。

走到那群人跟前,狂妄地放話:

“看不起我是吧,等我成名了你們別上趕著來攀親戚就行。”

2年後,18歲的白百合考入中戲,跟文章、唐嫣等人成了同學。

雖然家裡沒錢,圈裡沒關係,但這個小妞可不一般。

“我們這一屆,白百合特別出類拔萃,很多師哥,同班同學們都去追求她,為了她快打起來了。”——白百合同學採訪截選

面對各路少年的追逐,少女的白眼。

白百合更“狂”了,她把尾巴翹到天上去,統統拒絕了個遍,給了所有人一個下馬威。

2003年,大三的白百合進入《與青春有關的日子》劇組,一部戲拍完,白百合把大院子弟陳羽凡給拿下了。

02

白百合和陳羽凡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那會兒,男方其實是有女朋友的。

嚴格意義上來說,應該稱這位是陳羽凡的未婚妻。

交往六年,已經開始準備談婚論嫁的那種,可不就是未婚妻嘛。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在於陳羽凡背後的“大院子弟”光環和北京,這意味著只要能跟他走進一點,就能拿到通往京圈的門票。

誰不知道京圈人自帶著“抱團的屬性”,一致對外,肥水不流外人田。

白百合了不得,人家不僅走進京圈,還一腳踹開了老陳的心門。

北京青年周刊2009年9月7日這期,曾經詳細描述過兩人彼此愛慕的過程。

白百合從讀高中開始,就已經是羽泉組合的Fans。

第一天拍戲,兩個人的對手戲成了笑場最多的。

收工的時候,導演放話:要是明天兩人還這樣,就用最直接的懲罰方式,中午不給飯吃。

結果第2天,兩人還是一直笑場。

到了中午,葉京果然放話了,不讓場務放飯給兩人。

這時候,白百合跑過來悄悄扯了扯陳羽凡的衣角,把他帶到一處小院落裡,變戲法一樣從花壇後面掏出一大包吃的。

為了不讓偶像挨餓,她早上特地提前一個小時起床,囤積好乾糧,以防萬一。

由於拍戲需要,導演要羽凡教百合彈吉他,從什麼是開手、到爬格子、分解和弦……羽凡很認真地教白百合。

時間一長,白百合還真能像模像樣地撥弄幾下。

羽凡特高興,那天興致來了,他說:“要不教你彈上一曲吧。”

說完,他拿過吉他,彈起了自己的那首《最美》:“你在我心中是最美,只有相愛的人最能體會,你明了,我明了,這種美妙的滋味……”

氣氛到這兒了,一向“目中無人”的白百合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她告訴身邊的“太子”:

“我告訴你,我要跟你在一起,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我,因為我跟你在一起能夠感覺到幸福。”

在一起之後,白百合也乾過不少“瘋事”。

享受著“京圈太子妃”的待遇,一畢業就在心上人媽媽60歲大壽當天昭告自己要結婚的“好消息”。

同年12月,白百合抓著心上人的手跑到了海淀民政局,交錢、拍照,填表格一氣呵成。

10分鐘之內從白小姐變成陳太太。

又把陳先生給抓到了紋身店,別人結婚要大鑽戒,白百合不信那一套,興致勃勃地對心上人說:

“我們紋一對兒戒指,除非咱倆死了,手指斷了,否則我要你一輩子不離開我。”

03

身為“大院子弟的家眷”,白百合在事業上也挺狂的。

同班同學還在娛樂圈裡摸爬滾打,連個龍套都接不上的時候,白百合已經夥同背靠伊利好乘涼的文章,資源一個接一個,好本子挑到手軟。

這還不止,2008年,白百合生下皇太子之後母憑子貴,不僅和趙寶剛導演搭上了線,還拉來了江湖地位顯赫的“花姐”王京花來當經紀人。

她對事業的規劃,比自個兒的下頜線都清晰。

有王京花給鋪復出之路還不算,陳羽凡親自上陣,拉著她把《魯豫有約》、《絕對時尚》、《超級訪問》等知名訪談節目上了個遍。

這麼多人保駕護航,再加上紮實的演技,白百合理所當然的火了。

但也是在最火的時候,這姐妹又乾了一件驚天地泣鬼神的瘋事。

前幾天還跟丈夫眉來眼去參加綜藝秀恩愛,扭臉就跟著小鮮肉現身位於曼谷昭彼耶河河畔的頂級奢華旅店。

既然是公眾人物,又是非官配私遊。

選這麼一家人盡皆知的豪華酒店,白百合的心也是real大啊。

卓偉帶著一眾跟班在酒店對面蹲了好幾天,蹲到了白百合於小鮮肉戲水,壁咚,捏屁股,一指禪的名場面。

由此揭開了白百合與丈夫早在2015年就已經婚姻破裂,各自有新歡的遮羞布。

回過頭再去看白百合早幾年的採訪,才發現一切都有跡可循。

2015年前後,某次採訪期間白百合率先聊起感情、婚姻和小三這個問題。

然後大咧咧表示:“難道只有演員這個行業裡有小三嗎?這是在生活中再從常見不過的事情,對,我都是第三者。”

咱就是說,當了這麼多年的娛樂編輯,終於在內娛發現了一個活人。

從自身經歷出發,銳評圈子內的婚姻現象。

是啊,誰不知道明星夫妻二人的財富,多是靠合體和資源帶來的金錢效應,哪怕婚姻無法維繫,也要咬碎了牙往肚子裡咽。

而白百合的回答,也折射出整個娛樂圈戀愛容易,婚姻不易,離婚難上加難的現狀。

後來證實陳先生也不是什麼好鳥,順著這根藤,菀兒仔細扒了扒白百合老公那幾年的動態。

我的天,簡直是大瓜。

2013年陳先生就拿離婚後的緋聞女主角何某珍的名字做過詩。

而何某珍從2014年就回關了陳先生,並點讚了他示愛的動態。

4月27日,陳先生表示:“相見太難又不難,親愛的我來了。”

這個親愛的,可不就是當天正好過生日的何某珍嘛?

所以整了半天,原來白百合才是被綠的那一個。

而白百合2014年之後,刪除了自己與陳先生的所有恩愛動態及照片,這才又了2015年內涵明星婚姻中充斥著第三者的採訪現場。

被綠之後能心平氣和坦然接受人性的,白百合不愧是白百合。

04

白百合離婚後消失了,中國影壇又玩出了新花樣。

百億票房,曾經遙不可及,現在觸手可及。

吳京以《戰狼2》和《流浪地球》,兩部電影成為百億票房先生後,百億票房就成了大家關注的一個話題。

是不是看著還挺唬人的,但他的問題在於很多電影中,很多人哪怕只是客串了一個背影,一個瞬間,一小部分鏡頭,片方也會拿來“大宣特宣”。

就比如歐豪,杜江和李晨三個。

輕鬆當影視上的百億演員,主演的電影幾乎沒有,出演的所有爆款電影全是配角。

歐豪的主演作品有18部,其中賣座的電影有《中國醫生》《中國機長》《長津湖》《我和我的祖國》等主旋律電影,都有他的參演。

杜江也是一樣的,《紅海行動》《烈火英雄》《我和我的父輩》等電影,都有他的身影。

李晨就更渾水摸魚了,參加的都是大製作的必爆劇本。

比如《八佰》,比如《長津湖》,再比如各大獻禮型國慶片。

但現在回過頭來問你,你還記不記得他們演的哪個角色?

大多數人都得語塞吧。

不好意思,電影都看過。

人,真不認識。

真正的路人不會關心誰誰誰破百億,只會看看導演是誰,題材喜不喜歡,有沒有好演員,有沒有討厭的演員。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要創造這種只要參與就能分票房的算法呢?

娛樂圈流行自吹自擂,吃瓜群眾也能聽個樂呵,不跟你計較,只要掛上“百億票房”的光環,片酬可是要急轉直上,水漲船高的。

所以大家不約而同開始碰瓷百億演員,好好隨大流了一把。

按這種算法,菀兒都覺得百億這個頭銜要變成笑話了,這不是純純作弊嗎?

更讓玩兒沒想到的是,抨擊這個機制的,居然是已經站在高處的白百合。

2019年,白百合就已經被某官方電影組織統計位個人票房累計最高的華語女演員了。

當時節目組給白百合算的票房是94.7億,但這個成績白百合是不承認的。

看到節目組的通告,白百合就立刻否認了這個數據。

到了白百合真正憑藉《門鎖》復出的之前,這位姐姐再次被央視列點名稱讚,捧為票房天花板。

官方點名誇完,這位姐姐以天花板的身份,在2022年對演員票房這一現像做出了評價。

“我覺得這就是作弊,你們統計還能這樣呢?”

“我配音的,你們也算是我演,這不是作弊是啥?”

語出驚人,令吃瓜群眾無不感慨:這是可以說的嗎?

短短一段話,不知道打了多少人的臉,又撕開了多少演員蓋在身上的遮羞布。

明知道自己在很多片中並沒有過多參與,但卻為了自身流量選擇碰瓷,在爭搶票房為底氣的邊緣瘋狂試探。

他們不知道,這部片子自己就只是個小配角嗎?

知道,當別人都在往臉上貼金,你要是不貼,就活該輸在起跑線上。

敢諷刺這個現象,白姐也太狂了。

可也正因如此,反而證明白百合無比熱愛演員這個職業,她不是在貶低任何人,只是有些怒其不爭。

尤其是看著影史將票房看得越來越重要的現狀之後,以這種狂妄的發言,讓演員回歸演戲本身。

這番話雖然聽著有些“狂妄”,但從白百合這些年的經歷來看,她是有狂的資本和底氣的。

2021年的百億票房,支撐白百何登頂票房榜首多年的,有八成來自於2017年之前的電影。

她要是真想爭女演員的票房,可能就沒馬麗啥事了。

結語

靠著過硬的實力,白百合在2022年的末尾打出了一副王炸。

這段時間正在熱播的《我們這十年》,大家看了嗎?

這可不是簡單的一部央視上星劇,而是廣電總局喜迎20大的重點表彰劇目,為的是彰顯新時代的輝煌成就。

拜託,這可是央視背書的大流量熱播劇。

白百合既然能出現在第一單元為《我們這十年》開頭,就說明早些年的“醜聞”是無稽之談。

《我們這十年》作為央視2022年最後一個重點劇目,除了滿足民眾的審美、娛樂需求外,更多承擔的是宣傳功能。

如今已在四家省級衛視,五大視頻網站同步播出。

央視啥時候都沒有用過一個污點藝人,也算間接為“強行婚內出軌”的白百合洗清了身上的污點。

官方獻禮劇被安排到開篇,也給了業內人士一個信號:以後可以放心大膽和白百何合作。

相信有央視的力捧,曾經的“票房靈藥”回歸大熒幕,只是早晚問題。

沒有百億票房,咱們的白姐依舊是未來奪票房的大黑馬。

大家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