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少年志2》等“古偶二代”集體回歸,男女頻爭奪“頂流”席位?


作者| 無花果

編輯| 明明

去年就官宣將拍第二部的《大宋少年志2》,在本月終於接連曝出路透,除了韋衙內外,五大主演全部回歸。這部既不是IP,也無大製作,但第一部曾達到豆瓣7.9高分的青春熱血懸疑劇是2019年名副其實的黑馬,第二部在網友的高期待中應運而生。

無獨有偶,在前不久舉辦的騰訊視頻V視界大會上,還宣布了《慶餘年》第二部和《御賜小仵作》第二部將拍;今年10月份在愛奇藝完結的收穫大批粉絲的《唐朝詭事錄》,也迅速被主創證實,將投入到第二部的創作中。

除了這幾部主打懸疑的古裝IP開發劇二代以外,頂流生花們主演的以情感為主要看點的古偶劇也幾乎在同一時間扎堆,如趙麗穎、林更新的《與鳳行》,楊冪、龔俊的《狐妖小紅娘》,劉詩詩、劉宇寧的《一念關山》同時期拍攝;肖戰、任敏的《玉骨遙》和楊紫、張晚意的《長相思》率先進入排播階段。

當權謀、武俠、懸疑題材相繼給古裝男頻劇賦能,下一輪PK還會是大女主贏嗎?

黑馬IP衍生劇二代,男頻劇刷新古偶新格局

以往盤點古偶劇,清一色都是女性向題材,無論男女主的身份、地位、行頭怎麼改變,核心思路無外乎是“霸總”或者“性轉版女霸總”的愛情故事,這讓披著仙俠、武俠、宅鬥外衣談戀愛的劇集數不勝數,也讓更易操作的中小體量甜寵劇一度在各大平台佔據不小的空間。

但近幾年的古偶劇市場明顯有變化,隨著《慶餘年》《贅婿》《唐朝詭事錄》等“大男主爽文”和雙男主懸疑劇興起之後,從前對古偶劇不感冒的男性觀眾也開始大批湧入,而中小體量的古偶甜寵劇則在大批消失。

總而言之,是男頻古偶劇崛起了。

男頻古偶劇不僅是內容上與女頻劇有所區別,它的其中一大特徵還有更容易開發第二部。而這還要從2015年的高分古裝劇《瑯琊榜》開始追本溯源。 《瑯琊榜》的影視劇版本雖然被正午陽光開發得極為成功,為其灌注了歷史權謀和武俠的色彩,但其原著小說也逃不開架空+傑克蘇+耽美文的套路,本質上來說就是以男性為受眾的古偶劇。

《瑯琊榜》在國內外爆火之後,緊接著又拍攝了“故事延續,主角全更換”的第二部《瑯琊榜之風起長林》,熱度雖遠不及第一部,但口碑彌補了收視,豆瓣評分達到了8.4分之高。

但與《瑯琊榜》對第二部的開發所不同的是,一方面,《大宋少年志》《慶餘年》《唐朝詭事錄》《御賜小仵作》無論體量大小,第二部走的都是原班人馬/角色路線,目測受眾粘性也會更高。另一方面,與《瑯琊榜》系列尤其是第二部所帶有的濃重悲劇色彩相比,這幾部劇都或多或少地加入了喜劇元素,去掉了權謀、懸疑、驚悚題材的厚重或驚險感。

在觀眾對戀愛情節看膩的這些年,男頻劇因故事的層次更豐富而更容易得到高口碑。這其中,原創、改編兩手抓的王倦成為男頻劇的“王牌編劇”。王倦不僅創作過《木府風雲》和《舞樂傳奇》兩部豆瓣評分超過8分的古裝劇,還擔任了《大宋少年志》的劇本策劃和《慶餘年》《斗羅大陸》《雪中悍刀行》的編劇工作。

《慶餘年》《雪中悍刀行》中的權謀、懸疑、武俠元素都是男頻的重要標識,《慶餘年》中的“穿越梗”更是首次出現在男頻劇中,後來在《贅婿》中也有出現;《斗羅大陸》則延續了《大宋少年志》青春熱血勵志的內核和群像的表達,同時,玄幻、武打的酷炫也是《斗羅大陸》原著小說征服男性受眾的核心賣點。

《唐朝詭事錄》是將懸疑志怪類型的網絡電影風格帶入到網劇中的典型。草根偵探的視角、雙男主的設定和特效場景的升級,是它能夠脫穎而出的製勝法寶。單元案件的形式和主角的固定搭配,也讓《唐朝詭事錄》過渡到第二部,甚至形成系列劇。

不需要建構龐大的世界觀,小體量的《御賜小仵作》不以令人眼花繚亂的視覺系見長,而是在男女頻中找到了平衡,既打造了單元案件的連續性和真實感,也有女觀眾愛看的“體制內男友”部分,第二部則要看其整體製作水準是否有明顯升級。

除了以上提到的幾部男頻古偶劇外,未完待續的《贅婿》也有第二部計劃傳出,不出意外的話上一部火出圈的“小男主”郭麒麟仍會是第一人選。而繼《慶餘年》《雪中悍刀行》之後,“古裝大男主專業戶”張若昀的第三部戲《顯微鏡下的大明》也已經拍攝完畢,這部只有12集的短劇主打“歷史”,改編自馬伯庸的同名小說。

85花回歸古偶劇,“上古大女主”捲土重來

繼《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用“四海八荒”定調大女主古偶劇的龐大世界觀之後,此後的各路女頻IP都在效仿,到了去年的《千古玦塵》,上古、上神字眼已招致網友吐槽,但這仍然阻擋不住仙俠題材中此類華麗、高大上背景和身份的再复制。

並且在虞書欣、趙露思等95花開始霸占古偶熒屏之後,85、90花也按捺不住回歸的心。

嘗試過農村、懸疑題材的趙麗穎在《與鳳行》中是上古時期的魔界千歲女王爺;楊紫是《長相思》中流落大荒的高辛王姬玖瑤,而高貴身份之下,她們都經歷了寄人籬下,隱忍蟄伏的凡間歷練時期,後與男主相識並且共同守護天下蒼生。

題材與設定的不新鮮,讓兩位一線花接下這類IP後受到粉絲不少爭議,畢竟各年齡層生花“內捲”下,質量過硬並多樣化的作品才是立身之本,及時的轉型、升級也就迫在眉睫。但目前的現狀則是,只要造型夠美,特效夠仙,其他類型劇還暫時無法撼動此類“大女主”古偶劇的基本盤。於是,同質化的古偶大IP對於85花來說也不失為一種穩妥選擇。

楊冪和劉詩詩的新劇《狐妖小紅娘》和《一念關山》就相對顯得耳目一新,兩部劇先後憑路透造型未播先火。首先是新貴製作公司恆星引力出品的《狐妖小紅娘》中的紅裝造型,給楊冪刷了一波存在感。不管劇情如何,精美、個性化、貼合演員的服化道印象立穩了,對於女性向的古偶劇來說就贏了一半。

《一念關山》定位為古裝動作題材,劉詩詩此前在《聊齋奇女子》《仙劍奇俠傳3》《怪俠一枝梅》中都走過“打女”路線,舞蹈功底給她的動作戲加分不少,相對於純戀愛題材,劉詩詩還是相當適合武俠路線的。

值得注意的是,楊冪、劉詩詩、楊紫此次合作的男主龔俊、劉宇寧、張晚意都是近兩年才火起來的90生,可見女性向古偶劇男主更新換代之快。

同樣是85花代表,觀眾緣欠佳的楊穎和馬天宇主演的《塵緣》能否實現逆襲,還要看劇集播出的效果。

頂流肖戰則以《玉骨遙》回歸古偶劇似乎是意料之中。 《陳情令》《斗羅大陸》之後,肖戰連續接了軍旅題材的《王牌部隊》,現代劇《餘生,請多指教》《驕陽伴我》和改革開放背景的《夢中的那片海》,目前還沒有哪部再复制《陳情令》的盛況,而作為古偶劇大戶的騰訊視頻,定然不會無視肖戰在古偶劇領域的號召力。

其他大製作古偶劇中,楊超越和丁禹兮主演的《七時吉祥》佔盡先機,“恆星引力+九鷺非香”的王炸組合在今年暑期檔已被《蒼蘭訣》驗證過;而藉助主演戲外戀情的熱度,也讓一些古偶劇被CP粉們提前預定,如白鹿、張凌赫主演的《寧安如夢》,和白敬亭、宋軼主演的《長風渡》都是“戲假情真”的代表。

另外,古偶劇也是驗證新頂流人氣和古早大IP號召力的“試金石”,由新晉人氣小生王鶴棣和陳鈺琪主演《浮圖緣》,張彬彬、徐璐主演的《月歌行》,以及鞠婧禕合作陳哲遠的《仙劍奇俠傳4》都是新流量粉絲們關注的重點,同樣可以驗證女頻古偶劇的戰鬥力。

網絡平台興起的這些年,古偶劇和其他品類的影視劇一樣,走入了層層細分的岔路口。從包裝上看,男性向懸疑劇融入了酷炫的武打、志怪和探險後,開始推進劇二代的運營;女性情感劇向則沉浸在神話和仙俠的夢幻中多年,已陷入同質化,亟待作出突破和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