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玉瑩從未將爾淳當姐妹,從一開始就防備得緊,你認同嗎


表面柔弱無辜,實則腹黑頗有城府的爾淳,可以說是《金枝欲孽》中的經典反派了。很多人討厭爾淳,就在於她假意討好玉瑩,和玉瑩結拜成塑料姐妹,實際上卻頗多忌憚和防備,甚至多次主動出擊暗害玉瑩。然而,玉瑩就真的可憐嗎?要知道玉瑩可從未將爾淳當作姐妹,從一開始在宮外相遇就防備得緊。

還記得玉瑩和爾淳等人在選秀的途中遭遇悍匪,如花似玉的秀女們自然驚恐萬分,而玉瑩又是眾位秀女中最為出彩的人,自然備受嫉恨。當悍匪追踪時,玉瑩自己蹲在地上藏起來,讓爾淳成為靶子。在之後玉瑩被拖到車後面,秀女們沒有人伸出援手,只有孔武覺得玉瑩奇貨可居才伸手幫忙。

在這樣的情況下,玉瑩主動提出和爾淳結拜成姐妹,未嘗不是一種試探。玉瑩在家中見慣了寵妾們的勾心鬥角,對於女人之間的小心思其實門清兒。玉瑩一開始就韜光養晦,將自己偽裝成美麗卻愚蠢的傻女人,由此獲得如妃的拉攏。而玉瑩這種傻乎乎的形象深入人心,自然就減少眾人對她美貌的嫉妒。

然而,玉瑩的心機和城府,從最開始入宮就已經顯現出來了。還記得玉瑩之所以誤闖陳妃的寢宮,就是因為大半夜跟踪爾淳。如果說是姐妹情深,看到爾淳穿著夜行衣為何不出聲叫住,還要在事後,當著眾人的面追問爾淳夜行的目的。雖然爾淳輕描淡寫揭過這件事,但是后宮的老人安茜難道就不會起疑嗎?

爾淳原本對利用玉瑩,原本還有幾分愧疚,此前的爾淳可從未想過玉瑩如此防備她。兩個人的一段普通對話時,爾淳曾經談及自己的身世,玉瑩沒有同情爾淳的遭遇,反而是質問爾淳的漢人身份,幸好爾淳機智直接糊弄過去。玉瑩的對話也好,還有心思也罷,可從未如外表那樣愚蠢。

玉瑩的腹黑和防備真正暴露,應該要算到玉瑩勾引孫白楊,還有爾淳為沅淇復仇的那段時間。沅淇因嬌憨可愛受到皇上的青睞,卻因為淑寧的陷害流放千里,還意外患病離世。爾淳為了報復淑寧,裝作沅淇的鬼魂索命,此時的玉瑩說話陰陽怪氣,明顯就知道了爾淳和沅淇的關係。

而之後,玉瑩更是假裝撞破了爾淳和孫白楊的奸情,逼迫孫白楊為自己辦事。甚至在房門緊閉之時,故意褪下衣衫,以美好的肉體來勾引孫白楊。從這裡能看出玉瑩根本沒有將爾淳當作好姐妹,只是當作自己的踏腳石,加上自恃美貌,來實現自己上位的目的。

很多觀眾覺得玉瑩被爾淳陷害是很可憐的事情,仔細想一下,如果不是玉瑩一開始就防備爾淳,怎麼可能多次跟踪爾淳,想利用爾淳邀功反被陷害而已。玉瑩從頭至尾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也沒有對爾淳付出真心,何謂受傷害。

綜上,對於玉瑩從一開始就防備爾淳這件事,你認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