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殼蟲樂隊靈魂被一個日本女人俘獲,行為乖張引粉絲持槍更正


在樂隊流行的時候,每個國家都有著頗具影響力的樂隊,要說對世界有所影響的,還是要數甲殼蟲樂隊,不僅在本國,外國也有不少他們的粉絲,只要是喜歡搖滾音樂的人,必然會聽說過他們的性命。作為樂隊的重心人物,約翰·列儂一直都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自然是女性同胞的追捧對象,可就是這樣一個不缺女人的男人,最後為了一個大七歲的“姐姐”,將自己推向懸崖。

外國人對於藝術的瘋狂程度比中國要強很多,他們總是用普通人不理解的東西,表達著自己的觀念。在倫敦的一個舞台上,一個名叫《切片》的表演正在進行,內容很簡單,那就是讓觀眾減掉表演著的衣服,直至身上沒有一點衣服的碎片,作為一個女人,這樣的表演方式很瘋狂,台下的觀眾也包括了約翰·列儂,他很欣賞女人大膽的行為,也在其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了援手,完全忘卻了家裡的妻子和孩子。很快他們在家裡被妻子撞見,妻子沒有妥協,她根本就不能忍受這樣的行為,直接提出離婚。作為明星,行為舉止都要注意影響,而且還是出軌這樣的醜聞,誰都無法接受。

其實他能做出這樣的行為也是有跡可循的,小時候約翰·列儂一直跟著母親生活,因為父親的職業是海員,和大海生活的日子要比家人更多,也就是這個原因讓一直壓力很大的母親非常不滿,所以他們見面的時候不是濃情蜜意,而是爭吵不斷。最後他們吵上了法庭,約翰·列儂也面臨著父親和母親的選擇。或許是不想被母親管束,約翰·列儂選擇了父親。沒多久約翰·列儂就後悔了,因為父親依舊忙碌,而母親直接離開了這個傷心的地方,只留下他和姨媽生活。

雖然不是親媽,但姨媽對他非常照顧,也在頑皮和指責中看到了他身上沒有挖掘的天賦。只要是和母親見面的日子,母親總是彈著琴唱著歌,而約翰·列儂也沉浸在每一個音符裡,讓他們帶著自己去往另外一個不一樣的世界。在約翰·列儂一臉焦急的等待著母親的到來時,母親卻再也來不了了,原來在路上她發生了車禍,直接搶救無效。離婚和失去是兩回事,而兩次都是失去,只不過一個是暫時,一個是永久。這件事讓約翰·列儂一直有些厭世情緒,也對成熟女性有著執著,這也就是他選擇小野洋子的原因。

約翰·列儂對於小野洋子的評價很高,可是我們只看到了他走向下坡的趨勢。在遇到了她之前,約翰·列儂是一個搖滾歌手,聲音和動作是張揚的,人卻沒有。但和小野洋子在一起之後,他的行為也大膽起來,兩人一起創作了專輯,並且用他們一絲不掛的照片作為其封面。除了行為之外,約翰·列儂的形象改變的也非常大,不僅鬍子拉碴,還喝酒吃白面,樂隊也因為他的放縱支持不下去,在他們結婚的第二年就這樣遺憾的解散了。

即使官方給出了一個官方圓滿的理由,粉絲也不能接受,他們痛恨著小野洋子,感覺是她毀了自己的偶像,可是每次約翰·列儂都會站在他的深厚支持她,也會發聲維護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感情。五年後小野洋子生下兒子,再次成為人父約翰·列儂變得穩重不少,也不再工作只為好好的照顧兒子。雖然他感覺自己很幸福,但在粉絲眼裡卻不是如此,他們忍受不了偶像的墮落,其中一個人更為直接,直接帶著搶來到了約翰·列儂家,結果了他之後淡定的等待自己被抓捕,可見是有多麼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