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顏值9分演技,甄嬛傳裡的陳建斌,“吊打”多少宮鬥戲君王?


鄭曉龍說,《甄嬛傳》是因為陳建斌的出演和表演,才真正落了地。

《甄嬛傳》播出11週年,網絡神曲《四郎版彩色翅膀》《四郎簡介》《四郎版側臉》《四郎版有點甜》又挨個火了起來。甄嬛傳十一周年

這些歌都是網友模仿皇上(陳建斌飾)的聲線、劇情,二創的搞笑歌,每次聽到都忍俊不禁,網友開玩笑說:

“陳建斌老師人在家中坐,專輯天上來。”

“陳建斌老師拿著2022年度最受歡迎男歌手獎陷入沉思。”

哈哈,陳建斌被如此“趣搞”,當然是因為“皇上”這個角色大受歡迎。

11年前,《甄嬛傳》剛上映時,不知道有多少觀眾吐槽,不少人一聽說是陳建斌演,表示“要吐了”。

現在就不一樣了,多年過去,真相揭開!網友發現,陳建斌演的“四大爺”竟能吊打大多數宮鬥戲裡的皇上。

啊,網友對“四大爺”演技評價這麼高,可千萬別是“尬吹”,咱們這就來一一佐證,看是不是真的?

第2集“甄嬛入宮面聖”那集,皇上初見甄嬛,沒有特別的台詞、誇張表情,只有眼神流露出幾分。

還是旁邊的太后,看了一眼皇上的臉色馬上說:“秀女姓甄,犯了皇帝名諱……”

這段記得當時看了覺得不夠“爽”,但現在想想,如果不這麼演,換成色迷迷的效果……那就完蛋了!

“四大爺”的快樂,後來還是和皇后表達了——他“顯擺”地告訴皇后,自己給那秀女賜了個字。他牽起皇后的手(這是為數不多的和皇后的兩次親密接觸之一),在她掌心寫了一個莞字,賤賤地笑:“朕覺得她莞爾一笑的樣子,甚美。”

哈哈,這段當年看甚覺猥瑣!

可是現在再看,可不是得這樣麼?古代一夫多妻制,丈夫新娶“小老婆”,和大老婆之間談論這事……這猥瑣,惟妙惟肖!

倚梅園相見前,春節宮宴那一段,皇上睹梅思人,煩悶和孤獨之意呼之欲出。

皇后本想阻攔,可陳建斌一個眼神過去,不怒自威——他飾演的皇上從不需要太多動作、語言,一個眼神就夠了,從不婆婆媽媽!

《甄嬛傳》第27集,甄嬛剛懷孕不久,與皇上情意正濃,於是好奇地問:

“皇上久在華妃處,為什麼華妃娘娘的肚子一直沒動靜。”

她問得快,皇帝答得也快,上一秒的笑容還沒散去,他篤定地說:“她不會有孩子的。”

可說完這話,陳建斌眼神裡就閃過一絲冷漠,這段演得也絕了——看他的臉明明還是言笑晏晏的,但寒意閃過那一瞬間,卻著實讓人脊背發涼!

如果是“放”著演,比如像霍建華這種“雙目如刀”的演法,恐怕第二天宮裡都會傳開了——

“華妃沒孩子是皇上乾的”。[捂脸]

《甄嬛傳》第4集,眉莊剛得寵,滿面含春地靠於皇帝肩頭,而陳建斌卻是看著45度角的天空的。

他也是歡喜的,但明顯不是“情竇初開”。作為45歲的帝王,皇上再喜歡眉莊,也不可能喜形於色,他喜歡一個人,便會想得更深更遠——給眉莊的住處改名“存菊堂”,是希望她幫著管理后宮時存一份菊花的高潔,不與他人同流合污。

陳建斌這個皇帝,似乎永遠是理性的、喜怒不形於色的:你最多能猜得出來他的情緒,但絕對猜不出來,他在想什麼。

作為帝王,他君心難測,但作為男人,皇上的小情緒也不少——

甄嬛離宮那集,皇上滿嘴都是狠話:“莞嬪要與朕長訣,朕不勉強她,省得公主跟著這樣的額娘,學壞了去!”

行!你狠就狠吧、罵就罵吧,人家皇后已經聊別的話題了,你這小胸脯還在旁邊一起一伏地生氣呢!看不見的小眼睛裡,全在深情想甄嬛,完全聽不到皇后在說什麼。[笑哭]

唉!離開了甄嬛的皇上,已不再完整,他丟了自己的一半,成了一個失意男人!

後來,皇上來到碎玉軒追思甄嬛,一進屋他的小眼睛就有點濕潤,眼裡有一些委屈、感慨,有一丟丟眼淚卻若有若無的,伴隨著不太明顯的嘆氣……

網友說:陳建斌老師這麼小的眼睛,是怎麼把“微微濕潤”演得這麼明顯?

陳建斌老師的演技不只是體現在細微之處,對大的節奏也有精準把控:

你會發現,《甄嬛傳》前半段的皇上,是對情愛、天下躊躇滿志的,後半段則露出疲憊和絕望之態!

第75集,葉瀾依給皇帝下毒,皇帝撫著葉妃青春的臉,說著:“折子永遠都看不完”。

他此刻雖懷擁美人,但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江山、美人、愛情他都放不下,所以眼神放出殘酷、恨意、貪婪的神情來,絕了!

2010年9月,《甄嬛傳》開拍,編劇把架空劇改成了“孝聖憲皇后傳”,皇上變雍正,導演鄭曉龍決定,用陳建斌代替原定的“小鮮肉”:

一、歷史上雍正登基的時候就45歲了,陳建斌年齡、氣質正合適。

二、鄭曉龍想拍嚴肅古裝劇,而不是偶像劇,陳建斌有文化、有情懷,能琢磨角色,控住正劇的調兒。

三、只要陳建斌在,給這部戲定了調,別的演員就可以跟著演。

比如,女主孫儷是典型“遇強則強”型,和老演員配戲,也會讓她的表演更出彩。

甚至拍戲過程中,鄭曉龍會經常停下來跟陳建斌商量:演成偶像劇了,趕緊一起往回“收”!

我們一起看看陳建斌是怎麼做這個“定海神針”的——

首先,《甄嬛傳》裡的皇上,真的很像一個每天輾轉政務百忙之中再去后宮的皇上!他絕不想在后宮費太多的精力和心思。

1、對皇后。皇后是他的后宮“高管”,地位高但沒感情。 76集中,他和皇后只有有兩次親密互動:一次是給甄嬛賜字拍手,還有就是餵粥,都是“有所圖”。

2、對華妃。華妃的作用是在前朝,皇上的首要任務是和她扮恩愛。所以,她允許華妃撒嬌,他也會輕打她屁屁。

對安陵容。捏捏臉、披斗篷——只要你乖,可以像寵物一樣寵你。

對端妃。皇帝會捏一下肩膀,因為端妃是參與了“歡宜香”事件的,這個動作的設計,體現了“分享秘密”。

細看這張圖陳建斌的表情,動作雖近乎,但一絲柔情也無。

你想想,假如有一個人,已見過你兇殘的真面目,你還會在她面前偽裝嗎?

對靜妃。是握手。二下圍棋,正趕上內務府分螺子黛,東西不夠,靜妃說:“臣妾自信眉不畫而翠,不用螺子黛”。皇帝喜歡她的有分寸,這一握是“齊心”之意。

對甄嬛,皇帝會長久地註視她、握著她的手,也會和她靠得很近……這和對皇后完全是兩個距離。

和十四弟,則常常故意顯示親近和放鬆,以掩飾心中的吃醋和警惕。

不知道陳建斌是怎麼琢磨出來這些小動作的,總之,正是這些不露痕跡、內斂、紮實的表演,成了《甄嬛傳》的定海神針。

演帝王,陳建斌是收著演的,但作為普通男人,陳建斌卻是放著演的,特別到了後面病危之時。

皇上竟向熹妃講起了額娘和隆科多的“醜事”。這段話很有意思,顯示了他對甄嬛已完全“放權”,也體現著他預感到“這將是他的命運”。

此時,陳建斌把皇帝的憤鬱都爆發出來了!他眼中閃閃的淚光,是活活氣出來的。

接著他問甄嬛:

“朕想問你一件事,弘曕,到底是不是朕的兒子。”

甄嬛不動聲色,這天下萬民都是皇上的子民!

皇上諷刺一笑。這一笑,卻是把半身不遂的不能自控都演出來了,他的無奈、他的自嘲、他的憤怒、他的猙獰!

當皇上又問,為了果郡王,你恨毒了朕了吧? !當甄嬛回“皇上聖明”時,他高高在上的眸子出現了一絲慌亂。

哪怕子嗣不純,也沒有他知道“甄嬛愛老十七比愛自己更多”而,可憐啊可憐!

他哼哼了兩聲,就如最粗鄙的普通老男人,一個愛而不得的老男人、一個一生不能面對自己,但最終被自己的脆弱打倒的男人。

而當甄嬛說出眉莊與溫實初的孩子的事情,“四大爺”終於被氣得完全動不了:他拍床、喊人,想拉那個黃帶子,也許那一刻,他也是想殺甄嬛的……

這段戲,是陳建斌全劇唯一放開的部分:他死死地拉著帶子(他是拉不動還是不想拉?),睜大眼睛,氣絕而亡,他的表演告訴我們,他真心愛過甄嬛!而不是純元,只是他不知道。

陳建斌把一個男人的愛而不得、恨到極致、以及人生到盡頭時“家有房屋千萬所,睡覺就需三尺寬”的虛無,演得入木三分!

鄭曉龍說,這條戲是一條過的,他一直沒過喊停,連自己也被帶入了情境中,久久出不來。

據說孫儷拍完這段也數小時“沒出來”,可陳建斌的狀態很放鬆:

“吃了導演的零食,我就出來了。”

為何越來越多的人覺得陳建斌的“皇上”演得好?

第一,劇裡所有女性人物都是放著演的,只有他是收著演的,他是綠葉,也是“秤砣”。

第二,他的出演,成功讓《甄嬛傳》有了正劇感;

第三,他不著痕跡地一路演來,把一個帝王的深不可測和普通男人的“情”,都演得入木三分,可以說“頂著3分的臉,演出了9分的演技”……

鄭曉龍說,這部戲是因為陳建斌的出演和表演,才真正的落地。

此話11年後再看,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