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的外表,成年人的惡,《第三人稱復仇》第4集:放肆的謀殺


未成年有一道特赦界限,因此被利用犯罪還不用死刑的影視劇設定頻出。韓劇《第三人稱復仇》第4集中卻給了一個跳躍式設計,沒有利用之下,未成年也會自主犯罪,在未成年外表之下,藏著一顆成年犯罪嫌疑人才會有的惡,像躲在坦克車裡的眼鏡蛇,擁有殺人的毒液還有多層防護罩。比起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惡,更直截了當,也更危險。

辛睿恩演繹的玉燦美,很酷,很勇敢,也很執著。為了查清楚哥哥在學校的墜樓案,她隻身來到藏污納垢的學校,以身試險,準備找出兇手。在毫無頭緒的情況下,得罪了她幾乎沒有意識到的最大危險人物:伍成。他比校霸更陰險,溫文爾雅,不苟言笑,安安靜靜中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反人類人格大boss。當玉燦美詢問到關於哥哥的死,他開始放肆作惡。

先利用關係不睦的妹妹挑起兩人仇怨,玉燦美被四個人暴打,打的鼻青臉腫。最後又被p圖和舉報,住的地方也沒了。一系列操作後,玉燦美不僅沒有離開,反而意外收穫兩枚帥哥的支持:收留她住下來的池秀賢(樸所羅門飾演)以及利用特權為她查看嫌疑人監控的富二代載範。並且,她像皮球一樣,遇到重壓反而彈跳的更高。

一計不成,伍成的行踪還被載範發現,事情更一發不可收拾地變壞了。載範顧念和伍成是熟人,監控結果並未告知給玉燦美,獨自約見伍成試圖以知情權為玉燦美交換一個安然的環境,卻很快被翻供,嫣然成了幫助伍成抹掉證據,混淆視聽的“幫兇”。就在兩個人談話第二天,伍成將載範指出的嫌疑物證掛在學校樹梢上,暗示他自己已經成功跳出嫌疑圈。

沒有了威脅,玉燦美很快又遭受到一次更重大的打擊:在學校禮堂的活動上,有人突然將課題影像切換成了哥哥墜樓的直擊視頻,誰是錄像的人,自殺是不是謀殺成了學校沸沸揚揚的大事,玉燦美也第一次目擊了哥哥墜樓畫面,打擊程度甚至比被圍毆後還嚴重。

因是警察局長的兒子,伍成似乎知道殺人案跑到上頭也不會被查清楚,曝光學校學生墜樓視頻,不僅能轉移玉燦美被打一事還很可能震懾到她,一舉兩得。只是,這樣一來,惹出的麻煩已經超出了霸凌事件,已經躍躍欲試朝著不可控制的方向發展,而載範則成了要背鍋給玉燦美置物箱裡放紙條的神秘人。

從最壞蛋的伍成所說的話裡看,載範跟玉燦美哥哥的死多少有些聯繫,即便不是直接兇手,恐怕也是間接參與人,或者視頻本身由他錄製,而他昏迷不醒的兩個月一定跟此事息息相關。被反過來利用,要勸說玉燦美打消追兇念頭,也說明他有把柄在伍成手上。縝密的謀殺計劃一環又一環相關,受害人在擴大,玉燦美能全身而退並且查清哥哥的死因還是會死在上面?很懸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