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視飆升800%,這頂級神劇回歸了


兩個月前,英國女王去世。

不過,女王的故事,還在熒屏上講述。

網飛招牌神劇《王冠》順勢再掀一波熱度,收視率飆升800%。

標題:女王去世後,《王冠》收視率飆升800%

對於網飛,《王冠》就是精品製作的門面。

從編導演,到服化道,通通都是天花板級的陣容。

當年的「史上最貴劇集」,小到首飾服裝,大到王冠座駕,甚至有近乎1:1還原的白金漢宮,每一幀都是肉眼可見的精緻奢華。

豆瓣評分也持續穩定,四季均分高達9.3。

但,在女王去世後的第五季,卻引發了不小的爭議。

先後遭到了兩位英國前首相公然批評。

托尼·布萊爾直言:

「這就是徹徹底底的胡扯和垃圾。」

約翰·梅傑接受BBC採訪如此評價《王冠》:

「太傷人,它就是高蹺上的廢話。」

左為劇中的約翰·梅傑,右為原型人物

而且,這一季的評分也大翻車。

到底是因為戲外的事故,還是本身質量的倒退?

今天,魚叔就來說說它——

《王冠》第五季

The Crown Season 5

編劇皮特·摩根曾說:

《王冠》是獻給女王的一封情書。

由他編寫的這部劇,主角正是英國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伊麗莎白女王。

網飛計劃拍六季。

時間跨度長達六十多年,充分展示女王波瀾壯闊的一生。

故事全部取材於真實歷史事件,同時也包含王室內部鮮為人知的秘聞。

讓世人得以一窺,這個皇室家族內部的風雲變幻。

整部劇會用三批完全不同的演員來分飾老中青三個階段的王室成員。

前兩季,飾演年輕女王的是克萊爾·芙伊(《登月第一人》)。

刻畫了女王如何從一個女兒、一個妻子,逐步向一個女王的身份轉變。

三四兩季,中年女王的飾演者換成了奧斯卡影后奧利維亞·科爾曼(《寵兒》)。

相較之前,這版女王更加成熟、穩重。

來到第五季,卡司再度大換血。

女王走入了老年時期,換由「烏姆里奇教授」艾美達·斯丹頓扮演。

在形象和氣質上,也更逼近我們熟悉的女王模樣。

這一季,最引人注目的角色是人們熟悉的戴安娜王妃。

戴安娜其實在上一季就登場了,當時還比較青春稚嫩。

這一季,她也進入了成熟的中年時期。

演員換成了《信條》的女主,「高妹」伊麗莎白·德比茨基。

一顰一笑,舉止投足間都十分還原真實的戴安娜。

一段與真實視頻比對的表演,足以顯示她的高還原度。

本季的時間,來到1990年代。

從約翰·梅傑當選新任英國首相起,先後經歷訪問俄羅斯、香港回歸等重大歷史事件。

與歷史事件並行的,是英國王室內部的大小事。

小到威廉王子入學,大到戴安娜王妃與查爾斯王子離婚。

不僅狗血抓馬,更大大滿足了觀眾對高高在上的英國王室內部的窺探欲。

這也是《王冠》得以成功的妙處。

用最頂級的製作手段,既映襯了歷史潮流,也呈現了華麗宮殿,更拍出了華彩之下的喧鬧與爭端。

讓一眾觀眾感慨,原來在遙不可及的王宮內部,也都是雞飛狗跳的人味兒。

《王冠》的核心主題,永遠是王權。

在1990年代,這份王權迎來了劇變。

前四季中,女王是絕對的中心。

但到了這一季,她逐漸褪去身上的光環,隱入幕後。

取而代之的,則是本季故事重心的轉移——

戴安娜王妃。

上一季中,她在這段王室婚姻中的掙扎初現端倪。

本季中,不可調和的矛盾終於迎來了爆發。

起初,在公眾眼中,戴安娜是「完美」的象徵。

姣好的面容,和善的性格,時尚的審美……

與王室過去古板僵化的氣息相比,她更加接地氣,更加有人情味。

戴安娜受到民眾追捧,就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相應的,她與查爾斯王子的婚禮,在民眾眼裡也是天作之合。

1981年,二人舉辦了一場世紀婚禮。

據統計,當時全世界超過六分之一的人口觀看了這場婚禮直播。

《王冠》第四季

自那之後,戴安娜逐漸成為了王室的象徵。

無論走到哪裡,都像明星一般閃耀。

一家人出行,她永遠是最受追捧的一位。

但,遠離聚光燈的戴安娜,卻是千瘡百孔。

她與丈夫查爾斯王子爭吵不斷。

夫妻之間,任何細小的衝突都能放大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兒子入學簽字時,戴安娜糾正兒子書寫錯誤。

查爾斯則將她拉到鏡頭之外,指責戴安娜的教育方式。

戴安娜認為自己只是盡到一個母親的職責。

而丈夫卻反懟:「你在讓他窒息。」

民眾眼裡的完美婚姻,在王宮內早就是一地雞毛。

查爾斯毫不收斂的出軌行為,更是不斷加速二人婚姻的結束。

戴安娜也嘗試過挽回這段婚姻。

但,身處王室中的她孤立無援。

無論女王,還是菲利普親王,幾乎所有人給她的答复都是相似的:

婚姻必須堅持,王權必須至上。

真正壓垮戴安娜的,是她最疼愛的兒子。

她喜歡在電話裡跟兒子訴說心事,將他當作生命裡僅剩的美好。

但身處王宮的兒子似乎並不領情,時間一久,甚至產生了厭噁心理。

他厭惡電視上全是自己的母親,他厭惡母親離開王室。

兒子已然變成了一副「標準」的王室成員模樣。

甚至冷不丁地向母親拋出一句:

「你讓我覺得很尷尬。」

最終,這樁世紀婚姻以離婚收場。

而離婚的代價,是雙方的撕破臉皮。

戴安娜接受BBC的採訪,揭了王室的老底。

不僅讓民眾知道她在王宮內的不公正待遇,也讓大家看到了王室光鮮下的破敗。

出軌、撕逼、偽裝……以及女王對各種醜聞不管不問。

這個曾經的國民女神,成了王室的複仇天使。

戴安娜恨的不是查爾斯,也不是這樁婚姻。

而是英國王室,是整個王權體制。

在二人離婚後,她和查爾斯久違地有一小段不爭吵的時刻。

查爾斯前來拜訪戴安娜,兩人一起在廚房吃著炒蛋,回憶起初見時的美好。

至少,他們曾經愛過。

只是,身份的懸殊讓兩人內心渴望的完全不同。

查爾斯質問戴安娜當初為什麼要嫁給他。

戴安娜回答:

「因為我曾經愛過你」

而查爾斯卻說:

「當初我別無選擇」

戴安娜想要的是婚姻,查爾斯想要的是維護王權。

兩人理念上的全然不同,早就為後來的崩壞埋下了隱患。

在貫穿始終的「維護王權」理念中,戴安娜終究也只是一枚棋子。

她孤獨地對抗著這個腐朽的體制,也成為了命途多舛的犧牲者。

而這件事,也徹底將王室最不堪的一面撕開,擺到了民眾面前。

整個《王冠》系列中,狗血抓馬的王室內部糾紛一直是大賣點。

再輔以各種歷史大事件,繼而形成以女王為核心的王室史詩。

也讓這個系列的口碑一直居高不下。

遺憾的是,第五季卻似乎失去了往日的「神劇光環」。

豆瓣8.1的分數跟前作相比,就顯得有些拉胯。

就連《綜藝》雜誌也大膽開麥:

「第五季是該劇迄今為止最弱的一季。」

當然,這部劇並非不好看。

只是相較於前四季的穩步「封神」,有些不足。

一方面,故事線變得零亂。

可以說,這一季成也戴安娜,敗也戴安娜。

雖然戴安娜王妃事件佔去大量篇幅,但終究有限。

太多諸如沙皇、埃及商人發家的支線故事,反倒打亂了故事的節奏,破壞了視點的聚焦。

以致於讓人感受不到「王權是中心」的劇集核心主題。

另一方面,精緻感逐漸缺失。

第五季幾乎沒有之前那般展現華麗宮殿、奢靡生活的場景。

取而代之的,反倒是越來越多的家長里短。

要么是出軌,要么是離婚,要么是查爾斯開始腹黑想著成為新任國王。

雖然《王冠》滿足了大家對王室內部的獵奇和窺探欲。

但這並不是大家追捧這部劇的全部理由。

更多的是因為劇集能將王室內部糾葛和外界歷史大事相互結合,使其交相呼應。

但在第五季中,近乎缺失了這樣的精心編排。

視野縮小,格局變小,使其更像是「一部精緻的肥皂劇」。

口碑的下跌,無疑反映了整個故事的不夠精彩。

單就劇集本身而言,魚叔也難免有些失望。

但如果結合現實,就會意外發現,這幾乎是對現實的完美復刻。

在真實的上世紀90年代,英國王室也確實無趣。

正如豆瓣評論所說,不是劇集無趣,而是這期間的英國王室是真的無聊。

也正因為無聊,才索性對著最受關注的「戴安娜王妃」大做文章。

縱覽伊麗莎白女王70年的在位生涯,經歷了英國王室從位高權重,到面臨危機,再到逐漸衰落。

王室的落寞,即王權的式微。

王室的無聊,即大眾興趣的背離。

如今英國王室的一舉一動,不會再掀起萬人空巷的盛況。

在民眾心中,他們也早已在時間長河和時代發展中剝去光環,走下神壇。

顯然,《王冠》的主創也洞悉到這一點。

劇中的女王,就像是家中的年邁長輩,不懂那些新潮事物。

思想上,堅守著王室家族的金規戒律。

行為上,留戀著歷史傳統的生活方式。

作為女王,她在90年代居然還抱著落後的黑白電視機。

後來孫子給她裝上衛星電視,她卻不會調遙控器。

另一位王室成員見到此景,還忍不住來了句犀利吐槽:

「看到她弄不懂這些跟她有千絲萬縷聯繫的媒介,我真難過」

值得一提的是,白金漢宮在安裝天線時,還特意要求將接收器裝在後面。

將這些現代事物,藏在古舊的白金漢宮背後。

藏到外人目光所不能及的地方。

這無疑是對當下英國王權體制古板守舊的一種暗諷。

長久以往,自然就會引起輿論反噬。

曾經英國人民心中的精神代表,逐漸成了腐朽落後的象徵。

不主動擁抱新時代的王室,終究將被時代拋棄。

就像陪伴女王四十多年的皇家遊輪「大不列顛號」。

這艘大船因為太過老舊,維修費高昂,最終遭到廢棄。

無論有多不捨,也難以挽回它被淘汰的命運。

就像現如今的王室,同樣站在了懸崖邊。

進入千禧年以來,英國王室在大眾眼中早就沒有了之前那般絢麗。

只剩下各種淪為茶餘飯後談資的花邊新聞。

就比如哈利王子娶了梅根。

二人離開王室,反過來將王室秘聞變成自己的金錢密碼。

而最讓人唏噓的,就是女王的去世。

她的逝去,無疑真正代表著一個時代的結束。

而後,新王查爾斯的登基,也讓不少人唱衰——他也許要將英國王權帶入終結。

王權沒有永恆,不能與時俱進的英國王室亦不是例外。

走向落寂的英國王室,口碑滑落的神劇《王冠》,不禁讓人感嘆:

縱使是最高貴最傳奇的一代女王,也敵不過蹉跎歲月,歷史車輪。

如今,《王冠》還剩最後一季。

魚叔更是希望,網飛能給它一個好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