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婉婷劍拔弩張的樣子令人窒息,但她和宋寧峰絕不會離


《再見愛人2》這節目,真是越看越帶勁。

看起來,衝突最大的是宋寧(宋寧峰)跟張婉婷,但感情最穩固的也是這對。

反倒是艾威跟Lisa看起來更躲閃且不可調和。

到現在為止,節目播了3期,18天的行程走了4天。

張婉婷的暴脾氣也是如實體現過了。上一個禮拜的熱搜詞條是“張婉婷讓人窒息”。

張婉婷讓人窒息的是什麼呢?

過於強勢,這是把雙刃劍。

作為經紀人,遊走在名利場,她當然需要寸土必爭,她內心是有一個價值排序的。強輸出是工作習慣,也可能是倒過來,恰恰因為她強勢,所以才適合做經紀人。

積極的一面,是這個節目裡有3對夫妻,除了尚在周旋的張婉婷宋寧之外,有已經離了的蘇詩丁盧歌,有還沒離但分居的艾威lisa。這6個人要相處18天,難免會有尷尬的時刻。

而且這三對夫妻之前還都互不認識,所以張婉婷這種愛張羅的性子,可以讓話不落地,一定程度上是在積極推進節目繼續下去,並且快速開啟有效溝通的。

她在觀察別人感情的時候,分析得也很清晰有條理而且很準。一到自己這兒,就亂套。

譬如Lisa跟艾威的相處模式中,lisa身處弱勢,委屈不知道怎麼表達,張婉婷就可以用比較平和的方式講給艾威聽。戳破了艾威骨子裡還是捨不得跟lisa姐分開。

那麼,這裡又出現了一個問題,明明張婉婷是可以感知到弱勢那一方的無力,為什麼要一直以極致的強勢碾壓宋寧呢?

一方面肯定是因為有鏡頭,她一個經紀人要保護自己的藝人宋寧。

更主要的原因是她認為自己完全可以拿捏對方,而且這種態度非常坦蕩。

按照張婉婷的說法,他們激烈爭吵的發生頻率是半個月一次,她掐著宋寧脖子,罵最難聽的話,一手抱著孩子,孩子也在哭,哪怕是這種情況下,她依然會選擇繼續呵斥,說得出“多說一句,我就立刻消失”這種話,強勢逼停宋寧的“冷漠態度”。

兩個人當著所有人的面吵完架,她可以非常肆意地指責宋寧:我剝奪的是你說話的權利,你為什麼不可以尊重我(的意願)?

她的目的:保護宋寧形像不受損。

她的方式:掌控宋寧說話、辦事。

落實到實操,就變了態了:一直否定對方,毫不給宋寧面子。

她可以反駁一切宋寧所說的話,讓人喘不上來氣的最直觀的表現就是這個。人家說一句,她否一句,不管人家說的內容是什麼。

甚至連宋寧評價一下馬挺老實,都不行。

張婉婷非要潑冷水:你別那麼早那個什麼(下定義)。

換來的是——兩個人無話可說。大家看到的就是一個咄咄逼人,一個委屈巴巴。

如果從工作層面來看,這叫「不給宋寧自己打臉的機會」。

如果用親子關係來看,這叫「否定式教育」。

張婉婷的這種擰巴,是因為她不單把宋寧當作伴侶,還要把他當作自己手裡的藝人。所以千叮嚀萬囑咐,你千萬別亂說話,別聊演員創作那檔子事兒。

理由是你還沒有功成名就,你這麼侃侃而談,會鬧笑話。

於宋寧而言,他只是在跟朋友聊天而已,也沒人非要揪著表演來展開,張婉婷就直接炸了,兩個人又開始交鋒。這條路子最壞的結果是,宋寧從說話被打斷,變成再不願說話。

回看張婉婷屢次暴躁的瞬間,幾乎都是別人提到了她在意的一個「關鍵詞」,或是讓她不適的態度,她的注意力就會完全被吸引走,然後引導她開始蓄力進入戰斗狀態。

以至於她根本聽不到別人在說什麼,就直接鑽牛角尖兒去了。

露營了那麼一小小小會兒,光是剪出來的畫面裡,張婉婷陸續打斷了宋寧峰7次,以至於後期都要出字幕標示一下。

她從始至終心裡想的都是:我不高興了,你別說了,快點來哄哄我。

說出來的話,卻是一套翻飛著的無法自洽前後矛盾的辯駁。至少在觀眾看來,她一直在指責宋寧有錯,她是受害者。

就連在場的艾威都搞不清楚,這兩口子為什麼會這么生氣。所以宋寧搞不懂,也算情理之中吧。

明明是張婉婷自己在數落“罪人”——身為演員竟然沒法get到自己的情緒,那你怎麼演戲?

宋寧順毛擼她,還是不行。反咬宋寧如何對待伴侶,跟你是不是演員沒關係。可,這事兒明明是她挑的頭兒啊。

上一秒還在羨慕宋寧盧歌這樣的藝術工作者,他們的情緒是怎麼樣就可以怎麼樣。下一秒就開始公開處刑宋寧對自己“冷暴力”。可她原本愛的宋寧就是有自我的一面啊,這是她無法自洽的部分。

周而復始地莫名其妙地吵架之後,宋寧已經提不起勁了。

每次吵架,基本是這麼個流程:張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然後她開始找原因,兜了一圈,最後都賴他。

張婉婷在這4天裡反复展示了她的勝負欲,以及沒有分寸感。

黃覺麥子兩口子去做飛行嘉賓,黃覺跟宋寧認識了二十幾年,兩個人了解彼此的過去。

當這兩位出現的時候,她第一反應是看向宋寧,“娘家人來了”。張婉婷明顯都沒見過麥子,上來就問宋寧:(沒認識麥子之前)覺哥身邊的人是_____?

我倒不覺得她有多大的惡意,就是瞎聊天兒,就是純挑事兒鬧著玩兒。

宋寧根本不接茬,幸好麥子大大方方說自己全認識,這個話題才揭過去。

她吃癟的事兒不少,她跟蘇詩丁聊得很多,但偶爾也會有越界的指示。看起來是她不太懂人跟人相處的邊界在哪。

比如大傢伙兒騎馬呢,張婉婷忽然讓蘇詩丁唱首歌,理由是多合適此情此景啊。

被蘇詩丁婉拒。蘇詩丁說完,還特地騎快了點兒。

比如她想找話題,就問盧歌的工作。

人家淺顯易懂地問答完了, 張婉婷客套完了深奧遙不可及之後,補了句“但是吧,沒啥大用”,可能在她看來,這會兒是想要抖個機靈,可關鍵是她hold不住啊。

盧歌就是她在這個節目裡踢到的第一塊鋼板,他是第一個懟張婉婷的人。

而且啊,他們這個天兒都已經接力聊完很久了,張婉婷還跟盧歌懟她的那句回味呢,然後開啟總攻。

張婉婷最大的需求就是被宋寧需要,她接受不了hold不住他這件事。所以把這些hold不住的部分,一股腦都丟給宋寧,認定這就是問題的根源。

這其實是無法承受自己能力有限這件事,所以她的反饋是我很好面子,你還來真的,不是給我難堪麼?

宋寧只是寫了:你用打擊自尊心的話語,故意激怒我。

這是事實,張婉婷在行程中沒少實操演練。

損宋寧是“拖油瓶”

又是打斷他,罵他:我給你臉了。

她被宋寧感動是真的,她面子上掛不住也是真的。

沒面子之後的反饋,就是新一輪的生氣。張婉婷認為自己沒有傷害過宋寧。

她更氣的是,情書的標準答案是:你是來愛我的!我不是早跟你說了嗎?

她給自己找到的理由是,黃覺跟麥子這麼好,他們的恩愛刺激我了。所以我對你宋寧甩臉子。

忍無可忍的宋寧,撂下最狠的話,也不過就是:大家沒有怪你。 (你不需要這麼激動。)

吵到最後,這兩口子倒是能吵明白。張婉婷可以直給,她生氣是因為宋寧不重視她的情緒。

張婉婷需要挺長時間消化情緒的,以至於最後寫日記了,她還在說:今天情緒不佳,是因為你激怒我了。

另一頭的宋寧也很委屈,他難過的是自己的情緒不重要。張婉婷一味地在強調自己的不開心。

從根兒上說,這倆婚姻到底什麼問題呢?

宋寧覺得沒問題。

張婉婷覺得問題很多,但說不明白。

她最不滿的是,吵架之後宋寧的反應。

而她指的反應是什麼呢?

大概是懵逼。

吵完架,宋寧不曉得怎麼哄她,就等著她氣消了再說,期間他可以用行動送溫暖,端茶倒水添衣服都成。但就是不說話,誰知道又說錯什麼怕又炸了嘛。

外人看兩口子爭執不休,拋開經歷,談對錯,是非常武斷的。

張婉婷的輸出,是不會拐彎抹角的,在她身上感覺啊,就是沒有什麼浪漫的基因。她不會像別的女孩一樣,口是心非說請勿打擾就是請來打擾。

只能說張婉婷缺乏生活的智慧。同樣是老公出去喝酒,想要勸著別喝了,張婉婷的行為方式可能會直接攪黃整個飯局。

我聽過一個讓人舒服的橋段,說某位女士很聰明,老公在外面喝完酒,時間不早了,老婆打電話過去說,我給你煲了湯,回來記得喝。酒桌上的朋友羨慕這位老公有這麼懂事的老婆,再不回家湯就涼了,於是大家喝完杯裡的就散了。

目的都是讓老公別喝了快回家,僅僅是表達方式不同而已。當然這玩意兒也看老公的悟性啊。

回過頭去看,張婉婷其實一早就說了,懷孕的時候,她就已經跟宋寧撒開了。

他們在一起一個月懷孕,她當時就是抱著解決問題的心態,要在宋寧面前展示自己的全貌,比如她生氣的時候什麼樣。

她這個路子,已經算是挺講武德了。他們一直等到孩子8個月才去領證,給孩子上戶口呢。這倆從相識,到生孩子結婚,鬧矛盾,一直都沒變過,他們起初就已經對對方坦誠相見,彼此接納的。

而外人覺得這麼窒息的伴侶,在宋寧眼裡,沒什麼大問題。受著氣,就受著氣唄。他參加這節目也是被張婉婷逼著來的。心情好的時候,也會主動跟張婉婷開只有彼此能懂的玩笑。

這兩位,對對方的評價大體是正面積極的。張婉婷覺得宋寧人很好,簡單、赤誠。讓她膈應的是冷漠。

自己是個火藥桶,她一直都知道。她也明白,每當爆炸的時候,都是自己的脆弱時刻。她的訴求,只是想這個老公多關愛自己一點,說點甜話辦點膩歪事兒。宋寧反應慢,get不到,她就生氣。

宋寧認為張婉婷是靈動的女孩,會心動。他都能記得兩個人一起爬長城時候,張婉婷走路的樣子,她的鞋子踩地的聲音。

而且你們發現沒有,不管張婉婷發多大的脾氣,多麼不可理喻,宋寧有多大的委屈,氣頭過了去求和的都是宋寧。

到了每晚寫卡片的時候,他的選擇都是「不離」。

從根兒上說,宋寧是非常依賴張婉婷的。不能沒有她的那種依賴。

他們日常拍的視頻裡,宋寧就會跟張婉婷表白。是張婉婷讓他重塑信心,讓他發覺自己身上還有很多美好的東西。

宋寧當然很愛孩子,不然不會有那些個很有愛的親子照片。但演員的這個職業,就意味著他無法對家庭傾注太多精力。

那麼勢必這個擔子就要落到張婉婷身上,這部分的壓力,張婉婷是不曾在鏡頭前抱怨的。

大家在看喪偶式婚姻的時候,又都是什麼心態?日常瑣事,每一樣看起來都不是什麼要緊事,但攏在一起的壓力可想而知。

張婉婷對家庭的付出,比如她捨棄了自己的衣帽間,把它改造成了兒童房。

宋寧能安心吃口飯,也是因為張婉婷在照顧小孩,引導小孩開口說話,也是她在主導。

照顧女兒的同時,她還要照顧家裡的寵物。

而鏡頭之外,宋寧肯定有他的壞脾氣。只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展露出來罷了。

這些都是後話,但他們倆在一起,就是因為張婉婷對宋寧的飛蛾撲火式。在宋寧最落寞失意的時候,在他最需要安慰的時候,是張婉婷衝出去跟他站在一起,肯定他鼓勵他,這才有了這個家。

要幹活兒的時候,他們相互搭把手的樣子,很有默契,一言一語都是詢問對方冷不冷。

宋寧的細心溫柔,她心裡也是知道的。

宋寧在旅行里,一直都挺懂得照顧他人。騎馬的時候,會照顧lisa姐,扶她上馬。

大晚上一夥人坐在風裡夜聊,最後大家都散了,宋寧看艾威沒走,就囑咐人家早點睡。

天冷下著雨,宋寧會下意識摟著張婉婷。張婉婷說想喝咖啡,宋寧起身給她拿一杯。

張婉婷看到一個建築覺得很漂亮,宋寧大晚上一個人爬山去拍張照片給張婉婷留作紀念。

這些細節都說明,宋寧心裡有她。

也會嗷嗷大喊:張婉婷,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我們別分開好嗎?

宋寧是有這個浪漫勁兒在的。後面是每一對兒都要拍攝一張海報,宋寧看到成片說張婉婷在他心臟的位置。他們已經處於可以秀恩愛的階段了。

張婉婷雖然氣性大,但真有人跟她好好說,她能聽進去道理。

她是可以做自我投射的,不一定能改,但理解是舒緩矛盾的第一步吧。

他們倆的關係,只要宋寧能一直忍著,他能承受張婉婷不時的憤怒,就都不是事兒。張婉婷對宋寧來說,甚至是媽媽一般的存在,是他安全感的巨大來源。他有這個理解力,去參透張婉婷的怒氣根源都是因為愛。

這倆的婚姻,旁人看著揪心,但細想想根本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很難割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