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對王牌》:賈玲、秦海璐的人生路,撕碎自己才能獲得自由


很多人講:如果把金靖、辣目洋子、沈騰、賈玲、楊超越幾個放在一起,就搞笑了,絕對有看頭。

看了最近的《王牌對王牌》,覺得大家是來比狠的,不是來搞笑的。

先是沈騰一盆水澆滅了賈玲的愛情,大有當年白百何潑baby的架勢。

後是秦海璐上演真假打耳光戲碼,關曉彤又給了沈騰當頭一盆水,動真格的,就狠得非常過癮!

秦海璐給宋亞軒一記耳光,反手欲“掌摑”賈玲,“姐不狠”,則站不穩

秦海璐對著賈玲說:“我警告你:你不要仗著你年輕、漂亮、身材好,你就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賈玲開心地回懟:“看來你對我的認知還挺清晰嘛,但是你是誰,你憑什麼來教育我?”

秦海璐的眼神裡已經有了凶光,她咬牙切齒地說:“好,我今天就讓你看看我是誰!”,她高高揚起的巴掌還沒有落下,被賈玲及時擋住了。

一看秦海璐揚起巴掌,賈玲就有點慌,聲音都不利索了,趕緊勸住:“不不不、姐,這回不用真打!”

被打斷的秦海璐收住兇惡的表情,莞爾一笑,又立馬入戲,惡狠狠地給了賈玲一個“假”耳光。

賈玲之所以這麼慌,是因為就在她之前,秦海璐真的給了宋亞軒響亮的一記耳光。

雖然真打,是宋亞軒自己提的要求,但這一巴掌下去,宋亞軒當下就懵了,又懵又有怒氣的宋亞軒,把角色的情緒表達得很好。

好的演員是相互激發相互成就的,是秦海璐的這一記耳光成就了宋亞軒,當然秦海璐如觀眾所說她的戲在血脈裡,入了骨,是不需要年輕人來帶的。

秦海璐上《王牌對王牌》,且不說遊戲玩得認不認真,論表演她絕對是純粹的。

要不是賈玲提前告知,很難講秦海璐會不會真給她一巴掌,入戲太深的海璐姐,估計會出於本著嚴謹的職業態度,給她一耳光也說不定。

做事、演戲、秦海璐是認真的,也就是她的這種狠勁兒,她才能有如今的地位。

很多演員明知道綜藝節目就是有臺本,是排練過的,大家上來不過就是圖一樂,尤其是喜劇節目,沒必要動真格的,不然就會像藍盈盈一樣落下一個:

把野心寫在臉上,太過想贏的名聲。

但如果每次划水,是不是會影響到別人對你專業水準的質疑?這對演員來講也非常重要,秦海璐就很明白這一點。

年輕時的秦海璐跟曾黎這樣的大美女同學比起來,顏值確實遜色,老師們都不太看好她。

多年之後,秦海璐憑藉能打的實力越來越有韻味,在娛樂圈也成為了和袁泉一樣的閃閃發光的中年女星,而曾黎除了美貌,一言難盡。

不吃學習的苦,就一定會吃生活的苦,不在年輕的時候下狠心磨煉演技,一定會在年老色衰後跑出來直播。

現在,她對自己和對手依然“狠”,“後浪”宋亞軒也及時走上了這樣一條路,他也懂得,捨得對自己下狠手,生活才會對你溫柔。

賈玲和金靖的狠是撕碎自己,獲得自由

金靖一出來,就飾演一個整完容,準備拆紗布的女孩兒。

她對自己術後的樣子非常期待又充滿忐忑,萬一整得不好呢?

一番心理建設後,觀眾就馬上跟著她落淚了,結果她來了一句:“怎麼能修復得跟原來一模一樣呢?連痦子都點得一模一樣!

雙眼皮沒有寫到合同里嗎?這難道就是三萬八的效果? ”

金靖的喜劇天分和自黑方式讓在場的沈騰、賈玲等人笑得不能自持。

娛樂圈不乏美女,像金靖、賈玲這種顏值水平很難在一眾女星中脫穎而出。

於是她們選擇了一條適合自己的,自黑到底的喜劇之路。

賈玲胖成了160斤,金靖徹底放飛了自我。

別人問金靖:“你平時跟男朋友怎麼相處啊?”

金靖笑著回答:“就是老拿屁崩他!”

她是真的把自己的形象撕碎了,才釋放出體內的靈魂來給大家看。

賈玲也是一樣,她在節目裡透露:有一次和張小斐演小品,張小斐的手不小心撞在了桌子上,發出了“哎呀”一聲。

為了圓這個小失誤,她索性用手把桌子擊碎了,失誤是圓回去了,她女漢子的名聲也就落下了。

很多女演員在維護形象和突破實力中間徘徊,不尷不尬地在娛樂圈混著,像賈玲和金靖這種狠下心來撕碎包袱的人,反而獲得了自由。

狠的背後,都是極致的清醒

惠英紅在電影裡說話這樣一句話:“到了我們這個年紀,什麼都看淡了,可是心裡面沒有狠過一回,哪來的淡呢?”

眾所周知,能在娛樂圈混得風生水起的人,多半都是狠角色。

但是狠的背後,如果沒有一顆人間清醒的心臟支撐,多半還是混不了多久。

比如秦海璐從來沒覺得自己可以靠美貌,長久橫行在圈內,走到最後終歸還是要靠實力。

所以她沒有去整容,做雙眼皮也是因為坐月子倒睫,睜不開眼才上去的。

現在的她由內而外散發的氣質難道不比曾黎更勝一籌麼?

她塑造的每一個角色都非常拿得出手,在《王牌》裡放的片段都是經典。

賈玲也是,她放棄小品就是覺得限制因素太多了,人物形象太單一,會影響她的發展,所以哪怕變胖、變醜,她也要從舒適圈跳出來,走向綜藝,走向大熒幕。

金靖的清醒,更讓人欣賞。

張藝興問她:“你是如何平衡戀愛和事業的?”

她莞爾一笑:“有什麼好平衡的?我們還沒有到那個咖位啊?”

她的清醒在於,她努力融入這個圈子,在那裡爭一畝三分地,但從來沒有迷失過。

金靖始終覺得,自己沒有多大的背景、傾世的容貌,所以她努力,但能克制自己瘋長的野心,她的終極目標不過是像普通人一樣賺錢夠結婚、過日子就可以了。

人的野心很容易長起來,難的是適時收心。

在這個蕪雜的社會裡,認清自己的優勢沉下心來去努力,還能保持一份清醒去收住不該伸展的野心,這才是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