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播出11週年,回頭再看,除了深宮算計,還有做人的道理


“天機算不盡,交織悲與歡,古今痴男女,誰能過情關。”

當年,歌手姚貝娜用空靈的嗓音,以淒美哀婉之凋將后宮複雜而糾結的情感與算計在歌曲《紅顏劫》中體現得淋漓盡致,寥寥數語就將我們帶回到一入宮門深似海的四方紅牆之中。

即便過了11年,仍令人記憶猶新,曾經看甄嬛,只道后宮算計,如今看來,現實與殘酷並存,才是社會原本的模樣,唯有適應社會,才具備生存的條件。

01 摒棄感性,審時奪度,方能長久立於不敗之地。

“寧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

出身名門,身份尊貴,腹有詩書氣自華,讓沈眉莊有著不同於常人的氣質,是書卷氣,裡面也夾雜著幾分不流於世俗的清冷傲氣,她愛菊的堅貞不屈,不屑於百花叢鬥豔的品格。

她才貌雙全,一入宮便是貴人,深得皇帝的寵愛和看重,培養她協助皇后處理六宮事務,與寵冠六宮的華妃平分秋色,從而招致華妃妒忌,一度被華妃和曹貴人陷害推入湖中險些喪命,更是被設計假孕從而失了聖寵。

一朝跌落,從完全寵愛於一身的貴人到任人踐踏的卑賤答應,幾次遊走在險境之中的眉莊恍然明白了君恩如流水,轉瞬即逝,伴君如伴虎的道理,看透了世態炎涼的她對皇帝已然心死,即便是洗清了冤屈,復了貴人身份,也難以逆轉她對皇帝的失望,對於恩寵一事,再不上心。

即便是升嬪封妃,她也毫不在意,不僅直接拒絕皇帝的示好,還給皇帝臉色看。似乎傳遞著姐就是不稀罕,你能奈我何的信號,字裡行間透露著決絕,如此讓人不禁佩服起了眉姐姐的颯。

可如今細細想來便會發現,眉莊的做法可以被理解,但並非是明智之舉。

皇帝是九五之尊的一國之君,肩負著天下的使命,怎會跟你談兒女情長之事?在帝王家談愛情與是非對錯,本就是一種笑話,作為身處社會中的成年人,只有利弊,沒有對錯,不公的事有很多,受冤的事也不少,再正常不過。

華妃作為功臣年羹堯之妹,皇帝自然要去平衡各方勢力,不能單純以對錯來論斷,倘若眉莊沒有強大的家世背景,公然懟領導,又甩臉子給領導,揪著錯處不放,想必日子不會好過。

要知道胳膊畢竟擰不過大腿,領導想要收拾你,有的是辦法,吃虧的永遠是自己,在皇宮裡也是一樣。

甄嬛作為眉莊的姐妹,也曾受困於菀菀類卿的困頓之中難以自拔,同樣是高傲的心性和自尊,讓她無法原諒皇帝的薄情,心死之下憤然離宮,甘露寺靜白的苛待,凌雲峰的一路冰雪,讓她的人生受盡磋磨。

如若不是為了被流放於寧古塔的家人,不得不依靠皇帝,想必甄嬛不會再次回宮,她苦心孤詣,步步為營,保全自身在宮里站穩腳跟,以便更好的保護家人。說著違心之言,做違心之事,全然沒有了先前的傲氣,比起自身和家人,所謂的尊嚴傲氣顯得一文不值。

永遠不要指望他人能夠設身處地的為你著想,懂你理解你,尤其是你的領導,皇帝身處高位,心中只有江山社稷,作為妃嬪,能夠保全自身,坐穩自己在宮中的位置,亦是為了身後的家族。

作為社會人,唯有適應社會大環境,調整自己,磨平尖銳的棱角,才能立足,而不是讓社會去適應你個人,只為你的一切讓路。

倘若眉莊能夠想得通這一點,不再執著於過往,放下芥蒂,或許她的結局會有所改變。

甄嬛想通了這一點,摒棄了從前視作天的兒女情感,以理性超然的態度處事,認清形勢,不再執著於先前的委屈與不公,才能走到最後。

02 性格決定命運,氣度決定格局,格局決定一生。

安陵容的一生終毀於她擰巴的性格,細看之下便會發現,她自始至終都在與自己作對,畫地為牢,與曾經的創傷對抗,她將所有人視作敵人,殊不知她拼盡一生也難以戰勝的敵人,從不是別人,而是她自己。

陵容出身低微,父親只是松陽縣丞,在那些家世顯赫的秀女中無疑是灰姑娘般的存在,能夠入選,也得益於甄嬛間接的幫助。當然,這其中也有她自己的才藝作為輔助,天生一副好歌喉,能歌善舞,雖無姣好的容貌,但她清麗脫俗,眉眼間總透著楚楚可憐的嬌柔之態,不免惹人憐愛。

如若她與甄嬛始終站在一起,而不是投靠皇后,結局不會是一帆風順,但至少平安無虞,萬不會落到冷宮含恨抱憾自盡的地步,一念之差,萬劫不復。

母親不受重視,父親對她不上心,甚至一度縱容妾室欺負她們母女,長久的缺愛讓她在安全感極度缺失的情況下形成了自卑討好型人格。

對待網開一面,在宮門關閉前為遲到的她通融的姑姑,作為未來的小主,她下意識的感謝討好,在皇帝面前,明明是刺繡高手的她也總是習慣性的貶低自己的刺繡不如甄嬛,就連侍寢也是唯唯諾諾,被擾了興致的皇帝退回到自己宮中,還未侍寢就被完璧歸趙的小主,她是獨一份,連宮女太監都看低她,這讓她本就自卑的心理雪上加霜,也為她日後的黑化埋下了伏筆。

無論甄嬛與眉莊為她做什麼,在她眼裡,皆是施捨與羞辱,全然陷入到死胡同中,封閉固執,敏感又自私。

她只怨眉莊不幫忙救她的父親,卻從不想眉莊也有自身的難處,她將甄嬛的扶持看作是被利用,卻全然忘記了甄嬛對她的好,若不是甄嬛,當初的她就被撂了牌子,即便是甄嬛將她送的布料打賞給浣碧是有不妥,但她如此曲解人家的善意未免過了頭。

我對你好,你就必須也要對我好,不然,你就是我的敵人。如此道德綁架式的友誼論一直在安陵容的心中紮根,不僅令人窒息,也在與自己較勁,眉莊不幫她,甄嬛不夠真心,讓她走入了皇后的陣營中。

想要得到皇后的庇護,不僅受制於人,就連孩子都不能生,鮮有生路,大都是利用而非真心,這樣的道理安陵容不會不懂。只是她不甘於自己在甄嬛眉莊之下,想要走得更高,她設計爭寵,陷害他人,想要保護自己,不被欺負,更想要拾起那被人踩在腳下的自尊,將自己放置在多數人的對立面上。

她想要出人頭地,不願被人輕視,不過是童年被欺凌的創傷,而她窮盡一生,都在彌補和治癒創傷,家庭出身並非她能選擇,更不是她的錯,更何況往事已矣。既然入了宮,就該與姐妹相互扶持,穩住自己的地位,得到皇帝的寵幸與庇護,一路向前看,經營好當下的日子才最為重要。

至於友情這件事,她也該想開些,幫是情分,該心懷感恩,不幫亦是本分,無需糾結,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自己即可,其餘的一切交給時間即可,萬不該往錯誤的路上走。

只是一步錯步步錯,她的眼界太短,只重眼前,格局太小,始終將自己囚禁於內心的執拗中,與自己對抗,空有一身才藝,卻落得棋子一生的悲劇下場,而她也為自己種下的惡因吞食了惡果。

能夠改變一生的除了性格,還有氣度和格局,倘若人生能夠重來,願那個有著天籟之音的小女孩能夠放下包袱,做一回自己,莫要輕易丟失做人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