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容又何妨?頹廢過掙扎過俞灝明再次回來,變身實力派用演技說話


在娛樂圈,臉面是一個明星的必備條件,除了不以顏值出圈的演員,其他的都是依靠這張有辨識度的臉。但是無論是生活還是拍戲的過程中,意外都是伴隨著每個人的,俞灝明就是在拍戲的過程中出現了意外,臉被火燒傷了,事業和心理都受到了創傷。

俞灝明和他曾在流星雨出演的角色一樣,都是富貴人家的公子,小時候就長得十分秀氣,父母都把他當作女孩子打扮,每次出門都是阿姨們的寵兒,那張小臉都能被掐出水來。隨著時間的推移,成長起來的俞灝明沒有了小時候的青澀,有了男孩子的氣息,但還是那副溫柔的樣子。不過這時候的俞灝明已經對於自己的夢想有了想法,那就是成為演員。為了實現這個夢想,他早早就開始給自己安排課程,音樂、舞蹈,一個演員必備的一些條件基本上他都會去嘗試。

學會了就要有展示的機會,《快樂男聲》的舉辦讓所有年輕的有夢想的男孩有了成名的機會,俞灝明也沒有錯過,之前的學習有了用武之地,一路闖進了決賽,也在比賽結束之後留在了湖南衛視。湖南台作為綜藝大佬,實力也是不容忽視的,俞灝明直接被安排進兩大綜藝之一的《天天向上》。但是這個節目主要的看點就是主持,這正好是俞灝明沒有涉獵的地方,即使他有用心學習,還是和其他主持有一定的差距,漸漸淪為透明人。

不過他也等到了成名的機會,《一起來看流星雨》是多少年輕人的回憶,而我們最喜歡的就是劇中的端木磊,作為最沒有尖刺的一個,也是感情最為坎坷的一個,守護了女主,眼睜睜的看著她和男主走到一起,找到了和自己一樣喜愛音樂的人嗎,最後也沒有結果,就是這種意難平加上他本來就有些憂鬱的臉讓整個人設更加完整,也俞灝明的事業有了起色。在他開始大展拳腳的時候,卻和任家萱一起遇到爆炸,身體的灼傷還有辦法遮蓋,最難受的是臉上的。

為了恢復一定容貌,俞灝明一直處於治療的狀態,每一次都是最為痛苦的煎熬,在這種關鍵時刻,是最需要安慰和陪伴的,而曾經稱兄道弟的朋友不僅沒有出現還遠離,就連相濡以沫的女友都在這個時候離開,獨留俞灝明一人在這無盡的黑暗中摸索,不知未來在何處。但是他還是抱有一定的期待,期望自己在每一手術的修復下能夠回到從前。燒傷的疤痕很難痊癒,即使是他也沒有例外,看著自己這張面目全非的臉,俞灝明絕望了。

他感覺自己已經沒有了希望,也不敢去關注曾經一起並肩的人發展的情況,因為他接受不了自己的退步,也擔心再也沒有回到娛樂圈的機會和能力。在這種無望的環境下,俞灝明最終患上抑鬱症。看著兒子如此痛苦,父母把他送往國外治療,也希望他在陌生的環境裡能夠不接觸國內新聞,能對他的病有些好處。或許是有了能夠反思自己的時間,俞灝明在治療的過程中明白了一點,那就是自己還是想要做演員,而如今的困難不是環境,而是他自己。

終於他有了踏出第一步的勇氣,在12年的跨年夜上登上自己期待已久的舞台,一首《其實我還好》讓台下的觀眾心疼起這個可憐的男孩,也呼喊著他的名字期望能給他勇氣和信心。之後他回到了《天天向上》,即使和之前的情況沒有差別,俞灝明的態度也一如既往的認真。即使後面有人惡意中傷,或者將之前難以回首的往事說出,俞灝明也沒有感到尷尬,從容不破的應對提問,這時候的他已經不是那個膽小的他了,在他決定復出的那一刻,這一切都顯得無關緊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