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公主”金玉婷:5登春晚火遍全國後,為何淪落至精神病院?


提到春節晚會上常常出現的小品女演員,你會想到誰?從最初的小品天后趙麗蓉,到宋丹丹、高秀敏,再到最近的賈玲、馬麗,都是非常優秀的小品女演員。

因為春晚的高關注度和高收視率,出演了小品節目的女演員們往往也會受到很大關注,甚至在演藝界一炮而紅。因此,出演春晚小品應該是很多喜劇女演員的夢想。

金玉婷就是一位因為出演了春晚小品而走紅的女演員。在2003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上,金玉婷同郭冬臨一起出演了名為《我和爸爸換角色》的小品,憑藉出色的演技和美麗的外貌一炮而紅,成為了全國皆知的小品公主。

但是關注影視界的讀者可能會發現,最近幾年,金玉婷就如同銷聲匿跡了一般,幾乎很難在小熒屏上見到她。

她不再出演春節晚會,也沒有什麼電視作品,她去了哪裡,發生了什麼事呢?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一下小品公主——金玉婷的人生故事。

1973年11月21日,黑龍江齊齊哈爾的一個寒冷的冬天,金玉婷出生在一戶普通的人家裡。她是這個小家庭裡唯一的孩子,從小很受寵愛。

不幸的是,金玉婷三歲時,她的媽媽就被查出患有心髒病,不能再從事體力勞動了。

這個消息對這個普通的家庭來說無疑是一個噩耗,錢花了一大把,病沒治好不說,家裡還就此失去了一名勞動力。

那時,稍微重一點累一點的活,金玉婷的媽媽就做不了,只能在家乾一些家務。而金玉婷的爸爸靠出苦大力賺取的那點微薄工資,很難養活兩個大人和一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因此據金玉婷的記憶,小時候家裡很窮,家庭氣氛也不算好。

也是因為如此,金玉婷小小年紀就養成了隱忍、吃苦耐勞的性格。她知道家裡的條件很差,因此無論是學習還是家務,她都加倍努力的幫助家裡。

小小年紀,她就開始為家庭奉獻自己了。但是,對這麼小的孩子來說,她最渴望的無疑是無憂無慮的玩耍。

因此金玉婷在課餘也經常唱歌跳舞,盡情施展自己的藝術天分。因為這份表現力,她很快就遇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個伯樂。

金玉婷14歲時,家裡的經濟狀況因為母親在家裡開裁縫店的選擇日漸變好,她也遇見了一件對她個人來說的大喜事。

藝術學校的老師來到金玉婷就讀的學校招生,一眼就看中了這個面容秀麗,能歌善舞的小女孩。金玉婷成功的考進了藝校,成為了一名藝術生。

在學校裡,金玉婷盡情的散發著自己的藝術才華,她的表演能力得到了同學和老師的廣泛認可,這無疑為她的表演夢想埋下了最初的種子。

1988年,金玉婷從藝校畢業。她成為了一名文藝兵,到瀋陽軍區後勤部工作。對金玉婷的父母來說,年僅15歲的女兒得到了這份工作,未來是不用愁了。

金玉婷最初也很高興,軍隊的工作穩定又體面,似乎是貧窮人家出身的女孩最好的選擇。但在金玉婷的心裡,有一個夢在悄悄地發芽——她想當一名演員。

就這樣,在金玉婷十六歲時,她不顧家人的反對,報考了上海戲劇學院。爸爸和媽媽都很不贊成金玉婷放棄軍隊的好工作,去搏不穩定的未來。

但金玉婷咬緊牙關,一定要考,她非要考上大學,做演員不可。少年人的夢想總是拼盡全力又閃閃發光,備考的一年裡,金玉婷廢寢忘食地學習著。

參加藝考需要準備學校要求的專業課和普通高考的文化課兩種課程,金玉婷認為既然是戲劇學院,專業課肯定比文化課要重要,於是將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學習專業課上。

這可是個錯誤的決定,因為實際上藝考對於專業課和文化課都有分數線的要求。金玉婷的文化課很差,數學曾經考過8分。

果然,分數出來後,金玉婷大吃一驚,自己落榜了。她悲傷不已,父母也很生氣,他們要求金玉婷好好找一份工作賺錢養家,不要再做什麼演員夢了。

可是在這時,又一個轉機來了。

金玉婷不想放棄夢想,就主動打電話給上海戲劇學院的老師。赶巧的是,老師也想聯繫她。老師告訴她,金玉婷在文化成績的大短板,是她這次落榜的主要原因。但是,她的專業課分數很高,是全校第一名。

所以,老師希望她能來上海再面試一次,說不定能得到校領導的特別批准入學。

哪怕父母堅決反對金玉婷去上海,她還是去了。金玉婷包裡裝著七百元,單槍匹馬的來到了上海,她再次接受了面試,並且順利地過關了!

她在校領導的特別批准下考上了上海戲劇學院,成為了表演系的一名學生。

不過,因為是特批入學,她的學費比其他統招的同學都要高很多。金玉婷的家裡本來就不富有,學藝術的學費又十分高昂,這可怎麼辦好呢?

金玉婷咬緊牙關,她決心自己掙出來大學的學費。這時,因為她是文工團的成員,入學需要文工團的批准。她不得不在開學之前來回的跑上海和瀋陽。

她坐著火車幾天幾夜的往返,蓋了不知道多少個章,終於搞定了這件事。

但是也到了開學的時候了,她疲憊不堪,身體幾乎難以負擔,在軍訓時一下子就昏倒在地,摔碎了下巴。

身體恢復後,金玉婷開始了忙碌又快樂地大學生活。因為父母不支持她的夢想,她也不想給家裡增添太多的負擔,因此金玉婷決定不向家裡要錢。

所有的費用,她都靠不停地接拍廣告搞定。因此,金玉婷在學校裡除了吃飯睡覺和上課外,就是接各種各樣的廣告工作。同學們給她起了一個外號,叫“廣告女王”。

靠著自己辛勤的勞動,金玉婷賺出了自己所有的費用。同時,她也沒有忽視學業,最終憑藉著優秀的成績畢業了。

畢業之後,金玉婷等待著出演電視劇的機會。沒想到,這個機會很快就來了。

1996年,金玉婷雖然還是個新人,卻因為試鏡時的優秀表現被導演看中,出演了電視劇《大裂谷》的女主角。

金玉婷十分認真的準備這個角色,拍攝時多苦多累都忍著,等待晚上回到宿舍再一個人偷偷哭一會兒。

但值得慶幸的是,金玉婷的努力得到了回報。她憑藉這個角色得到了1998年金鷹獎最佳女主角的提名。

在事業上得到了肯定,金玉婷感到很欣慰,她的努力沒有白費。但是,她不知道的是,人紅是非多,尤其是像她這樣長相美麗的年輕演員,在演藝圈裡沒有任何背景,是很難順順利利的工作的。

於是她只能努力的拍戲、拍廣告,卻一直沒有走紅,努力的回報有時多有時少,有時又根本沒有,金玉婷努力平衡自己的心態,專注於做自己能做的事——認真的工作。

很快,金玉婷人生的轉機來了,但她當時不知道的是,所有命運的饋贈都已經在暗中標好了價格。就像俗話說,福兮禍之所伏,禍兮福之所倚。

金玉婷得到了出演春晚小品的機會!她在2003年春晚中和郭冬臨一起出演了小品《我和爸爸換角色》,靠著這次機會,金玉婷人生第一次被全國的觀眾所看到。

金玉婷同以往出演春晚小品的女演員不同,她長相秀麗精緻,給觀眾帶來了全新的一抹色彩。

這次事業上的成功讓她非常高興,但令她沒有想到的是圍繞她的紛紛擾擾也隨之而來。

原來,出現了圍繞金玉婷的負面報導。 《我和爸爸換角色》這個小品本來訂的女演員是閆妮,閆妮當時的名氣比金玉婷大很多,但是卻不知為何被換了下來,換成金玉婷出演。

好事的人們討論紛紛:金玉婷肯定是靠潛規則拿下來這個角色!不然憑什麼不用更有名的閆妮,而用一點名氣都沒有的金玉婷呢!

金玉婷聽到了群眾懷疑的聲音,她本來很生氣,決心走法律途徑狀告造謠的人。因為她是清白的,不應該被這樣侮辱。

可是,她並沒有什麼錢,根本打不起官司。在諮詢了律師打官司需要的費用之後,金玉婷衡量了一下打官司的支出和自己的家庭支出,最後決定放棄打官司。她決定忍下這一切,身正不怕影子斜,那麼再多的風風雨雨又和她有什麼關係呢?

但是,這時的金玉婷不知道的是,這樣的隱忍對公眾人物來說是致命的,因為圍觀的人會認為她是默認了這一切才不發聲的,而這也為金玉婷後來的精神崩潰埋下來伏筆。

在那之後,金玉婷繼續拍戲,同很多優秀的演員合作。出演了《大宅門2》、《梧桐相思雨》、《四世同堂》等電視劇,這些電視劇都取得了很好的收視,但並沒有讓金玉婷的名氣更上一層樓。幫助金玉婷的演藝事業最多的還得是春節晚會。

2007年到2010年,金玉婷連續四年出演春晚小品,分別和著名的笑星潘長江、孫濤、馮鞏、黃宏、鞏漢林和林永健合作,留下了《將愛情進行到底》、《軍嫂上島》、《暖冬》、《美麗的尷尬》四部小品作品,成為了小品舞台上美麗的一抹色彩。

很多人評價說,金玉婷應該是小品舞台上最會哭的女演員,因為她出演的小品往往有一個煽情感動的結局。

但是,連續四年登上小品舞台這件事,引起了很多同行的嫉妒。一個謠言應運而生:金玉婷是和春晚導演之間有不足為外人道的關係,才讓她得到這麼多上春晚的機會的。

原來,金玉婷一共登上過五次央視春晚,這五次春晚的導演竟都是同一個人。所有才會有人信誓旦旦的認為,金玉婷和導演有男女關係。

聽到這個傳言的金玉婷很傷心,近乎到了崩潰的狀態。她不明白自己已經忍下來一切,為什麼還會被這麼多人造謠誤會。難道在演藝圈裡,沒有後台就是這樣的辛苦嗎?

她感到深深地失望,自己一直以來那麼努力的工作,但是沒有人在乎自己的努力,卻被傳這樣的風言風語,她只是一個傳統的女孩子,她該怎麼辦呢?

金玉婷患上了抑鬱症,她不再像以前那樣拼命工作,整天整天的待在家裡,什麼也不干。她對生活失去了樂趣,病最嚴重的時候,她甚至進入精神病院住院治療。

金玉婷的父母十分著急,他們來到女兒身邊照顧她,為女兒洗衣燒飯,希望為女兒減少生活的煩惱。在父母的細心關愛和醫生的治療下,金玉婷漸漸痊癒了。但心裡的疾病痊癒,並不代表她的身體也變好了。

原來,因為長期的拼命工作,金玉婷的身體已經變得很差。一次,金玉婷在化妝間化妝對台詞,剛站起來沒幾秒就昏倒在地,劇組人員趕緊把金玉婷緊急送往醫院。

金玉婷住院了幾天,到了該出院的時候。但她卻怎麼也不願意出院,她不想再回到劇組了,她只想休息。

因為金玉婷知道,要是自己回到劇組,早晚會再次被送醫院。於是,她拒絕出演了這部作品。

可是,電視劇已經拍了一半,演員罷演怎麼行!劇組雖然同意了金玉婷的辭演,讓金玉婷得到了身體的休息,但金玉婷罷演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其他的劇組也不敢找金玉婷拍戲了。

就是這樣,金玉婷漸漸沒有了戲約,她拍不到戲了。而且就在此時,金玉婷的父親生病了,金玉婷在工作和父親之間選擇了父親。

無論白天黑夜,她都守候在父親身旁,在父親出院後,也選擇更多的陪伴在父母身邊,帶老兩口去全國各地旅遊散心。金玉婷放棄了演藝事業,但卻收穫了心靈的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