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3,堪稱“警匪港片教父”,22年僅此一部


不知各位有沒有同感,今年的華語電影彷彿進了一個怪圈——

一流的陣容,二流的製作,三流都不如的劇本。

比如近期最讓人期待的《掃黑行動》。

瞅一眼演員列表:

週一圍、秦海璐、張智霖、王勁松、曾志偉、呂良偉、王迅、邵兵、肖央、劉之兵、何政軍、胡亞捷……

呦呵,香港內地聯手,全員演技派,一秒讓人想掏錢看。

然而……

看了才知,它哪是掃黑,明明是掃興才對。

99分鐘的片長,演員演技在線,但全員被重新配音,口型和台詞壓根對不上。

恍惚間,廠長有種在看譯製片的錯覺!

台詞被改,劇本拉胯。

除去5分鐘的激情飆車戲,5分鐘的港式動作戲,其餘要么在拍警察和黑社會老大女兒的愛情,要么在拍義正言辭的宣講。

托神剪輯的福,觀眾還迷失在劇情的迷宮裡,轉角遇到懵逼。

突然就死了,突然就有證據了,突然就轉場了,突然就成間諜了,突然就被錄音了,突然就被抓了,突然就被仙人跳了,突然就抓到內鬼了,突然就放完了。一切都是那麼的突然。

此時此刻,讓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不禁靈魂一問——

華語電影之“黑”,何人來掃?

它為何會淪落至此?

畢竟,在22年前,咱們就拍出過神片……

《無間道》

提到警匪之戰,黑與白的鬥爭,資深影迷一定首先想到本片。

它被稱為“新世紀最好的香港電影”。

不單是國內,還受到海外的認可,先後被好萊塢等購買版權,多次翻拍,甚至翻拍後還拿了奧斯卡最佳影片。

不過,始終沒有被後者超越。

另外,今年恰逢本片上映22週年,多家國際發行商爭先以最高規格的修復,發行新版。

足以見得,此片是經久不衰啊。

確實,它由內到外,可謂是通通都是經典。

看過的都知道,片中,所有演員都達到了巔峰。

兩大男主——

劉德華在天台上,留下了經典台詞,被反复模仿。

梁朝偉則憑有厚度的演技,摘得金馬、金像雙影帝。

還有飾演他們兩個年輕時候的陳冠希和余文樂,也留下了清爽、青澀的帥氣模樣。

此外,還有片中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電梯鏡頭。

誰曾想,裡面一股腦兒竟然擠著三位影帝。

不過,從第一部到第二部,再到第三部,口碑能不翻車,票房依然火爆,離不開其精彩的故事。

有人說,這部片子有老港片的影子。

它節奏節奏緊湊,劇情矛盾重重疊加,讓人看得欲罷不能。

這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對抗。

俗話說,跟什麼樣的人,成為什麼樣的人。

劉建明和陳永仁,年紀相仿,卻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命運。

前者,入了香港黑幫三合會。

他受老大韓琛指派,進入警校學習,學成畢業加入警隊,成為臥底,為組織更好的服務。

後者,則因想成為警察進入警校。

誰知,他被黃警官看中,任命其為臥底,於是,他被以成績不合格為由,逐出警校。

從此,他成了“古惑仔”,混跡於各個黑幫組織之間。

一晃多年過去,劉建明成為黃警官,陳永仁成為韓琛的得力干將。

黑幫和警察,互相安插臥底,誰先暴露,誰則滿盤皆輸。

因此,他們拼技術,拼智慧,拼心態,拼運氣。

比如影片一開場,雙方就上演了驚心動魄的較量。

韓琛安排下屬,去接應一批毒品。

而警方,早早地知道犯罪團伙當晚有行動,只坐等其夜間出動,抓他個人贓並獲。

這時,兩個臥底便起到關鍵作用。

這邊。

劉建明開完會,得知警方的行動,便開始琢磨怎麼把消息傳出去。

他先是佯裝給家人打電話,誰知剛接通,上司便跟了出來。

隨後,他邊工作邊借助衛星定位,將警察跟踪的消息傳遞給韓琛。

那邊。

陳永仁按照韓琛的指示,為交易做準備。

他在準備的過程中,持續將行動的進程,反饋給黃警官。

黃警官接到消息,好為行動做進一步的調整。

如此一來一回,雙方很快就察覺到異樣。

韓琛察覺到參與這次行動的,有警方的臥底。

黃警官也得知,有人洩露了逮捕韓琛的計劃,隊伍裡有黑幫的人。

誰是臥底?

他們用犀利的目光,巡視著這一個個熟悉的面孔……

艾瑪,你不得不服老牌港星的演技,那神情,那動作,把角色給徹底的演活了。

他們能演,還能打。

飆車,槍戰……場面好不刺激!

咱就說,廢話不多說,就是乾,以前的港片就是這麼的豪橫。

不過,本片之所以能封神,還因它高於純粹的警匪掃黑題材,故事中充滿道德的困境,人性的掙扎。

是的,拋開兩位男主的身份,無論他們是好人,還是壞人,當下都有身不由己的窒息感。

“以前我沒得選,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這是劉建明身份暴露後,對陳永仁說的,也是多年臥底生活,他的自白。

其實,從在警校開始,當他看到陳永仁被逐出學校,他內心就多麼希望,自己是他。

他不想做壞事,想當個好人。

但他跟的師父是韓琛,成為什麼樣的人,由不得他。

而幾年的警察生活,他越演越真。

他嫻熟地拷問罪犯,不自覺為警方提供韓琛的消息,對同事不好好辦案動怒。

但是,每當他快要忘記自己是壞人的時候,韓琛的幾句敲打,又將他拉回了現實世界。

劉建明內心在拉扯,陳永仁也備受折磨。

為了當臥底,他與女友分手,在黑道摸爬滾打,頂著生命危險過著每一天。

他翹首以盼有一天能恢復警員身份,誰知,“明明說好的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一不留神,都快要十年了。

他不敢說自己是警察,哪怕睡著了說夢話,也不敢吐露真言。

只有在心理診所,才能開玩笑且驕傲的說,“其實我是警察”。

最令他痛苦的是,當唯一掌握他身份的黃警官被殺,他瞬間沒了希望。

誰能解鎖他的警員檔案,誰能幫他承認身份,誰來證明他是個真警察。

奈何,他還沒來得及穿上警服,便被同僚,一槍斃命。

這一幕,讓人看了痛心,又絕望。

無論是陳永仁,還是劉建明,看到開槍時,眼神中都是的。

都說好人有好報。

可結果呢?

都說善惡對立。

可劉建明和陳永仁呢?

只能說,世界本身非黑即白,沒有絕對的正義,也沒有決定的邪惡,人性更是遠比人想像的要復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