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盛家的天之嬌女,為何華蘭會成為吃婚姻苦頭最多的姑娘


可能,很多喜歡《知否》的人都以為,在盛家四個女兒中,盛紘最喜歡的是寵妾林噙霜所出的盛墨蘭。事實上,盛紘最喜歡的女兒是嫡長女盛華蘭。

盛華蘭,是盛家的嫡長女,也是盛紘的第一個孩子,出生在了父母感情最好的時候。

那個時候,盛紘與王氏新婚不久,感情很深,此時,林噙霜還在盛老太太屋子裡,還沒有機會接觸盛紘。

盛紘那個時候在外面做官,日子過得很清苦,王氏跟著盛紘吃足了苦頭,盛華蘭小的時候,連個像樣的奶娘都找不到。而小小的盛華蘭很懂事,從不哭鬧惹事,稍大一點了,還能幫母親理事,乖得讓人心疼

盛紘有多麼喜歡盛華蘭?因為捨不得離開女兒,盛紘曾抱著盛華蘭去辦公,盛家其他女兒可沒有這個待遇。

華蘭也的確很優秀,不僅端莊漂亮,頗有嫡女的氣度,而且對待弟弟妹妹十分友愛,姚依依剛穿成盛明蘭的時候,看起來很傻,老是被盛如蘭欺負。那個時候,華蘭可不管盛如蘭才是自己的胞妹,一直在教育如蘭,維護明蘭。

為了讓明蘭身體早點兒好起來,華蘭還制定了計劃,督促明蘭鍛煉身體。

作為盛家的天之嬌女,為何華蘭會成為吃婚姻苦頭最多的姑娘?主要是因為三點。

01.

首先,盛紘挑女婿的眼光雖然還可以,看重男人的能力也沒問題,但是,不夠全面。

等到華蘭及笄了,到了出嫁的年齡了,她的婚姻大事成為了盛紘和王氏最關心的事情,當時,有好幾個候選者。

第一個是盛紘好友開封府尹邱敬大人的兒子,本來,盛紘跟邱敬知根知底,這門親事蠻不錯的,可是,邱敬一心想要得到更大的榮華富貴,攪入了立儲的風波里,在拿整個家族的命運去做賭注。如果把盛華蘭嫁過去,一旦邱家賭輸了,不僅華蘭完蛋了,盛家也會受到牽連。

也正如盛紘所料,明蘭曾跟顧廷燁提到邱家的事情,邱家的確毀在了立儲風波里,邱敬死在了流放之路上,無人為其申冤,不得不說,盛紘的確有先見之明,也的確夠謹慎的。

第二個是令國公府的公子,王氏看上了人家門第和排場,可是,盛紘不贊成,只因令國公府家風太差了,家裡的男人一個個好色無德,是一個爛攤子。

第三個就是袁文紹了,忠勤伯府的嫡次子,雖然忠勤伯爵府沒落了,經歷過奪爵風波,尚未完全恢復,但是,盛紘看好袁文紹的能力和上進心,認為只要袁文紹有出息了,盛華蘭就能有好日子過。

事實上,盛紘的選擇,也算不上錯,在那個年代,女子無法自己出去賺錢養家糊口,男人若是撐不起家來,女人和孩子就沒有了依靠,因此,擇偶首先看男人的本事,並沒有啥問題。

可是,盛紘忽略了一個致命的因素,那就是婆媳關係。

放到現代,婆媳關係都依然是很多婚姻破碎的重要因素,依然摧毀了無數家庭,更何況在父母對兒女、公婆對兒媳婦有絕對壓制地位的古代。

若是盛紘再仔細點,考慮到婆媳關係這點,去打聽一下袁夫人的人品,也許可以避開這個火坑。畢竟,袁夫人不是小秦氏那種高手,她的刻薄、不講道理就在表面,用心了解還是可以發現問題所在的。

情感作家張德芬說過:“嫁人的真相是一個人與一個家庭的融合,而在這個融合的過程裡,婆婆的作用不可忽視,甚至是舉足輕重的。”

無論是女方父母,還是女人自己,一定別忽略了公婆這個重要的因素。

02.

攤上了一個惡婆婆,是盛華蘭婚姻不幸的一個重要原因。袁夫人,真的是極品惡婆婆,她的四種惡,每一種都讓兒媳婦無法忍受。

首先,見不得兒媳婦過得好,百般欺負兒媳婦,動不動就讓兒媳婦站規矩,折磨華蘭,還隔三差五往袁文紹屋子裡塞人,塞了十幾個妾室通房,讓盛華蘭為了穩住地位,不得不給貼身丫鬟開了臉,生下庶長子。

其次,偏心眼,因為偏向娘家,所以一碗水端不平,對待兩個兒子和兩個兒媳婦十分雙標。

還有,擅長算計,為了補貼自己的娘家,覬覦兒媳婦的嫁妝,打著孝道的旗號,想盡辦法掏空而媳婦的嫁妝,挪為己用。

最後,欺負懷孕的兒媳婦,作為過來人,袁夫人生養過好幾個孩子,自然知道女人甚麼最脆弱。她挑這個時候欺負盛華蘭,折磨盛華蘭,可見其歹毒到了什麼地步。

攤上這樣的惡婆婆,真的很悲催,即使丈夫站在你這邊,你也少不了被她傷害。只因婆婆惡毒到了這一步,往往連兒子的感受也不顧了。

在她的眼裡,只有自己的利益,只有自己的喜好,至於兒子過得幸福不幸福,兒子怎麼想的,她根本不在乎。

03.

老實說,攤上袁夫人這樣偏心、絲毫不顧兒子感受的媽,袁文紹的確挺悲催的,可是,就算這樣,也不是他縱容母親欺負盛華蘭十年的理由。

雖然在當時,忤逆不孝的帽子的確可以讓子女吃苦頭,但是,袁文紹的父親才是一家之主,對妻子的行為早就感到不滿了。如果袁文紹真的愛盛華蘭,真的在乎老婆,可以尋求父親的幫助,可以想點兒辦法,那樣,盛華蘭也不會被欺負得這麼慘。

就像盛家,王氏也不是一個好婆婆,也想欺負兒媳婦。對待嫡親兒媳婦海氏,她顧念著兒子盛長柏,不好欺負,可是,她沒少欺負盛長楓的妻子柳氏。然而,只要盛紘和盛老太太一出面,壓一下王氏,王氏就無可奈何了。

袁文紹也護過盛華蘭,然而,他不是心疼盛華蘭,而是心疼自己被母親搜刮走的利益。也就是說,只有在母親觸碰到自己的切身利益的時候,他才會忍無可忍。

正如塗磊所說:“人常說自古婆媳是天敵,我很是認同這句話,但是這句話好像還沒有說完,那就是男人沒用,婆媳才是天敵。”

盛華蘭不是對袁文紹一直抱有期待,一直深愛著,而是沒得選。走不了,必須跟他過一輩子,那麼,與其夫妻反目成仇,讓自己徹底陷入絕境,還不如想盡辦法抓住男人的心,不給其他女人可乘之機,保住自己跟孩子的利益。

到了現在,你有的選了,要是攤上了像袁文紹這樣拎不清、縱容母親欺負兒媳婦的男人,最好別等了,及時止損吧!

END.

風雲請你討論:盛家四個女婿,你最討厭哪位?歡迎在評論區分享你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