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電影細節看,3種剪輯方式對於影視劇本身有何作用?


連續性剪輯

在中國和印尼的早期電影中,都使用了各種剪輯技術來描繪電影中出現的劇情聲音。最常用的剪輯技術是連續性剪輯。在連續性剪輯中,將幾個相關的鏡頭放在一起,以保持故事的空間和時間連續性。

這種技術也有助於強調正在進行的動作,其中之一是動作順接技術。在中國早期電影中,可以在《紅俠》中找到:強調芸姑表哥在去芸姑家的路上摔倒的動作。

這個包含同一行動的連續性,但從兩個不同的角度拍攝。

在印尼早期電影中,這種技術可以在《白米》中找到:當時馬哈茂德試圖將魚網扔進河裡。

在中國和印尼的早期電影中,動作順接技術經常被用來強調打斗場景中的動作,例如在《大路》和《竊竊私語的老虎》中,當一個角色打另一個角色時,下一個鏡頭往往就是角色倒地。

在《勞工之愛情》中,當鄭木匠試圖向一個打擾祝小姐的男人扔水果時,也使用了這種技術。

另一種經常使用的技術是正反打鏡頭。這種技術常用來產生視覺聲音,通常包含兩個鏡頭:

一個來自聲音源的鏡頭和一個反應鏡頭,就是聽到它的角色的反應。

在中國早期電影中,這種技術也經常使用,比如《勞工之愛情》中鄭木匠在市場對面喊朱小姐,《銀漢雙星》中的敲門,或者《體育皇后》中林櫻在船竿上聽到朋友的叫喊。

正反打鏡頭也可以先從角色聽到聲音開始,然後才顯示出聲音的來源,例如在《銀漢雙星》中,當李月英和她的父親走出屋子,看看為什麼會有噪音。

等他們看向外面的時候,才知道已經有不少人在聽到月英優美的聲音後鼓掌。這種技術也用於印尼早期電影。

在《竊竊私語的老虎》中,當哈米德因為迷路而試圖尋找回家的路時,他突然一臉驚恐地停下了腳步,在下一個鏡頭中,我們才知道一隻老虎正朝他走來,咆哮著。正反打鏡頭也經常與主觀鏡頭結合使用。

在《海角詩人》中,孟一萍的朋友,丁本,讓鄰居們帶一萍去鎮上治病。在這個場景中,我們首先看到丁本勸說兩個鄰居的遠鏡頭,然後才看丁本面部的近鏡頭,再看著相機。這個鏡頭是鄰居們的主觀視角,他們看到丁本解釋一萍的可怕情況。

這個鏡頭也讓角色看起來像是在直接與觀眾對話,從而使視覺聲音更清晰。

在《竊竊私語的老虎》中,正反打鏡頭與主觀鏡頭,以及重複剪輯技術相結合使用。當烏斯曼看到哈米德在懸崖上被他的朋友毆打時,這個包含哈米德被毆打的主觀鏡頭被重複了2-3次,每次都從不同的角度拍攝。

在這種情況下,使用的重複剪輯技術可用於將正在進行的動作加倍,從而描繪哈米德被多次毆打,同時也強調了產生的視覺聲音。

2. 平行剪輯

創新和高標準的創意自中國電影製作之初就存在。保存下來的老電影《勞工之愛情》中使用的大量電影技術證明了這一點。

各種取景和剪輯技術不僅用於傳達角色在故事中的意圖,還為場景中發生的動作賦予了更多的質感和衝擊力,同時,使用平行剪輯技術也可使屏幕上視覺聲音更清晰。

在平行剪輯中,電影將同時發生在不同位置的多個場景組合在一起,以製造緊張和懸念,直到多場景在同一點相遇,在屏幕上產生更大的衝擊力。

在《勞工之愛情》中,這個技術被用在了賭場的打架場景中,同時發生了三個動作:

兩個男賭徒互相打架,一個胖子睡著睡著滾到地上,鄭木匠在樓下睡覺。這三個動作又相互穿插,直到在一處相遇:

樓上的人同時發出的巨大聲音,將樓下的鄭木匠吵醒了。在這一系列鏡頭中產生的張力,對屏幕上的視覺聲音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3. 蒙太奇

在印尼的早期電影中,剪輯技術往往被用來強調電影中的動作和持續的劇情聲音。如在《白米》中,使用了蒙太奇等許多剪輯技術來強調屏幕上的情緒、質感和視覺聲音。

影片一開始,就用色調蒙太奇來描述農民們早上開始乾活的氣氛。在這個部分有很多鏡頭,例如男人帶著水牛犁地,然後準備好在土地上播種水稻種子。下一個鏡頭是加速蒙太奇,其中包含水稻隨時間生長的延時,然後是女孩們採摘成熟的水稻。

取景技術的選擇,讓觀眾感受到農民活動所產生的情感和劇情聲音。節奏蒙太奇可以在幾個鏡頭組合中強調情況和場景節奏。

這種技術出現在馬哈茂德即將開始與賈哈爾戰鬥的場景中,如各種突出了場景中每個角色的手勢的鏡頭,被組合成一個個連續的鏡頭,以使場景戲劇化並增加緊張感。

這個技術也用在了影片的另一部分,當女孩們去瀑布玩耍和洗澡時,這個系列鏡頭包含一個穩步上升的效果,女孩互相嘻嘻然後在瀑布前一起玩的鏡頭,由此產生的節奏使女孩們看起來好像在瀑布邊“跳舞”。

在中國早期電影中,節奏蒙太奇可以在《情海重吻》中找到,被用來強調場景中音樂的節奏。在影片的一個場景裡,聚會上出現了音樂表演。

在這一部分中,三個單獨的鏡頭,每個鏡頭都是正在演奏樂器的音樂家的特寫鏡頭,並在一個個鏡頭中間插入了疊化過渡,後來才用全景使所有音樂家都在同一個取景框中。

疊化技術的使用和每個鏡頭的長度有助於說明正在彈奏音樂的節奏。在《白米》中,當鄉村田野中進行音樂表演時,也使用了類似的場景。

幾個手彈奏樂器的特寫鏡頭被使用,繼而也使用了更寬幅的鏡頭來讓所有音樂家出現在同一取景框中。但是,由於在每個鏡頭的轉折處都沒有使用疊化技術,因此所顯示的聲音印像似乎顯得更加刺耳和倉促。

感謝觀看,關注我,了解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