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心大劇院》是部不好懂的電影,班底不錯,故事類型也燒腦


首先,蘭心大劇院是一部不太好懂的電影。如果第一次看就已經捋清了大致脈絡和角色,那麼就已經超過了60%的觀眾了(這個數據純屬本人瞎說)。不知道電影在本城幾號上映的,反正前天在美團上看到排片很少,我家最近的影院根本不放,我是特意去離單位最近的一家看的17:55那場。 60人的vip廳坐了6個人,兩對結伴的兩個單身的。

為什麼特意去看呢? (今年特意看了兩部電影,上一部是朱一龍的《峰爆》。)就覺得鞏俐已經很久沒正經演過女主劇了,槓槓的演技就荒在那兒,挺可惜的,是她的浪費也是觀眾的浪費。好不容易出來一部,班底也不錯,故事類型也貌似燒腦,就值得一觀。而且,婁燁的電影,對”人”本身的探討比較合我的口味。 “人”,有血有肉才真。之前沒看過原著,也不知道原著這回事兒,還是開頭蹦出”虹影”時得知的,這個女作家我是知道的。

拋開原著,我自己的部分解讀如下。於堇即便她一開始不是,後來也是了,這個”後來”的時間點在她第一段婚姻的結束前後。這個身份在戲中戲裡就暗示了,開篇就是”罷工罷工罷工”,”工會工會工會”。那個年代,合法政府還是果黨,這兩個詞彙幾乎赤裸裸的指向gcd,即使不是,也是親共的左翼,而蘭心大劇院還排演左翼話劇,可以說在那個年代很激進了。一個知名女演員敢接這樣的角色,試問她心裡怎麼可能一點兒都不紅色?

有了這個前提後,她最後給了養父假情報就邏輯通順了。也就不用苛責導演沒辦法在有限的電影時間內清晰告訴觀眾原著裡一個為美國服務的間諜怎麼就能在一周內通過輾轉幾人之間的人性思考就轉變成為祖國著想。於堇是個雙面間諜!但她”先”是一個複雜的”人”!於堇和唐吶重逢後第一次見面,唐撩了於兩次,第一次,兩人的臉近得彷彿一個吻馬上呼之欲出,結果被於轉身拉開了距離,鏡頭給了唐一個垂目(看不到眼球的)沮喪的哭喪臉。 (竊以為,這個處理方法有點兒狠了,讓我想起了”死人”的恐怖,有點讓我抽離當時些許曖昧的氛圍)。

第二次唐試圖打破兩人間的疏離,成功了。 “疏離”在一個高讚答案裡被提及很多。這個用詞很準,也有格調。我這個沒格調的人會說,兩人分開太久,有些生分了,尤其是舊情人,此去經年,那懷抱還在不在?不知道呀。 “我一拒絕,他沮喪了,噢,還在。””我一進攻,她躲了。不在了嗎?沮喪。我再攻,她接受了,啊好開心”。

女生們學著點兒,要善用拒絕。其實這對兒沒太多好說的,他倆最後在沒在一起,我觀影時都沒敢奢望太多,愛情那麼多,不是分就是合嘛,而且我當時認為在婁燁的電影里女主最後應該死了才符合悲劇的美感。對這對兒唯一的遺憾是沒拍點兒無傷大雅的船戲,其實應該有!提到船戲,他倆沒有,她倆卻擦了個邊兒。

但我懷疑是為了給女二加戲。因為那場戲沒有女主的正臉,一個左側後位和左手的幾個撩撥動作,非常有限;而女二卻大正面。白玫極其電影語言地仰臥到大床上時,我都方了。我知道將發生什麼,就算你不拍給我看!有的回答和評論裡還發問是不是蕾絲?自信點!清晨女主凌亂疲憊略顯空虛的面孔、事後煙。女二乖順的矮位傾靠她腿上。都是暗示。在影院裡看到這些,不虧是婁燁,雖然他已經很拘著了。

本文版權歸大魚號平台作者素皎說電影所有,已獨家發布大魚號平台,在全網任何平台均沒有發布,只在大魚號平台發布!禁止抄襲、搬運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