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隊的海邊:於文文自嘲招雨體質,一晚四首歌遠超大灣仔


剛看完大灣仔開餐車,賣雲吞面和奄列。

姐姐們《樂隊的海邊》音樂餐廳,也開始營業了。

大灣仔開業前,走街串巷深入了解當地口味。

姐姐們開業前,去海邊發洩情緒。

一群奔四的中年少女,果然還是適合海邊,而不是廚房。

海灘上畫愛心,背靠大海拍照,動作熟練無比,舉手投足充滿自信。

回到廚房手忙腳亂,工牌都張冠李戴。

試營業的三桌客人,提出許多中肯的建議。

擺盤很醜,餐具不夠,上菜太慢,沒有垃圾桶,推銷太多。

姐姐們也不用苦思冥想,照著改進就行。

那些花里胡哨的餐品名,能改就改。

叫做“愛像一首歌”的藍色飲料,更名為“山海”。

負責點菜的鄭秀妍,不會再被逼哭了。

真人秀來到海邊,有經費就潛水和衝浪,沒經費就提桶趕海,撿點海貨。

姐姐們也不例外。

拎著桶,路過一個又一個美食攤。

鄭秀妍兩眼放光,越看越想吃,一度向於文文撒嬌,要求也未被滿足。

由於經費受限,美女與美食,竟不能互相擁有。

管家於文文也很無奈,摳搜只為省錢多進貨。

試營業一天,收入負三百,於文文很慌。

她對鄭秀妍的照顧,只能落實到工作中,而不是口腹之欲。

她一遍又一遍的教鄭秀妍中文,迎接顧客、點單,讓她只負責一桌客人。

哭過一次的鄭秀妍,逐漸找回了信心。

姐姐們需要找回信心的,還有排練《第一天》。

開店,姐姐們是玩票的。搞音樂,姐姐是認真的。

可是,天氣突變,也是認真的。

餐廳搞衛生,下雨。

趕海挖海貨,下雨。

趁著天晴排練歌曲,下雨。

於文文很無奈,咱是招雨體質嗎。

無奈回到廚房,在陌生的領域征戰。

正式營業第一天,姐姐們分工明確。

兩位主廚一位幫廚,三位餐廳服務,負責三桌客人。

這次,總不會出錯了吧。

問題總比想像的多。

乘風雞翅,顏色藍不啦嘰。

客人不敢下嘴,憑直覺認為雞翅出了問題。

正常餐飲店,誰敢把雞翅弄成藍色。

青口閉口,根本打不開。

食客反饋之後,服務員劉戀手足無措,將信息傳到後廚。

主廚趙夢做出回應:打開不就好了。

這,是打開不打開的問題嗎。

貝類打不開,客人懷疑它不新鮮,入鍋前就已經掛掉了。

吃了,會不會腸胃不適?沒有姐姐為她解惑。

好在於文文很負責,趕緊讓廚房補做三隻青口,給客人補償。

接待完三桌客人,姐姐們發現一個問題。

雖然不累了,但是客人點餐也少了。

試營業的累,純粹是由於來的全是節目組熟人捧場,吃得多吃得多。

大灣仔是真的在開店,姐姐們的音樂餐廳,餐廳只是其次,重要的是音樂。

燒完三桌菜的姐姐們,氣定神閒的抱上吉他,走上舞台,唱起《第一天》。

屬於浪姐的神采與光芒,終於回到了姐姐們臉上。

誰要看她們在廚房忙碌,舞台才是她們的天地。

吃過一份乘風雞翅,沒有客人要求再來一份。

聽完一首歌曲,現場大呼再來一首。

孫燕姿《第一天》,告五人的《唯一》,傑森瑪耶茲的《Lucky》,浪姐主題曲《乘風》。

論唱歌,大灣仔輸慘了。

他們一晚上,只唱了首《萬水千山總是情》。

姐姐們一晚上四首歌,餐廳的音樂屬性爆表。

客人們聽歌的時候,點不了少酒水飲料。

靠著這筆收入,姐姐終於有錢,去買想吃的東西。

5元錢的清補涼,13元的芒果撈,不再覺得貴了。

點擊訂閱關注,聽小八和你說一說綜藝裡的故事。

圖片來源於網絡,如侵刪。